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關係皆保持在U-17前。
*沒有配對關係,沒興趣請關掉。
*神秘人物客串
---
你很特別,神在這一天讓你來到這裡。
要記得你是神的孩子,是面臨挫折及失敗仍然屹立不搖的孩子。

「到底該怎麼辦啊!」切原不停揉著自己的頭髮,「明天了!就是明天了!」
「現在著急也沒什麼用。」柳用眼角餘光瞥了眼在旁邊乾著急的人。
「重要的是,蓮二你有蒐集到什麼重要資料嗎?」很想伸手揍切原的真田忍住那份衝動,朝柳詢問。
「當然,這也是我聚集各位的目的。」柳從筆記本撕下一張紙。

園藝用品

詩集
雷諾瓦的畫集

簡潔扼要記著幾項物品的紙,除此之外甚麼也沒有。
「蓮二。」真田看著那張紙,頗為汗顏,「只是這個的話我們大家都知道啊。」
「我想有別的用意吧。」柳生也看了一下那張紙。
「這些東西我都準備好了。」柳點頭,又從筆記本上面撕上一張紙。

學校後方的花園。
三月五號要舉辦派對。

柳是腦袋抽掉了嗎?
眾人如此想著,但又不敢開口詢問。
「你們在想為什麼我要特別寫一張我們都知道的紙對吧?」柳指著丸井及桑原的身後,「你們看。」
眾人看向柳指的方向,又默默地轉回頭來。
「所以赤也,後天自動跑五十圈操場,五百下揮拍訓練。」柳勾起嘴角。
「欸欸!?」切原不可置信的看著柳。
「噓!」眾人擺出禁聲的手勢。



幸村很好奇那群人看到他為什麼不和他打招呼。
偶爾會來到速食店的他想說吃點東西再走,卻看到那群人興致勃勃在聊些什麼。
切原剛才大聲嚷嚷的「就是明天了」恐怕是指他的生日吧?
該不會,是要整他吧?
不過應該是整不了的,他對此很有自信。
將東西收拾乾淨,他準備離開速食店。



「有百分之百的機率,精市會認為我們要整他。」柳在確認幸村走後才開口說道。
「所以反而就不要整嗎?」丸井眨了眨眼。
「這樣比較好啦!本來就不要隨便整人啊!」桑原在一旁說。
「我倒覺得我們整不起,噗哩。」仁王將雙手枕在腦後。
「柳既然把東西都準備好了,我們要做些什麼?」比較在乎事情進展的柳生問道。
「來畫畫。」柳不改表情,看著大家。
「!」眾人一驚。
「你知道精市對美術要求還蠻高的吧……」真田愣了一下。
「這樣就等於在整人家了吧?」丸井跟著說。
柳不知道從哪裡搬出一箱東西,「去學校吧?」
「等一下!部長這樣反而會生氣吧?」切原擔憂地說,「這樣部長會不停吐槽才對!」
「赤也,所以你認為你畫出來的東西不配給精市看?」柳這麼問著,「精市應該比任何人都還清楚在場沒有人比他更懂美術。」
「既然這樣那為甚麼還要畫?」仁王回問。
柳頓了一下,似乎正在思考要怎麼表達才比較好。

「有想傳達的事。」



「歡迎兩位。」手上拿著一張邀請卡,幸村問著一旁的手塚及跡部,「我家那群孩子真是麻煩你們了。」
「啊,承蒙邀請。」手塚不改那看來有些嚴肅的面容,說出禮貌的話語。
「原來不是驚喜派對啊?本大爺還以為你不知道啊。」跡部秀出跟幸村一樣的邀請函。
「只邀請你們倆真不好意思。」見兩位身後沒有他們的隊員,幸村露出有些歉意的微笑。
「不,我想我的部員們在場恐怕會過於吵鬧。」手塚習慣性地推了下眼鏡。
「本大爺有同感,難得可以參加一場正經點的派對。」插著腰,跡部撥弄著他的劉海。
幸村微微笑了下。
「那麼,我們出發吧?」指著校舍後面的方向,幸村接著說。

◆Stage 1 領導

此時是百花盛開的季節,沿著花圃旁的小徑,三個人以幸村為首的走著。
忽然--穿著假面披風的人跳了出來,手上拿著一個四方型的物體。
「神之子和他的手下啊!你們必須通過考驗!」煞有其事的對著三人喊著這樣的台詞。
「手下!?」跡部首先叫了出來。
「跡部你先冷靜下來……」手塚安撫道,接著對著眼前的人問:「考驗是指甚麼?」
假面披風展示出他手上的東西--那是一幅畫。
畫中只有一個王冠,周圍都用刺眼的黃色塗抹,還塗不滿。
「神之子啊!若是你一定可以猜出這幅畫的意涵!」
還要用猜的嗎?
跡部及手塚都陷入沉思。
其實就這幅畫的表象來看是不難猜的,就怕還有弦外之音。
「先猜看看你是誰不是比較快嗎?」雖然聲音跟體型都特別用奇怪的方式調整過了,但是如果這幅畫是本人畫的--
「這種中二的登場方式,是赤也嗎?」幸村微笑著問。
假面披風沒有反應。
「你只是很單純的想打敗我而已……而皇冠正在我身上。」走近假面披風,把對方的面具掀起來。
「純粹的希望我能一直站在前方領導大家,是嗎?」
切原尷尬地笑著。
「部長這樣會感到困擾嗎?」
幸村只是搖搖頭,露出笑容,「我很感謝。」
「我想我們該繼續前進了。」有些不好意思,手塚打斷他們的話。
「赤也,等一下會再見面吧?」
「是的!」
「等一下見。」
「等一下見!」
於是拿著那幅畫,幸村繼續領著兩人前進。

◆Stage 2 明辨

雙子般的小丑站在三人面前。
「這種組合八成是柳生跟仁王。」跡部下意識地撥了下他的瀏海。
「他們兩個手上有一幅畫。」手塚指著兩位小丑手上的東西。
那幅畫只有黑跟白的顏色,跟小丑的配色一樣,
「既然你們都知道我們是誰……」
「那麼就猜出我們誰是誰吧?」
這不是很簡單、但也不太容易的題目。
「雖然是閣下的生日,」
「但是猜不出來就請留在這裡。」
幸村頓了一下,接著微笑詢問:「那我們能討論一下嗎?」
三個人圍成一個小圈圈,似乎在討論甚麼。
過了不久,小圈圈散了開來。
「我們三個人有了共識,本大爺想柳生應該很投入在這種中二遊戲,所以……」跡部指著黑色的那個小丑。
「我想也是。」白色的小丑發出笑聲贊同。
「我也認為是黑色的,柳生到底還是知道自己在扮演小丑。」手塚接著跡部的話說。
「嗯啊,有可能哦。」黑色的小丑也發出笑聲贊同。
目光落在幸村身上。
「嘛--」
「這就是你的答案了嗎?」

「我選白色的小丑。」幸村依舊是那副沉穩的笑容。

跡部及手塚沉默不語。
「哦?」兩個小丑同時發出疑惑的聲音。
「硬要說理由的話……比呂士被人家說投入在其外遊戲時,會格外激動。」幸村看向那白色的小丑,「這樣還猜錯的話……或許我還不夠了解你呢?」
兩個小丑的面具應聲落下,正如幸村所猜測的,白色的小丑正是柳生所扮。
「我就知道你會找我下手……」將畫遞到幸村手中,柳生笑了。
「雅治需要花一點時間。」看了一下那張畫,「可以告訴我是什麼意思嗎?」
仁王撇撇嘴,在柳生的眼神示意下,尷尬地開口。
「如同你能分辨我們一樣,在未來的日子中,你也能分辨自己該走的路是哪條。」
「是雅治你想的嗎?」
點頭。
「很謝謝你,比呂士也是。」

這是第二個禮物。
在兩個人的目送下,他們繼續走下去。

TBC

故事分兩份發,我想講的話也想分成兩份在後面xD
我呢,最喜歡跡部。
一定要先講這個前提XDDDD
硬要說幸村精市這個男人要跟我扯上甚麼關係呢,我只能說很有緣分吧。
不過這也不是我為了他特別打同人文的主要原因,是佔了不少的份量,簡單來說。
在整個網球王子中,我最希望能夠保護的人就是他。
明明很奇怪xDDD人家超猛的我這樣想超奇怪的喇wwwww
(講個小秘密,人家生日是3/5,我已經盡量不拖了#)
剩下的話就下集見xD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