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欸,妳還好嗎?」張奏佳打量了一下對她微笑的噗莉。
「睡了一覺,小奏的事情都辦完了嗎?」噗莉用著和以往一樣的語氣問道。
「嗯,還可以啦。」她搔了搔臉頰,「妳要吃點東西嗎?」
「我還不餓。」噗莉笑了一下。
「我聽說妳好幾天沒吃飯了,跟我去吃啦。」她輕輕推了下對方的肩膀。
「我真的不餓啦!」帶有婉拒意義的推開了她的手。
「那要跟我出來走走嗎?」她真的擔憂了起來。
「我有點想睡。」噗莉再度婉拒她的提議。
她皺眉。
「妳的頭髮好像變長了,我們去理髮!」連給噗莉拒絕的餘裕都沒有,將對方公主抱抱起。
「小奏!?」噗莉一驚,「我、我穿著睡衣耶!?」
「我聽不到!」她簡短的應了聲,就這麼抱著噗莉衝出房門外。
兩人穿過走廊,遇到在走廊盡頭等候的眾人。
「小奏!?」山下莉華驚叫,「還有噗莉……你們要去哪!?」
「出去玩了,別擔心!」她大聲回應道,「松柏你別跟來!」
『欸?』松柏一愣。
『出去玩嗎?』石竹低聲呢喃了句。
『這種時間去玩不太好吧?』海洛英瞪大雙眼,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
「我們也準備出發吧。」山下莉華擺擺手。
『去哪?』凌霄疑惑的問。
「分家。」山下莉華簡短的回答。


「小奏也要剪頭髮嗎?」噗莉呆呆地望向鏡中的自己,口中不忘問道。
「我認為剪頭髮可以剪去不好的情緒,妳要試試嗎?」她笑著說。
「我想修一下頭髮,有點亂了。」噗莉回應。
她點了點頭,開始給理髮師修剪頭髮。
過了好一段時間,正當噗莉以為她要睡著時,理髮師告訴她說好了。
當她看見鏡中的自己,跟平常一樣。
跟平常一樣。
「噗莉?」她看著發楞的噗莉。
「小奏……妳根本沒剪嘛!」噗莉對她叫著。
「因為要剪頭髮的是妳啊。」她笑著說。
「我嗎?」噗莉歪著頭。
「我們去電動遊樂場前要先買衣服喔,再來去逛街!最後再去咖啡廳吃可愛的點心!」她看著手錶,再看向噗莉。
「咦!?」
「走囉--」
她繼續拉著噗莉的手,準備衝向下一個行程。


『這裡怎麼這麼偏僻……』海洛英左右觀望,朝前方的山下莉華問道。
「分家自認為影。」山下莉華簡短的回應。
『自認為影?』凌霄將疑惑的視線投注在石竹上。
『那個傢伙當初還有設立分家,理由只是怕因為戰爭山下家斷後而已,分家每代都有公平的機會爭奪山下家繼承人的權力。』石竹也開口說明,『其餘的我不知道,我只待在本家。』
接著眾人的視線落在山下莉華身上。
「你們也知道之前發生的事情吧?」山下莉華無奈地揚起嘴角,「那時分家反而給我最大的支持,這代表著他們對於本家的掌握一點意願都沒有。」
『他們是審核別人的人嗎?可是這跟我們要來這邊有什麼關係?』
「影子潛藏在深淵之中,不論是在表面上還是在更深層的含意。」山下莉華望向不遠處的宅邸,說了一句意義深長的話。
『欸欸,莉華的爸爸媽媽不是還在那邊嘛!?』海洛英像是突然想到甚麼一樣。
「我們就是要見他們。」山下莉華瞥了一眼海洛英,繼續地往前邁進。


「欸欸這個是什麼?」她指著大頭貼機好奇的問。
「小奏那邊沒有大頭貼機嗎?」噗莉回問她。
「我當年可沒有閒暇時間玩這種東西啊!那趕快來試試看吧!」她抓著噗莉就這麼跑進去。
「小奏!」
「投錢了……欸欸這是要?」
「小奏快擺姿勢!」
「好啦!」
她慌亂地擺出一個姿勢,噗莉則像準備好一樣擺了一個正常的姿勢。
「太詐了吧!我看起來好醜!」她瞪了一眼得意的噗莉,「接下來是要選樣式嗎?」
噗莉擅自點了一個很多熊熊的外框。
從機器跑出來了一條相片。
「出來了!」她拿著那條相片,很興奮的說,並且分了一半給噗莉。
「貼在哪好呢?化妝鏡前吧?」她笑著說。
「這樣會忍不住笑出來吧?」噗莉看著照片,也跟著笑了起來。
「多笑笑不是很好嗎?」
「小奏……」
真的可以笑嗎?


「這是甚麼?」井上翔太問著四號手中拿的白盒子。
「靈魂。」四號回答,「Boss似乎覺得你應該要很快就研究出來。」
「直接要實作階段了嗎?」井上翔太沉思著,「不過這是誰的靈魂?」
「你想不到的,五號為了這個幾乎身體機能毀了一半。」
「聽起來很可怕。」
「某種意義上是的。」


「原來小奏發生了這些事。」她握著眼前的咖啡杯。
「也不是什麼多值得說嘴的事就是了。」張奏佳看著她。
「小奏很棒呢。」她說。
「妳才棒吧?」
「我沒有啊,小奏不是看到我很糟糕的樣子了嗎?」
「只是剛睡醒的蠢樣吧?」
「我遇到挫折就不行了啊……」
「啊,我也有遇到挫折就不行的時候呢。」
「大家都認為我應該要堅強起來對嗎?」
「神經病,妳再怎麼屌也不過是個普通人啊。」
她的肩膀一顫一顫的。
「小奏妳好溫柔。」
「大家都一樣的,他們不會逼著妳接受事實,不用一直笑給大家看沒關係。」
「可是……我是下一任家主啊。」
對上她的眼眸,張奏佳不自覺輕嘆了聲。
「不會有人怪妳,如果誰怪妳我砍了誰就是了。」張奏佳說。
「真的可以嗎?」
「逼誰堅強這種事情,我已經不想再遇上第二次了。」
「小奏……」
「想復仇就去吧,最終的目標不就是那面具男嗎?」
「嗚……嗚哇啊啊啊啊……」
先是啜泣,再來放聲大哭。
「喂,別在這邊哭啦!」張奏佳急忙拍著她的背。
「爺爺……就這麼死掉了啊啊啊啊……」
張奏佳沒有說話,就只是輕抱著她,一邊緩慢的移動出咖啡廳。


「你們居然……」井上翔太臉上有掩飾不了的震驚。
「這跟我可無關,BOSS要逼出山下噗莉,而且這個暗示你不能失敗。」四號敲了敲桌面,「我倒想知道你怎麼應對。」
「他們要的是完全開發的靈能力者,我已經想到一個好方法,而且這絕對能……」井上翔太拿出他的工作日誌,上頭密密麻麻似乎在紀載著些甚麼。
「說來聽聽?」四號挑眉。
「人造人類。」
井上翔太從工作日誌上抽出一張羊皮紙,上頭是材料清單。
「麻煩了。」
四號抽走那張紙,掃視了一遍。
「真有你的,我這完全沒有想過……」四號發出一聲輕笑,「等我。」

TBC 

小奏發生的事情看未命名就知道了。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