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你說甚麼!?」
噗莉差點忘記自己碰不到鬼魂的事情,原本想拉著千日紅的衣領。
『我發現他們有用類似迷術的東西。』千日紅很溫和的再重申一次。
「是靈能力者……?」噗莉愣了愣。
『大小姐想怎麼做?』蠟梅指著門口的方向。
「當然是來幹一架阿,這麼簡單!」從口袋拿出皺巴巴的符咒,「兩位會戰鬥嗎?」
千日紅和蠟梅同時點頭。
「不要傷害到佑哉,等等我衝上去之後你們慢慢地跟上來,不要覺得我有危險就來幫我。」噗莉覺得石竹不在場罵人真是太好了。
『大小姐要注意安全。』
「我會的!」
整了整衣裝,噗莉慢吞吞地走到門前。
裏頭傳出宛如殭屍的低吼。
「……」猶豫了一下,還是將門打開了。
似乎是沒料到這種時間會有人來,裏頭的人愣住了。
「啊啊啊啊你在對佑哉做什麼啊!」一時之間想不到犯人的名字,噗莉只能大聲尖叫。
「山下同學……妳怎麼會在這裡?」並沒有被噗莉的高分貝尖叫嚇到,犯人很冷靜地穿上他的褲子,一邊問道。
「我、我好歹是學生會的會長嘛!我很擔心佑哉啊!原來就是你!」噗莉開始指責起對方。
「那又如何?」對方冷冷地問。
噗莉先趕緊把佑哉的衣服套上,接著緊握符咒。
「山下同學,你認為佑哉又是怎麼被我看上的?」對方冷不防問了一句。
「啊?你們幹人還需要理由嗎?」噗莉翻了個白眼,「傷害人的人總是可以找一千萬個理由來合理自己的犯行!」
體育器材室非常的窄,而且偏僻,要是打起來佑哉肯定會受到傷害。
「是嗎?佑哉是個好孩子啊。」
「好孩子就應該被你這樣對待!?開甚麼玩笑!?」
噗莉拳頭就這樣揮出去,對方也這麼接了沉沉的一拳,只是對方並沒有因此露出痛苦的表情。
忽然一縷紫色的煙飄到噗莉的眼前。
「這是鬼O!?」噗莉掩住口鼻,退後好幾步。
「這種情況還真是少見,還有心情和我開玩笑?」對方冷笑了聲。
噗莉在腦海中搜索相關的詞彙。
但是。
「嗚咳咳!」一驚,便止不住地咳了起來。
「山下同學應該不知道吧,對於我們這種人所擁有的……」
噗莉忽然跪了下來。
「奇怪……好暈……」噗莉按著額頭,一邊憤怒地看著對方。
「接下來就輪到妳好了,誰能想像山下家的大小姐也有被玷汙的一天?」
「你以為你會成功嗎……」
噗莉牙一咬。
「學姊!怎麼會在這裡!」
佑哉驚恐的神色映入眼簾。
不能讓受害人再接受一次傷害。
噗莉是這麼認為的,所以她現在必須保持清醒。
「佑哉,你的恩人就是她了吧?」對方抓著噗莉的手臂,一邊冷笑。
「放開學姊!」
「如果我說不呢?」
佑哉悲傷的神情令噗莉一振。
怎麼能夠倒在這裡?還有人可以幫助佑哉,那就是學生會。
就算會長倒下了也還有整個學生會。
「千日紅!蠟梅!」噗莉大喊出聲,能夠感覺到空間產生了些微的不同。
『研判為迷香,是無藥性的靈能力者產物,不愧是大小姐的推斷,但後面的報告大小姐可就不樂意聽了。』千日紅輕易地便讓噗莉和對方拉開距離。
『總之先幹掉這個傢伙?』蠟梅面無表情地問。
「讓他昏倒,學校必須進行裁定。」在額頭上畫了類似符文的東西,噗莉的腦子稍微清醒了些。
「學姊!」佑哉跑到噗莉的身旁,「妳還好吧!?我就說很危險啊!」
「其實我原本是想假裝的,不過沒想到對方真有兩下子……失策失策。」吐了吐舌頭,噗莉朝佑哉露出笑容。
「那兩個人是……」佑哉懷疑地看向千日紅及蠟梅。
「咦!?佑哉看的到嗎!?他們是……」噗莉張大嘴巴。
「呃……是鬼嗎?」佑哉抖了一下,緊抓噗莉的衣角。
「他們是學生會的成員,夜間部同學。」噗莉試著用比較容易誤導人的話來說明。
「就是鬼嘛!噗莉學姊!」佑哉不服氣的喊。
「他們不會害人啦……」噗莉汗顏。
「我怎麼會突然看到這些……」佑哉看著噗莉。
「用一種簡單的理論來解釋的話,就是你受別人太多影響導致你自己也產生了變化。」噗莉淡淡地說。
「是這樣的嗎……」
「佑哉,先別提那個了,你想怎麼處置這個人渣?還有你知道駒井老師要開一個小組處理這件事情嗎?」
「駒井老師……他當時說如果我拒絕的話,班上想幫忙的人會非常痛心……」
「佑哉,你直接跟我說吧,你想這麼人怎麼樣?」
佑哉看了一眼昏倒的人,再看著非常正經的噗莉。


「我想要讓他退學,我不想再看見他了……」


「關於退學這件事情,似乎不該是由山下同學提起?現在是輪到佑哉開口表達意見是吧?」在會議上,駒井老師回應了噗莉一開始的訴求。
「……」噗莉咬了咬牙。
從會議一開始,噗莉所說的任何一句話都會被這個荒謬的小組進行毫無邏輯的反駁。
「佑哉,別管山下同學,請誠實說出自己對於這件事情的感受。」
「我真的覺得很受傷……我覺得很不舒服……」
「不,佑哉,我不想聽受害者的版本。」
噗莉瞪大雙眼。
「這件事情有可能是你和學長之間的感情糾紛,我們必須理性的處理。」
「可是我……我真的不是……」
也許駒井老師是要佑哉以理性的角度探討這件事情發生的根源。
但是非常的不適用。
「請問佑哉想要怎麼處理?」
「請那個人退學。」
這件事情是佑哉怎麼樣也不可能退讓的。
「是嗎?你要讓學長承擔你們兩個人感情糾紛的後果嗎?」
佑哉求助的眼神投注到噗莉身上。
「如果你們一定要繞一大圈在你們的謬論上面,很可惜的是,在無視佑哉的意願進行施暴行為的當下,這位同學就失去了在山下高中就讀的資格,同時駒井老師也可能違反了山下高中教職員守則,在傷害佑哉的過程中,駒井老師非常有可能受到解雇,還請您三思。」
噗莉一說完,全場譁然。


沒錯,最後的一句話是很嚴重的以下犯上,至少在場的學生都是駒井老師的死忠支持者。
噗莉能夠想像案件結束之後會被說得多難聽了。

TBC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uvikZane
  • 超想直接揍人的!(╬☉д⊙)
  • 這畢竟有參雜一些真實事件,人類世界便是這樣(別怪我回的比較嚴肅

    高野 馨 於 2016/10/12 00: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