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下爺爺沒有在山下莉華的心中佔有多少分量。
但相反的,在噗莉的心中是非常重要的。
「這樣幾天了?」山下莉華試圖轉動門把卻依然深鎖。
『不知道。』石竹面無表情地回應。
『就連石竹小姐也進不去嗎?』凌霄擔憂地問。
石竹沒有說話,一把抓住凌霄的手就直接往門把送--
啪嘰啪嘰--好似電流的東西灌到凌霄的體內,凌霄直接被彈開。
『懂了?』像在生氣,石竹冷冷哼了聲。
「這件事情太突然了……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真的很難接受,茫然地參加葬禮,茫然地成為正式當家之一……茫然地接受失去親人的狀態……」山下莉華盯著門,緊緊皺著眉頭。
『那個……莉華……』最近很安分的海洛英開口。
「怎麼了嗎?」山下莉華看到海洛英面有難色的樣子。
『我知道噗莉一定不是這種人!可是……我突然很擔心如果噗莉下次從這個門出來……會不會完全變了一個人?』海洛英也同樣擔心。
「你是指……憎恨嗎?」山下莉華問。
『嗯啊……』
『別亂說話。』石竹嚴肅地說。
氣氛相當凝重。
山下莉華很清楚憎恨是什麼感覺,但幸運的是她走了出來。
目前得知殺害山下爺爺的人是當初襲擊她和井上翔太的那個小男孩,也是面具男的那一夥人,既然是連山下爺爺都打不贏的對象,若噗莉失去理智的話肯定會被抓走。
對方下的棋就是這樣吧。
正當一行人不知道該怎麼辦時,熟悉的聲音從耳邊響起--


「你們在這啊?怎麼臉色都那麼難看?」


「爺爺!我可以吃金平糖嗎?」噗莉拿著一罐裝滿金平糖的玻璃罐朝山下爺爺問道。
「等等回去要先寫完作業才可以吃。」牽著她的手,山下爺爺露出和藹的笑容。
「欸--好吧!一定要給我吃喔!」她笑嘻嘻地說。
「爺爺什麼時候騙過乖孫了?」拿過她手中的玻璃罐去櫃台結帳,山下爺爺始終露出笑容。
「明明就有!百合昨天做的麵明明就有放青椒!爺爺還騙我說沒有!」想起昨晚的事情,她忍不住鼓起臉頰。
「爺爺忘記了呢,可是噗莉不可以挑食喔。」不改顏色的說,山下爺爺小心翼翼的將玻璃罐放在手提袋裡頭。
「爺爺每次都這樣!奶奶今天會來找我玩嗎?」她眨著眼睛,期待的問。
「奶奶會來跟我們一起吃晚餐,在這之前要忍耐。」發出笑聲,山下爺爺牽著她空出的那隻手。
「好--」她笑得燦爛。


「欸?好幾天沒吃飯!?」驚訝的叫著,「喂你們還不用點東西把門撬開!」
「我們打不開。」山下莉華皺著眉頭,考慮著要不要伸手示範。
「蛤?」
「實際上正當她跟我正式成為山下家的繼承人開始,這棟房子也在我們的控制範圍內,也就代表著她可以決定有哪些人可以出入哪些房間,我則是負責管理傭人及事務。」山下莉華猶豫了一下,還是伸手碰觸門把,門把跳出了一些火光。
「實際上就是這樣。」展示著紅腫的手掌心,山下莉華無奈地說。
「欸,松柏,你試試,其他人迴避一下。」雙手環胸,指著那扇門。
話一說完,巨大的壓迫感便讓山下莉華喘不過氣。
啪嘰啪嘰啪嘰--強烈的電流讓走廊整個亮了起來。
周遭安靜下來,山下莉華能感覺到壓迫感不見了。
『……』石竹盯著手燒焦的松柏。
『松柏先生……』凌霄擔憂地看著松柏。
『手整個焦掉欸!』海洛英大叫出聲。
「看來是不行。」
『抱歉。』松柏帶有歉意地說。
「是我該抱歉,沒想到會這樣。」露出歉意的表情。
這個人是張奏佳。
似乎從中國回來,改變了些甚麼?
「我來開開看好了,這樣下去不行!」張奏佳有些急躁的說。
『等等!奏!』松柏想拉住張奏佳,可是對方的手早已伸向門把。
喀答。
「呃……這不是整人對吧?」張奏佳遲疑地看向房間裏頭。


「噗莉,假如爺爺有天不在的話妳會怎麼辦?」山下爺爺拉著噗莉的手,有些緊張的問。
「耶!?爺爺你要去哪裡!?」她也跟著緊張了起來,「爺爺不可以亂跑!」
「不……爺爺說的是,假如爺爺哪天死掉的話……」山下爺爺看著孫女淚眼汪汪的表情。
「爺爺不可以死!噗莉不要爺爺死掉!」她哭了起來。
「小噗莉!」山下雪陽很著急地跑了過來。
「奶奶!爺爺要死掉了嘛!?」一邊哭著一邊緊拽著山下雪陽的袖子。
「你這死傢伙在講什麼!」用力打了一下山下爺爺的腦袋,山下雪陽趕緊蹲下來安撫她,「沒事的,爺爺不會死掉喔!」
「真的嗎?」她看著山下雪陽的臉,擔憂地問。
「真的!奶奶等等幫你做味噌拉麵好嗎?不要理爺爺亂講話!」
「嗯!噗莉不要理爺爺了!」
她鼓起臉頰轉過身去。


「乖孫,也許是最後一次了,抱抱爺爺好嗎?」


咦?
她看著自己的手逐漸變大,腿也逐漸修長。
身旁的山下雪陽也消失不見了。
她急忙轉回去看,山下爺爺仍舊對她露出和藹的笑。
「爺爺!」她著急的叫著。
邁開步伐狂奔。
「爺爺!你要去哪裡!等等我!」她大叫著,腳步一刻也不敢放緩。
「乖孫,爺爺很高興妳長大了,接下來要交給妳了。」山下爺爺的眼神非常溫柔,是她小時候常常感受到的眼神。
「噗莉還沒長大!爺爺!不要走!」她使勁地跑,不管如何就是碰不到眼前的山下爺爺。
「爺爺真的很對不起妳,噗莉。」山下爺爺流下眼淚,嘴角雖上揚卻止不住地顫抖。


爺爺--!


夢,嘎然而止。


『她沒有哭,整場葬禮她用盡全身的力氣去招呼所有的來賓,所以她沒有哭。』
『當奶奶哭得很慘時……她只有緊緊抱住奶奶,但我相信她的悲傷不會比奶奶還少。』
張奏佳有些猶豫。
只要再踏進去一步,就會看見好久不見的人,那個人是否拉開了距離?
一鼓作氣,張奏佳走了進去。


「啊,是小奏啊。」
張奏佳愣在原地,看著那憔悴的人。


TBC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