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要用走的?」噗莉疑惑的問。
「走到森林裡面再說。」男孩說。
「我想起來了,你是三號嗎?」她問。
「哦?妳知道我啊。」那個叫三號的男孩勾起嘴角。
「某些原因啦,是那個傢伙跟我說的。」
「嗯?Boss說的?啊……Boss說的話大概十句取一就好……」三號打了個哈欠,「好想睡啊。」
「都在說謊嗎?」她歪頭一想,也是。
「老大有那個四號跟我說的……解離性身份障礙的樣子,想想就很麻煩。」三號的頭面向正前方,卻用他的手看她們兩個。
「這樣的話就能說得更明瞭了。」張奏佳恍然,「我有遇過這樣的人,是有多個人格的人。」
「有時候單純的跟孩子一樣,有時候又是個野心家,有時候又溫柔的很可怕,大概就是我們的Boss吧,不過最終還是那個野心家吧。」三號手掌心的眼睛眨了一下。
「我覺得你們一直把資訊告訴我們,想要資料也可以隨時得到,究竟是為甚麼?」張奏佳還是有應有的警戒。
「這樣講沒有讓你們誤會的意思,被誤會很麻煩……就是有種壓倒性的實力也不會害怕的感覺?Boss也說沒關係。」
「的確,我們兩個現在也不見得打得過你。」張奏佳不置可否。
「遲早會吧。」將手收回,三號的聲音輕快。
「你們到底想做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大費周章……」她可能是到現在還一頭霧水的人之一。
「我們只知道為了妳而已,凡是我們的誕生還是……這邊我不能說。」三號示意話題不能再進展了。
「你自己不覺得這樣很奇怪嗎!?就算是為了我,你們最終……」不自覺地提高音量。
「生氣好麻煩啊,不管是一號還是二號,我們的生命都是……哈哈。」三號終於把他們領進森林裏頭。
「噗莉,妳知道的線索都說出來吧。」張奏佳站在那道門前如是說。
「那個男的好像喜歡我還做了一個很像我的人出來、他說我是甚麼要跟他一起掌握世界的人、他是山下家的創立人、他是為了創造能夠和鬼魂共存的世界才這樣搞的……他說,他想要歸宿,但是我自己有感覺……他還需要石竹。」她望向張奏佳。
「喂、這樣有和你們知道的重疊到嗎?」張奏佳對著三號問。
「創立人、六號、共主還有石竹大人那段是真的,不過Boss的確是很喜歡山下小姐沒錯。」三號倒不避諱這個,「總之跟我進去吧。」



砰!
鮮血順著山下莉華的手臂流下來,她被撞到牆上。
『莉華!』海洛英也傷痕累累。
「我……沒事。」從地上爬起,看著周圍都自己的鮮血不禁冷汗直流。
爺爺面對這樣的對手,還願意打下去……。
『可惡可惡可惡,為甚麼都不動作啊啊啊啊!』海洛英有些抓狂。
「不愧是拿火藥的人。」山下莉華的手止不住的發抖。
害怕。
真的非常害怕。
害怕被對手弄死。
現在多多少少能夠理解妹妹的感覺了。
『莉華……逃走也沒關係的啦……海洛英也……』海洛英話還沒說完便被制止。
「我是山下家的當家之一,不可以。」
『莉華……』
「好歹也要畫上一刀!」
把鐵叉扔掉,手上凝聚起黑光。
『吼!我怎麼可能放莉華一個人!』海落英甩甩頭。
「嘿嘿?在聊些甚麼呢?」女孩手上抓著滿滿的炸藥,「剛剛還沒死嗎?」
「人類這種東西啊,就是像蟑螂一樣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們的共主大人也是嗎?」山下莉華衝了過去。
「共主大人很快就不是人類囉。」唱著輕快的小調,手中的炸彈全都丟了出去。
砰砰砰砰砰砰砰!
「嗚咳!」跪在原地,山下莉華已經感受不到自己的血是從哪裡流的。
「蟑螂蟑螂蟑螂!」興奮的跳著,二號的手中又充滿炸彈。
『那個啊,蟑螂的血應該不是紅色的吧?』海洛因問。
『突然講這個幹麻?』石竹瞥了一眼地面上的血跡,才緩慢回應。
『那這樣就有理由反駁人家囉?』
海洛英低聲地笑著。
整個空間迴盪那種恐怖的笑聲。
『……』癡癡地笑,嘴裡唸著含糊不清的髒話。
「嗯哼?」女孩瞇起眼睛。
嘴角流下土黃色的濃稠物,那赤紅的瞳孔放到極大,身體開始產生不明的抽蓄。
「Heroin ! Stop it ! 」山下莉華盡全身的力氣大叫。
『Uggh……Ahhhhhhhhhhh!』一邊嘔吐一邊全力尖叫,聲音聽起來非常痛苦。
『那就是死前的樣子?』松柏挑起眉,『小傢伙暴走起來很有力。』
『是跟我們在一起太久的關係能力也進化的比較快?』
『不是。』
石竹看著眼前的景象。

『只是想為了重要的人做些什麼。』



井上翔太第一次感覺到明顯脫力的感覺。
放在透明箱子裏頭,一名年輕樣貌的活人。
「成、成功了……」
「你有感覺到力量回到正軌嗎?」
四號扔了一條毛巾給他。
「凌霄不在的時候,感覺像回到以前那種不受控制的狀態……但是現在可以很自由的控制……」
「那麼……」
四號握住他的手槍前端,抵在她的額上。
「現在開始『戰鬥』,山下噗莉等一下就要來了。」
「這樣沒問題嗎?」
「我不會死,但是……要把握機會,把這個成功品還有那個傢伙一起帶走。」
「我知道了。」
四號嘴角勾起。
「畢竟這傢伙是山下勇夫啊。」
一說完,灼熱的火焰淹沒了兩人。
「前面那個是一號。」三號指著不遠處的女人說。
「共主大人,歡迎。」那名曾見過、穿著暴露的女人站在眼前朝她們致意,「共主大人尊貴的友人也歡迎您的到來。」
「彆腳。」張奏佳不屑的嘖了聲。
「我們現在要直接去見那個人嗎?」她問。
「是,三號會直接為你們帶路。」一號對他們鞠躬。
「妳要出門啊?」三號愣了一下問。
「二號玩太久了。」一號一說完就這樣越過他們走掉。
「同事這樣真讓人覺得麻煩。」三號嘆口氣。



「嘔!」女孩開始乾嘔了起來。
周遭佈滿濃厚閃亮的白色粉末。
「海洛英!停下來!」即使視線開始模糊不清,山下莉華仍奮力吶喊。
「停下來!」
「停下來!」
「停下來啊啊啊啊啊!」
『這樣不是很快就解決了嗎?為什麼要這樣阻止?』凌霄一頭霧水。
『……這是死前的樣子呢。』石竹嘆了口氣,『既然離開了地縛的痛苦,那麼山下莉華會希望這傢伙不要再變回去也是理所當然。』
『如果可以幫助到親愛的,就算回到死前也沒關係呢。』凌霄說。
『但是我們的契約主不會這樣想。』松柏插進一句。
正當他們以為要結束的時候,海洛英被掃到一旁。
強烈的風襲來,山下莉華無法睜開她的雙眼。
「共主大人的姊姊,抱歉。」
那人留著那句話之後,就這麼消失了,連那個瘋狂的女孩也帶走。
徒留昏倒的海洛英及重傷的山下莉華。
「你們……有看到嗎?」山下莉華問著旁邊的三個鬼魂。
而得到了搖頭的答案。
「他們說……共主大人……指的是噗莉?」粗喘著氣,緊壓傷口的山下莉華問。
石竹點頭。
「到最後連一刀都沒劃上……海洛英一定……很痛苦吧……」露出悲傷的表情,山下莉華看著海洛英的身影,視線逐漸模糊。
『受傷就別說話,妳已經很努力了。』
「跟那傢伙比的話還遠遠不夠啊……如果是她的話……一定可以……」淚水跟血混在一起,山下莉華就這麼倒下。
松柏飄上前攙扶著,「我帶她跟海洛英回本家,你們兩個可以吧?」
『嗯。』石竹應了聲。
『交給我們吧。』凌霄跟著說。
一定要找出來,那個最終魔頭的秘密。

TBC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