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看幾次,這裡都是這麼莊嚴啊。」噗莉像個觀光客一樣,拿著相機猛拍眼前的城堡。
『山下家也像一個城堡啊。』石竹無奈地說。
「一進去會有好幾百個活著的僕人,這點就和山下家差很多了欸!」她回應道。
這裡是英國德克爾家。
她依稀記著前幾年的會議上,爺爺和德克爾現任大家族長的感情好到一個不可思議。
那個大長老比她大個十歲,年輕溫柔美麗,就連魔法技巧也掌握得非常厲害,跟她這個小屁孩比起來真的是天壤之別。
大門自動打開。
「歡迎山下家小姐蒞臨。」僕人排排站,用著不標準的日文朝她喊道。
傳訊息說要到也不過才半個小時前的事,能讓這麼多人練習好這句話也不容易。
「噗莉。」聲音從眼前的旋轉階梯傳來。
「布倫達姊姊!」她興奮地叫著。
「石竹小姐,許久不見。」布倫達˙德克爾朝她身旁的石竹行了個禮。
『妳又更成熟了啊。』石竹很直接的讚賞。
四大家,分別是山下、德克爾、斯托達及劉家,這四大家的傳人皆必須熟悉四種語言,所以她對布倫達流暢的日文能力一點也不意外,至於她會不會說……繼承人還有姊姊嘛。
「好了,別待在這裡了,映澄,帶著他們去放行李吧?」布倫達身後有一名執事,那名執事立刻走在他們前頭。
「兩位小姐跟我來。」

「映澄!母親杯子裏頭沒有蟑螂啊!」布倫達鼓著臉頰,不高興地叫道。
「您面對的可是您的母親。」周映澄無奈地笑。
「這次一定要整到!」布倫達拿起桌上的法杖,華麗的魔法陣上頭浮著一大團的蟑螂。
「小姐,等等……」周映澄想阻止,可是蟑螂就這麼憑空消失了。
噗莉正在思考她是不是走錯地方了。
溫柔婉約的女生怎麼突然玩起蟑螂?
『布倫達在英國協會是以惡整人為名的,幫妳科普一下,我以為她有進步。』石竹一臉不意外的表情。
天花板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魔法陣,一點一點的黑頭冒了出來。
是蟑螂。
「啊啊啊啊啊!映澄不要讓牠跑到我身上啊啊!」布倫達尖叫道。
周映澄嘆了口氣,從外套的暗袋抽出許多餐刀。
蟑螂雨似乎特地等到周映澄準備好,就這麼往布倫達身上衝去。
「下次玩遊戲前請先告知映澄,兩位小姐請小心。」手上的餐刀射出去,像變魔術一樣,好幾百把的餐刀一隻隻刺穿蟑螂,被刺穿蟑螂則化成一陣煙霧消失。
正當周映澄以為結束時,最後一隻蟑螂從魔法陣快速的竄出來。
「啊啊!」布倫達尖叫,手抱著頭。
咻的一聲,銀針刺穿了蟑螂的頭。
「妳怕蟑螂就不要用蟑螂整人嘛!」鬆了一口氣,她吐槽道。
「母親,下次我會贏的。」布倫達拿出一面鏡子,裡面早有坐得端正的一名貴婦在等候。
「映澄漏掉一隻,謝謝妳了,山下小姐,請問我們有什麼能幫妳的?」貴婦溫柔的問。
欸?
「那時候來日本開會的人是妳嗎?」她眨了眨眼睛。
「布倫達那天身體不舒服,雖然我退休了還是有協助家族事務的義務。」貴婦微微一笑。
不愧是母女,長得非常像,更何況貴婦似乎用了魔力在維持青春的樣子。
原來女人真的很在乎自己的外貌,她想起山下雪陽。
她大概講述了一下目前在日本發生的狀況,以及那個人會帶給世界怎麼樣的要脅。
「原來如此。」貴婦露出凝重的表情。
「……抱歉,原先這是只要我死掉就能夠處理的事。」她說。
「我不認為這樣能夠解決問題,更何況在我們的文化可沒有輪迴轉生這回事,哪怕這個世界還有一個跟妳長得一模一樣的人,他不過就是看臉行兇的殺人犯。」貴婦此時展現了她的威嚴,認真地說。
「用生命償還這種事根本是無稽之談。」布倫達抱著枕頭,認真地回應,「映澄是東方人,也許有不一樣的看法?」
「大小姐,我從出生開始就在英國生活了。 」周映澄微笑回答。
『……那我們該怎麼辦?』石竹問。
「母親,用時間倒退的魔法,可能會導致噗莉消失對不對?」布倫達朝貴婦問道。
「是的,我想那個人也同時用了強大的能量對空間產生影響,破壞那個大本營恐怕會造成現實世界的部分扭曲,以你們的敘述,就算我們將那個人移動到異空間,他也有辦法破壞而且對現實產生影響力。」貴婦搖搖頭。
「如果能讓他的能力降到最微小的狀況,或許就能移動到異空間了。」布倫達說。
這跟她所規劃的一模一樣,只是過程不太一樣。
「而且如果真如你們那邊所說的,就只要山下小姐妳負責消滅那個異空間再逃出即可。」貴婦說。
乍看之下活命機率大大的提升,可是實際上她不能保證那個人不會拖她下水。
「我想,妳們在想什麼我們應該有共識了。」布倫達看了一眼周映澄,將鏡面朝下擺放。
「兩位小姐,把事情想得太糟可不是正確的態度。」重新倒上熱茶,周映澄露出微笑。
她跟石竹互望。
要賭一把嗎?
她的答案再確定不過了。

她不會賭,絕對不會賭上別人的命運。

離開德克爾家,她們在一處偏僻的山丘上。
沉默,互望。
「石竹有想法嗎?」她問。
『妳不要再裝了。』石竹瞪著她。
「裝?我沒有改變我的想法。」做這件事之前,她選擇把話說清楚。
『聽了這麼多,妳還是要丟下我嗎?』雙眼逐漸染上鮮紅色。
「我會回來找妳的。」她說。
『變成鬼?還是活著回來?』石竹嘲諷道。
「都有可能,至少我知道我活下來的機率大很多。」她笑道。
『妳成長得太多了,現在根本不是妳可以做這種決定的時候!』石竹朝她吼道。
「對不起,我已經不想再失去誰了,我知道妳不喜歡這種方式,可是這本來就是我該去處理的事,跟前世無關,就當我去為爺爺跟姊姊報仇都好。」這時大概是她從出生到現在最冷靜的時候。
『我會讓妳成為人類!然後把妳的頭蓋骨敲碎--』狂吼出聲,石竹讓她周遭都燃起熊熊的火焰。
看來是不能講下去了,她想。
拉開卷軸,念著寫好的字句。

「即使我們走不到面臨輪迴那時……」
『山下噗莉!』
「也能熟記當初所立之契約,各自展開不同的道路……」
『不要再讓我等了!』
「石竹,我和妳解除從屬關係!」
『……』

卷軸快速燃燒,然後消失。
石竹在她說完之後,不管是火焰還是影像都消失在她的眼前。
她拍了拍臉頰,露出了以往的笑容。
「真是,眼睛好痛喔--」

TBC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