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多人長得跟我一樣了……」噗莉不禁感嘆。
而且為什麼胸部都比她大啊!
照這個狀況來看,這個夢境的時間點是很古早的時代。

這樣的話會跟她有所關聯嗎?

她總覺得那個男人很眼熟,但就是想不起來。
「長得像我的都在談戀愛,我原本也能和翔太甜甜蜜蜜的……要不是這堆鳥事……我現在就可以推倒……不對石竹會殺了我……」她忍不住碎碎念。
「妳羨慕嗎?」突然有個聲音在她身後響起。

她一驚,立刻和身後的人拉開距離。

「你就站在那邊別動!又是你!」她尖叫。
「無所謂。」戴面具的男人聳聳肩。
「你是不是有一些精神上的疾病啊?」她皺著眉頭,問道,「到底這麼執著我有甚麼用?」

「在製作出五號時我的精神的確出了狀況,但在戰力上的考量我不得不維持那個狀態,所以五號死了之後我理所當然就正常了。」男人很有耐心的解釋。

「等等……他不是你的一部分嗎?他死掉之後你不可能正常啊……」她又後退了好幾步。

「他本來就精神狀況不好,所以當我的力量在他身上時,他的情緒就會影響到我,但這沒有太大的問題不是嗎?」面具底下發出了笑聲。
「那你把我抓來這邊做什麼……」她接著問。
「跟我來吧。」對方招了招手,要她跟著。
「我為什麼要跟你走啊!」
「就憑我能決定妳可不可以離開這裡。」
這句話害她想罵人的話哽住。


「欸。」她走在對方身後,沒由來的叫。

「我以為到了之前妳不會想跟我說話。」對方低聲笑了。

「是很不想,但是我想問你,你做六號到底要做什麼?」她翻了個白眼。

「寂寞。」

「……」
她放棄說話了。

「妳會吃醋?」語氣帶有促狹。
「怎麼可能啊!」

「難得會有這麼和平相處的情況。」

對方的笑聲不絕,她只是愣在原地。
「對欸……總覺得有很熟悉的感覺啊……是不是你做了什麼!」想想還是先把問題推給對方。

「我們天生就該在一起?」對方反問道。

「這回答太爛了吧!」她咒罵著。

「真的不能待在我身邊嗎?」對方停下腳步,兩人停在一棵楓樹下。

「我有喜歡的人了。」她每個字都說得相當清楚,就是希望對方能夠明白。

對方低聲嘆了口氣,朝著她走近。

她卻定在原地無法移動。

「等一下……你不要過來!」她慌張地叫。

「我什麼也不會做,但是我要威脅妳了。」對方緊緊抱住了她。

「啥、等等啦!」她連掙扎也沒辦法。
「我等妳好久了,我不要連這次也放掉妳。」將臉埋進她的頸肩。

「啥……」她突然有種衝動想要抱回去,待在這越久腦袋越來越不清楚。

「只要跟我在一起,我保證再也不接近山下家。」越抱越緊,好像要把她的骨頭抱散。
「我……好奇怪……」她感覺眼眶濕濕的,而手已放在對方背上。
好熟悉。
跟對方在一起的話,就不用再戰鬥了,不會有人犧牲。
可是……。


「現在還不行……可是總有一天,或許就會輪到我保護噗莉了。」

兩個人背靠著背睡著,是她珍貴的回憶。


「對不起,我還是不能答應你。」她說。

「不到最後是不會知道的。」對方頓了一下,然後說。

她忽然有辦法動了,然後推開了對方。
「那我會狠狠的揍你一頓!」意識也跟著回來,她指著對方罵道。

「下次見面就是最後了吧,很可惜妳到現在還是拒絕我。」無所謂的笑了。

「我會贏的!」她擺了個鬼臉。

手臂的線條及顏色漸漸模糊,看來對方要放她走了。
「我說過了,我們天生就該在一起。」在她消失之前,對方丟給她這句話。

 


妳有權利選擇自己所愛,人偉大的地方就是無法心甘情願的依循著命運。
不要輸給命運,這是只有妳才辦的到的事。

 


「欸?」猛然睜開眼,她焦急地四處張望,「剛剛說話的是誰?」
「妳終於醒了。」趴在床邊的井上翔太聽見她的聲音,立刻抬起頭來。

「翔太?你怎麼在這裡?難不成是夜襲?」她問。
「妳昨晚發高燒了,奏同學起床看到快嚇死了。」手探向她的額頭。

「還好燒退了,不然她老公要來殺我了。」她咧嘴一笑。

「妳先休息,奏同學的爸爸煮了點粥,我去拿……噗莉?」井上翔太想起身卻被對方拉住手。
「翔太,老實說,如果可以用我去換大家的安全,不用戰鬥也不用犧牲誰,你會願意這樣做嗎?」她問。

「妳剛剛做了惡夢嗎?」井上翔太用手覆上她的,「我說過會保護妳的。」

她撲了上去,為了掩飾自己的淚水。

「我最喜歡翔太了喔--最喜歡最喜歡最喜歡了!」她一邊哭一邊笑著說。
手覆上她的背,井上翔太面露微笑。

「我也是。」


TBC。

我把連載的名稱改了,因為我發現打到最後跟標題越來越沒關係,就換一個比較中間不突兀的標題。
之後包括未命名都會再重製過,目前是決定在舊文更新,但後來又有點猶豫(優柔寡斷),因為我如果直接改舊文,我就會每篇文章都想改(X
還是改成出本會比較好。

之後在鏡文學會依照版規的規範內發一些見不得人的東西(?
因為連載還是想主要在部落格上,就醬子。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