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向有,注意
※全文搞笑、人物崩壞
※一些手機遊戲廢梗在裡頭,不要吉我

---

「先不管編劇嗑了什麼東西,我一定要照著這個演嗎?」宍戶亮臉色已經不能再難看了,「這樣一定會被告吧!?」
「這就是奇OO暖啊。」向日岳人說,還不忘自帶消音效果。
「岳人,先不管為什麼你會知道那個遊戲,跡部這次可是很高興終於輪到我們了。」忍足侑士推了推眼鏡,他的手上掛著戲服。
「這樣也不錯啦。」鳳長太郎很想讓氣氛好一點,「至少我們一起為了育幼院的孩子們做了些什麼。」
日吉若長嘆一口氣,芥川慈郎依舊趴在那睡覺,衣服已經換好了。
「啊嗯?還愣在這幹麻?」跡部景吾華麗出場,他也換好了衣服,「等等就要開始了,本大爺已經等不急讓青學跟立海大那群傢伙知道,不管是網球還是戲劇,本大爺都是帝王!」
「是吧?樺地。」
「是。」
跡部景吾親愛的部員們想立刻就走掉,但想到外頭還有很多孩子在等他們,他們也只能硬著頭皮演下去。

很久很久以前,鄰近青春國、立海國的一大塊土地,那是冰帝王國的領土,他們今年也要進行公主選拔,只因為冰帝王國的國王跡部景吾想早點把他的兒子弄出去。
「這宴會舉辦人瘋了吧?」向日岳人是種植棉花的一個村女,他和鄰居小姐宍戶亮在城市靠近郊外的地方種植並且製作成衣服,「連我們都能參加耶。」
「跡部國王他兒子很缺老婆?」宍戶亮鄙夷的問。
「上面寫他只是很想把兒子丟出去──嗯?」向日岳人在傳單的最底下發現一行小字,「哇──亮,你來看。」
宍戶亮放下手中的東西,走過去向日岳人旁邊接過傳單,當他終於看清楚底下的小字時,外頭有人敲門了。
「欸!等等!根本來不及逃啊!」宍戶亮大叫。
「我們就殺出重圍吧。」向日岳人說,他一邊將櫃子推到門口前抵住,「我們走後門離開!」
「對,誰要參加這種鬼舞會!」宍戶亮將傳單粗魯的塞進口袋,他跟著向日岳人的腳步從後門溜出去。

「日吉,少兩人?」忍足侑士皺著眉頭,看了一下清單又看了一下人群。
「嗯。」日吉若只是應了一聲。
「先別提你的態度了,跡部國王說每位小姐一定要在今天完成登記,這樣才能準備衣服。」忍足侑士推了推眼鏡,「這兩人是賣衣服的向日跟宍戶?」
「很顯然的。」日吉若說,「大臣,沒我的事我要先回去了。」
「等一下。」忍足侑士汗顏,「跡部國王要你做的事情你沒做還要回家──」
「關我什麼事?」日吉若哼了聲,「那種傢伙我遲早要以下克──」
日吉若話還沒說完,忍足侑士立刻就用手蓋住對方的嘴。
「好──拜託你別在這邊說會被抓起來的話。」忍足侑士覺得大臣真的有夠難當,為什麼青春國跟立海國沒人挖腳他呢?
「雖然這件事情沒有很重要,但是如果國王檢查的話就麻煩了,日吉你也不太想揹責任吧?」忍足侑士好聲好氣的勸說。
「那傢伙也不會檢查吧?」日吉若很不想高估自己家國王。
「如果那傢伙的洞察力死掉的話。」忍足侑士嘆了口氣,「好吧,既然你表達了足夠程度的不願意,那麼把那兩個姑娘抓回來的任務就交給專業的偵探吧。」
「那應該是真的逃得掉了吧。」日吉若看起來很幸災樂禍。

白石藏之介輕鬆的進入被日吉若破壞得差不多的前門。
「這很明顯就是從後門走掉了吧?」白石藏之介問著後面的助手,「為什麼不追下去啊?」
「怕麻煩吧。」忍足謙也說,「他們會不會逃到青春國去了啊?」
「也可能是立海國,謙也,或許他們兩個分頭逃逸了也不一定?」白石藏之介拉了一張椅子坐下,但下一秒又立刻站了起來,「謙也,立海國比較遠,你腳程比較快就交給你了!」
「噢噢噢!當然了!我可是スピードスター(*1)啊!」忍足謙也看起來已沸騰滿腔熱血。
「嗯!Ecstasy(*2)!我也要出發了!」白石藏之介也熱血沸騰了起來。


離舞會開始還有五個小時,會場非常熱鬧。
「完了。」忍足侑士將辭職信放入口袋,「跡部國王在點人了。」
「你根本已經準備好了吧?」日吉若回問。
「我已經想過最壞的打算了。」忍足侑士看著懷錶,「如果他們兩個沒及時趕回來,青春國跟立海國又不收大臣,那麼我要去找我表弟了。」
「漫才王國四天寶寺?」想想大臣的吐槽役,那也是理所當然的。
「你現在肯定在想一些很過分的事。」忍足侑士汗顏。
「你是指要以下克──」日吉若還沒說完,忍足侑士急忙掩住他的嘴。
跡部國王不知道以什麼速度點完人,正大步走了過來。

「為什麼切原不在呢?」宍戶亮已經坐在切原赤也家門前一個小時了,「明明不久前才賣禮服給她,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宍戶亮看了一下菜瓜田,看起來還是照顧有加,是因為去採購保養品嗎?不對啊──切原赤也還跟她們分期買禮服呢?
「找到了!」從遠處傳來宏亮的聲音,「漫才王國的スピードスター華麗登場!」
宍戶亮起先只是以為路上有個人以極高速跑在路上,並且喊著意義不明的字句。
但很顯然的,好像是衝著她來的。
「等一下啊啊啊!」抓起包袱,宍戶亮繼續她的逃亡之旅。

「切原赤也妳到底去哪鬼混了啊啊啊!」

⁥⁥★
向日岳人坐在玉蘭花樹上,她遙望整個村莊,顯然跟她的朋友比起來,躲在樹上是比較明智的決定,不過菜瓜田也無處可躲就是了。
「她們兩個到底甚麼時候才回來啊?」向日岳人無趣地擺擺她的雙腿。
前陣子不二周助也跟她們訂了兩套禮服,雖然製作禮服不在只種棉花的他們的業務範圍,但是為了生意還是硬擠了兩件禮服出來。
「好久喔!」玉蘭花開得很茂盛,應該不可能是搬走了才對,周遭的香氣太過濃烈,讓她有點想吐,但如果因為這樣被抓起來就糟糕了。
「還是換個地方吧──不二跟越前都跑到哪去了呢?」向日岳人嘆了口氣,他輕巧的從樹上跳下來,正好眼前站著一個人。
「等到了!這就是最不浪費的埋伏方式!」白石藏之介說。
「怎麼完全沒有聲音!?」向日岳人往後跳了一步,看來飽受驚嚇。
「聲音是多餘的浪費!」白石藏之介拿出繩子,「好了,跟我回去吧!」
「等一下!你以為你抓的到我嗎!」向日岳人不服氣的說,他立刻就跳回去樹上,並且從另一端逃逸,「來比誰跳得高吧!」
「這倒有趣了,嗯!Ecstasy!」白石藏之介雖然沒有跳,但是也高速的往前跑去。

咚咚!
正當忍足侑士和跡部景吾的距離拉至一公尺時,從天而降兩個被繩索套住的人。
「喂!侑士!人我們帶來了!」忍足謙也說,他和白石藏之介從窗戶翻了進來。
「真是非常感謝。」忍足侑士說。
「啊嗯?忍足。」跡部景吾問,「才想問那兩個賣衣服的人怎麼沒來。」
真是好險。
「漫才王國的兩位,也留下來參加晚宴吧,本國王保證會給你們最華麗的體驗!」跡部景吾一個彈指,他勾起嘴角。
「好啊,順便吃晚餐。」忍足謙也看起來很高興。
「真期待跡部國王風格的晚宴。」白石藏之介說。
待其他人都走開之後,忍足侑士幫宍戶亮還有向日岳人解開繩索,並且擔憂的問:「你們不會再逃了吧?」
「怎麼可能逃得掉。」宍戶亮絕望的說。
「嗯。」向日岳人也不太想著墨在驚悚回憶之中。
「那你們是逃什麼?」忍足侑士終於問了他最好奇的問題。
「最底下的那行小字。」宍戶亮說,「來席的每一位都要拿著應援棒為跡部國王打Call。」
忍足侑士覺得這兩個人也許可以代替日吉的工作也不一定。
「少女來參加晚宴不是為了要幫鳳王子找對象嗎?那麼我覺得幫國王應援好像有點不太合適。」向日岳人接著補充。
「喔──這麼說倒是,不過強制命令早取消了,除了自願的不用被逼,因為跡部國王的──算了,你們趕快換衣服,今天搭配贏的人就是鳳王子的妻子了,還是得經過跡部國王呢。」
「一點也不讓人高興啊。」宍戶亮無奈的說。
她們兩個終究還是走進試衣間了,而且對於琳瑯滿目的禮服感到視覺麻痺。
「隨便抓一件吧。」宍戶亮說,「回去之後要寄信給切原,要記得叫他還錢。」
「嗯,順便跟不二她們買玉蘭花,門做成花簾應該不錯!畢竟被撞壞了。」向日岳人高興的說。
「笨蛋嗎?那會爛掉,還不如用布簾。」宍戶亮無奈的笑。

她們兩個就窩在大廳的最角落狂吃東西。
「嗯嗯,挺──好──算是──得了。」向日岳人狼吞虎嚥,一邊說話。
「把東西吃完再說啦。」宍戶亮把餐巾拿給對方,「東西好吃真的值了。」
「那個──可以也給我一張紙巾嗎?」陌生的聲音插入兩人的對話。
她們同時轉頭,有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滿身都是食物。
「亮,怎麼有人可以吃成這樣?」向日岳人疑惑的說。
「剛剛有個女生不小心撞到我手上的東西了。」男子溫和的說。
「真是有夠遜的!」宍戶亮撇了撇嘴,多抽了幾張餐巾,用力的在男子身上擦拭,「放著不管會有汙漬!」
「謝謝妳──」突然男子握住宍戶亮的手,突然轉頭大喊:「父王,就是她了!」
兩人耳邊好似突然響起夏はsummer!!(*3)這首歌,她們只是尷尬的對望,然後大叫。

「欸欸欸欸欸欸欸!?」

這顯然不對,真的。
「等一下,不是比搭配嗎?還是其實是保母選拔!?」宍戶亮不敢置信的說。
跡部景吾跟他身旁那個跟男子比賽高大的侍衛,侍衛身上掛著熟睡的人,他們走了過來。
「啊嗯?怎麼又是妳這不華麗的傢伙?」跡部景吾看起來也不敢相信,「鳳,真的要她?」
接著大臣也走了過來,身後跟著騎士。
「這就是命啊。」忍足侑士說。
「不對吧?這時候要拿出你的漫材精神啊。」日吉若一臉鄙視。
「嗯──在所有女孩忙著為父王打Call的時候,我就一直注意著她了。」真實身分為王子的鳳長太郎微笑著說。
「這聽起來超像變態的。」向日岳人驚悚的說。
「啊,真是抱歉!」鳳長太郎慌張的說。
「不過說起來,這衣服的確很適合啊。」忍足侑士這時候看起來非常認真,「跟你的朋友來場搭配比拼就知道了。」
「不,等等,這真的會被告──」日吉若吐槽道。
但是來不及了,兩人旁邊出現了計分表,針對各個方面來做評分,最終的結果宍戶亮是比向日岳人高出許多的。
「嗯,如果在場有王子的粉絲,我想是能夠再比的。」這句話反面的意思就是沒有。
「啊嗯,既然這樣,就同時舉辦婚禮吧,樺地!」跡部景吾一個彈指,身邊的侍衛立刻將背上的人交給國王自己抱著。
「是。」連話都省略了,樺地崇弘超高速的將國王的粉絲海一分為二,讓出一條康莊大道給跡部國王。
「各位子民啊,鳳的新娘人選已經訂了!現在就將選拔直接變成婚禮!華麗到早上吧!」跡部景吾站在台上歡快的宣布著。
「跡部!跡部!跡部!跡部!跡部!」台下的粉絲瘋狂的歡呼著。
「現在是什麼情況?你要握我的手到什麼時候?」手握太久還是會有點害羞,畢竟這手不是什麼死亡O握。
「真是抱歉。」鳳長太郎也沒有放手的意思,「那個──請跟我結婚吧。」
宍戶亮的臉整個紅了起來。
「遜、遜斃了!難道不先從朋友開始嗎?笨蛋!」
「抱歉!」
「為什麼他們可以忽略國王已經宣布結婚的事情啊?而且這個粉紅泡泡到底是怎樣?那我們的逃亡到底算什麼?」向日岳人也加入吐槽的行列。
「往好處想,鳳王子如果搬到你們那邊去,你們的店也會變有錢的。」忍足侑士說,他一邊寫著他口袋的那張紙。
「嗯──聽起來不是很迷人,但是算了,如果亮開心就好了。」向日岳人也不是會一直糾結在這上面的人。
「我想回家了。」日吉若打算把這些荒唐事寫成一篇文章,寄給他在漫才王國的朋友,看能不能改成鬼故事,最好改成他是國王。

此時仍睡著的人打了一個小酣,忽視吵鬧的一切。

全劇終

台下響起熱烈的掌聲跟歡呼。
「終於啊!」宍戶亮用空著的手把假髮扯掉,「演完了!然後你的手可以放掉了!」
「不能一直握著前輩的手嗎?」鳳長太郎微笑著問。
宍戶亮臉又紅了起來。
「笨蛋!遜斃了!趕快換衣服然後回家!」宍戶亮輕輕捶了一下對方的胸口,因為比較方便打到。
「是的!」鳳長太郎滿足的笑了,把手放掉,緊緊跟在宍戶亮後面進了更衣室。
另外三個人站成一排,似乎沒有動身的打算。
「應該要半小時。」向日岳人說。
「劇本怎麼突然改了?不是原定都要應援嗎?應援語都寫好了。」日吉若問。
「哦,那個呀。」忍足侑士推了下眼鏡,「慈郎在演的時候醒來,有點不高興這段,所以跡部就直接撤掉那段了,不過這劇本本來就比先前兩部長,所以沒關係。」
「我們等等去找白石他們吃漢堡吧。」向日岳人說。
「終於不邊緣了。」日吉若說。
「那也要我們能進更衣室啊。」忍足侑士汗顏。。

FIN

註一:スピードスター是速度之星的意思,是謙也的稱號,我其實有打算放台版的翻譯上來,可是我覺得直接放日文念起來比較有搞笑感。
註二:Ecstasy是白石的口頭禪,台版翻譯是痛快絕頂,我聽角色歌的時候都會自己帶入台版翻譯,但放英文念法是因為我覺得可以跟著一起念,一起痛快絕頂。
註三:夏はsummer!!是我覺得蠻多人聽過的BGM,很多日本Youtuber有使用過。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YqhtET5ej4&list=PL2vyqKNLXiUoah50R1ewGabdQ_bQ-_--7

這篇很混亂,我幾乎把我僅剩無幾的搞笑功力搬出來了,所以不好笑我真的很抱歉。
明天要開學了,這系列就開個三篇,我也提過我U-17篇之後就沒有看了,嗯,其實也代表我漸漸脫離網球王子這個坑了,以前是不敢看,而現在就是比較沒有心力了。
身為一個老人,窩想窩還是觀望吧,畢竟購買力跟身心實在是追不上啊啊啊啊。
不過還是有追蹤訊息啦,最近電影版塚跡還出情侶角色歌呢,哼哼!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