※此為女性向BL文
※此文為我第一次真的參加比賽還打完的文章,寫得不好跟我是廢物有直接關係,但我很喜歡這個故事
※不是盜文,作者真的是我,我看沒有說不能搬運我就搬來了
※這作品的網址,去年七月作品: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book/1191


黑髮長至肩膀,劉海整齊的梳好,戴著略為粗糙的黑框眼鏡,像女生一般可愛的少年站在緊閉的鐵門前,剛好的是,眼前的門過沒多久就開了。
「早安。」顏棲碧打了個哈欠,面無表情的對走出玄關的人招手。
眼前的紅髮少年露出溫柔的笑容,手上提著早餐。
「今天比平常早喔?」馬宜季快速的在腦內建構出對方可能早起的幾個方案。
「昨天太晚睡。」從口袋拿出一支圓筒狀的東西,打開嘴巴將圓筒內的液體注射進去。

那是支針筒,應該出現在醫院的東西。

「早餐還沒吃吧?一大早吃糖會變胖喔。」馬宜季無奈的笑,搶過針筒並且將手舉高,本來就比較矮小的他用跳的也搆不著。
「還我。」顏棲碧的專注瞪著馬宜季手上的針筒。
「先告訴我你為什麼熬夜?」馬宜季將針筒收進口袋之後,才繼續用溫柔的語調問道。
「半夜想起來沒有貨,只能趕出勉強算純的東西。」他指著眼窩,臉上的確多了明顯的黑眼圈。
嘆氣,馬宜季從書包裡拿出保溫瓶,用毛巾沾取裏頭的熱水再遞給他,「先敷著,不然之後要消除很困難。」
「因為我不相信別人的手藝,不可能叫人幫忙」他說,似乎料想到馬宜季接下來會說些什麼。
「好吧!之前說的事考慮得如何?當然可以拒絕。」馬宜季開口問道,也幫對方保留餘地。
「我不知道你還會打網球。」他說。
「我每個禮拜都會提醒你一次喔。」馬宜季微笑,而對方只是聳肩回應。
「抱歉,如果二十盒一定會給的話我會幫忙的,也能省下製作費用。」他從書包拿出饅頭,淋上糖漿吃著。
「學長一定會很開心的。」把鋁箔包裝的綠茶放進對方的書包,馬宜季笑道。

「早!」遠處傳來大喊聲,讓原本在行走的兩人停下腳步。
一邊整理的凌亂的制服及他的茶色捲髮,一邊在黝黑的肌膚上塗抹防曬乳液。
能在奔跑的同時處理這麼多事的人也不簡單,而且相對地容易招致意外。
奔跑中的人不小心將制服外套掉在地上,踏出去的右腳又正好絆到在地上的外套,結果可想而知--
「樹博!」馬宜季跑上前去接住對方,千鈞一髮。
被接住的人笑嘻嘻地看著站在旁邊觀望的他。
「今天比我還早欸!有什麼好事情嗎?」在馬宜季的幫助下才終於站好,陳樹博笑容滿面的朝顏棲碧問道。
「是你晚起來了,他昨天晚上在補貨所以沒什麼睡覺。」馬宜季代答道。
「喔喔,說到這個!」陳樹博從書包裡拿出一條包裝皺得不像樣的軟糖,「用這個包怎麼樣?感覺很炫酷。」
「垃圾。」他看也不看,直接對別的糖果給予負面評價。
「我在幫你想取代針筒的方式。」陳樹博把那條糖塞進嘴裡大嚼特嚼,之後因為酸味嘴巴整個縮起來。
「用針筒就好了,那種東西還敢拿出來見人。」顏棲碧嫌棄地說。
「牛奶糖又是能搬上什麼檯面啦?你已經被教官留校好幾次了。」陳樹博還刻意嚼出聲音來。
「宜季,牛奶糖還是垃圾?」他看著旁邊笑而不與的馬宜季,期望對方能給予一個滿意的回答。
「我不吃零食的,不過我比較不喜歡酸味。」馬宜季巧妙地回答問題。
陳樹博瞪大雙眼,指著兩人大叫:「好啊,宜季你就站在他那邊然後交往好了!」
「嗯?」他一頭霧水。
馬宜季刻意放慢腳步,讓他一個人走在前頭,他剛好可以想今天該做什麼。
「樹博。」馬宜季湊近陳樹博,兩指夾著陳樹博手臂的肉,溫柔笑容依舊,「好像要遲到了,你買早餐了嗎?」
接著手腕一扭--
「殺人啊!」陳樹博吃痛的尖叫著,「大爺饒命求你不要殺人啊--」
他轉過頭看,兩人卻好像什麼也沒發生,只有陳樹博按著手臂一臉快哭的樣子。

顏棲碧在兩人就讀的公立高中旁的私立高職念書,也因為這點,所以他在兩人的幫助下從來沒遲到過,一次也沒有。
他寶貝的握緊終於從馬宜季手上拿回的針筒,即使對方強調在放學前不准吃完,但他再也忍不住了--
在要按下去的那瞬間,肩膀受到猛烈的撞擊,忍不住放掉手上的針筒,吃痛的用手掌按住肩膀。
天然的金髮閃現在他的眼前,他只覺得很閃而且現在他的肩膀很痛。
「公主,早安!好險沒遲到!」金普喘了口氣,用著一貫不清不楚的中文說道。
「早。」他點了點頭,彎腰準備拾起地上的針筒。
「不!等等!」金普搶先一步將針筒撿起來藏好,「不要再吸了!你再吸要被記大過了!」
「為何?」他問,「這不是毒品啊。」
「就算這是牛奶糖也不可以啦,你都不怕糖尿病喔?」金普不認同的說,糖分這種東西對身體的不良影響是很巨大的。
「死在牛奶糖上也很正常。」
「你不能死啦。」金普很緊張地說,死在牛奶糖上根本就不正常吧?
「所以可以還我了嗎?」他根本不管那些事。
針筒裡頭裝的是咖啡色的液體,旁人有可能認為是毒品,實際上只是牛奶糖罷了。
而且這個針筒連針頭都沒有,純粹是為了方便使用而這樣裝根本就不會有人認為那是真的針筒,他不懂教官執意要記過的點在哪,不良示範?
金普拉住他的手,打斷這個話題,「早自習要寫考卷,我們先進去吧。」
「所以你不要還我嗎?」他茫然的被拉著走。
使用這樣的糖分已成為他的習慣,只要有段時間沒有吸收,他的腦袋就會陷入渾沌狀態,也因此他什麼也不能做。
  
金普坐在他旁邊的位置,為了怕他無聊,總會拉著他講很多小事,能聽到許多台灣以外的事,其實算挺新鮮的,就算他根本不在意。
從某種角度來觀察對方,他無法抵抗這種熱情的人。
「金普。」他趴在桌上,頭側著一邊看向金普。
「怎麼了嗎?」金普停下說話的嘴,等待下一個問句。
「打過網球嗎?」他問。
「沒有,但是我們國家喜歡打壁球。」金普撐著頰回答道。
「那個什麼蛇球的真的辦得到嗎?還有很強的那個手O區……」他回想過去看過的漫畫內容。
「我不是說我沒打過嗎?你怎麼突然問這個……」金普忍不住汗顏。
「宜季說他學校有需要幫忙的球隊。」他老實回答。
「你不是都不管的嗎?反正有你加入不就好了?」
啪的一聲,一本經濟課本突然出現在金普的桌上。
「公主?」金普發現他側著的頭變成另外一邊,只能看見他的後腦勺。
「這個就交給你了。」他說完,便不再回話。
過沒多久,傳來平穩的呼吸聲。
「你昨天熬夜嗎?」金普無奈地笑了一下,認命地打開課本幫忙抄寫筆記。

TBC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