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踩在黑色冰冷的石上,眼睛四處張望。
這次有準備,不會像上次那樣狼狽。
噗莉試著讓自己有信心一點。
「好冷……」她搓了搓手臂。
一條長廊的左右側各有許多扇門。
該找的人就在最前方。
緩慢地走著,每一步都能從腳底感受一陣刺骨的冰涼。
跟死城一樣。
「妳怎麼會在這裡?」一名短髮的女子靠近她,穿著非常稀少的衣服。
「我、那個……」她結巴了起來。
「Boss會擔心的,跟我回去。」女子面無表情,拉著她的手。
這個人是把她認成那個人形了嗎……?
「六號妳要記得,除了Boss的房間跟妳的房間之外別出去,不然我沒辦法像這樣找到妳。」那個短髮女子朝她叮嚀,她只能點頭。
「二號跟三號剛好出門了,不然妳肯定會被欺負……」短髮女子繼續對她說教。
「嗯嗯。」她繼續點頭。
暫時假裝成那個人形或許會比較好,也比較快可以找到那個東西。
她跟著短髮女子來到一扇門前,「Boss在裡面,自己進去吧。」
她點了點頭。
輕輕推開那扇門,同時準備好符咒。
「先說我沒有別的意思……我調查完就回家喔……」她小小聲地說。
房間裡面沒有人。
眼前的擺飾她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慢步移到床邊,床頭櫃上有一本書。
伸手拿起來翻閱。
咖搭,門被打開的聲音。
「!」
「六號?」
那個東西與她面對面。
她不敢回話。
「是不是哪裡不舒服,這麼快就回來找我了?」那個東西朝她伸手。
她到底該說些什麼,如果說是本人會不會立刻被殺掉?
「奇怪,個性應該要跟本尊一樣的啊……」那個東西低著頭開始沉思。
用著跟當初在夢裡不一樣的態度。
「總之手上那本書先給我。」那個東西說。
「啊、拿去吧!」她趕緊將書遞回去。
為了能活著回去她還是盡量不要踩地雷會比較好。
她的手腕被握住。
「啊……」
慘了。
要怎麼回去啊!?
「原本要妳早點休息,不然陪我看書?」那個東西把面具拿下來,拉著她走到床邊坐下。
「要看書嗎?」她愣了下。
覺得對方一定知道她是本人,現在這個態度讓人感到不安。
「妳想看這本吧?」那個東西對著她微笑。
「也、也還好啦……」她的嘴唇在顫抖。
「躺好,我唸給妳聽。」
她被強迫躺下來,那個東西給她乖乖蓋好被子之後,坐在旁邊開始唸那本書上的內容。
「這是我的日記。」
那個東西露出非常純真的笑容。


「這裡就是暗室嗎?」井上翔太與山下莉華站在一扇漂亮的門前。
山下莉華沒有回應他的話,從口袋中拿出一個封箱膠帶及一個方形物。
「後退。」山下莉華說。
「!?」
碰的一聲,在他還沒意識到的時候門就被炸開了。
「妳這是哪來的……違法的吧……」
「沒人聽到就不違法。」
他跟在山下莉華的身後。
暗室裡頭非常潮濕陰暗,他能感覺到腳踩下去的黏膩感。
『結果門這麼漂亮裡面這麼醜!』海洛英率先抱怨道。
『是啊……如果有沼氣之類的會對身體產生影響……』凌霄也跟著說。
「山下家族員死掉之後的最終去處,我需要知道這個。」山下莉華皺著眉頭撥開眼前的蜘蛛網。
「這跟那個男人有關係嗎?」他問。
「我想起來他給過我一本關於石竹大人的書,和這個家族必然有關係。」
他沒有回話。
眼前的路依舊陰暗。


「『我想要帶給這個世界新的可能性,假如能做出堪比人類的人形,我相信你也會回到屬於你的歸宿。』那位死靈法師是這麼說的,於是我參加了他的研究計畫,身為鬼魂的我想回到山下家,就算那裡不再需要我。」

她看著那個東西的側臉,總覺得胸口非常鬱悶。

「死靈法師的意思我是知道的,如果這個計劃成功的話,這個世界將不會有純粹的人類,那麼創造出的世界,就不再有鬼魂和人類之分,山下家的規則也能夠無視,為此死靈法師用了許多在戰爭中傷亡的人,我想我很快就能擁有肉身。」

「我成功了,我長得跟生前一模一樣,死靈法師似乎很滿意,並且稱我為王,我不太懂他的用意,我只是想回山下家,所以我把他殺了。」

「山下家還是和以前一樣,但我能用甚麼身分去拜訪他們?石竹還是和以前一樣,但是已經沒有我可以待的地方了,那麼死靈法師所說的『歸宿』,只是他理想中的那個世界吧?」

「旅行了一陣子,我差點被其他國家的靈能力者殺掉,我不想成為任何一個人的從屬,我就是我。」

「我終於弄明白死靈法師想做甚麼了,如果大家都一樣的話,或許就不會再用害怕的心情度過每一天了吧?」

「我找了一個新的夥伴,也是死靈法師,也許我可以改一下當初的計畫,只要人類魂化計畫能夠成功,這個世界就會成為烏托邦,首先從山下家下手。」

「準備時間非常久,山下家的繼承人來到了第八代,我想可以接觸第八代那沒什麼用處的兒子,山下家必須純粹,第八代的孫女是可造之材,也許只要成為繼承人……我回到山下家的日子也不遠了。」

「我冷漠嗎?什麼是愛?一號在無數個失敗品之後創造出來,她這麼問我,我無法回答,我想在歸宿創造出來之前我都不能回答。」

「第八代居然還有一個孫女,看起來只是空有力量的人,山下家不需要這種人,找個機會讓她父母將她殺掉好了……不過這個時候我看到了。」


這是在說她們觀看山下莉華記憶的時候吧?

「沒想到能看到那個女孩長大的樣子,比山下莉華還純粹,我想可能可以更改評價……我想要她。」

「山下莉華似乎有不受控制的潛能,不過無所謂,只要能夠得到那個女孩……二號也在這個時候創造出來了,太瘋癲了,但是在蒐集人體素材時非常有用。」

「繼承人之戰,看來山下莉華是贏不了那個女孩……那個女孩越成長越能感受到那種純粹的力量……突然不太了解自己在寫些甚麼……我只知道我非常想要她。」

「那個女孩怎麼會擁有如此愚痴的父母?我不想看見那個女孩痛苦的樣子……現在的我還沒辦出面,山下莉華必須幫我得到繼承人的位子才能夠去迎接那個女孩……」

「三號創造出來了,似乎沒有眼球,但是我確定他看的到,這是在這段日子比較值得慶幸的事情,只要成功的機率越多,代表這個計劃就會越成功。」

「突然覺得,如果一號當初問的問題我現在要回答的話,就是對於某個人的執著吧。」

「那個女孩要上高中了,四號也跟著創造出來了,或許是因為我的關係,四號對我有莫名的情愫,但是我對那個女孩以外的人沒有興趣。」

「我做了一個五號陪伴四號,至少我可以做到這些。」

「最近對沒有用的人越來越沒有耐心,可能是時候了,山下莉華也準備好了,我想可以開始了。」

「繼承人奪取計劃失敗了,第一次能夠真實的接觸到那個女孩,那個女孩遲早會理解我的用意……這個世界需要改變,我要和她一起站上這個頂端。」

「那個女孩能夠理解我們之間的聯繫嗎?在那個女孩夢裡,我發現我沒辦法控制自己,看起來很討厭我啊……」

「對不起,我按耐不住,我讓死靈法師做了第六號出來,只要成功的話,連行為都可以和本尊一模一樣。」

「六號的身體很虛弱,我想我還是喜歡本尊,但是六號在的話,就能夠先當作本尊了。」

「原來女孩子都喜歡溫柔的人嗎?六號一直翻書給我看,但是我要忙計畫的事,我只能夠隨便學學了……」

她聽完一大長串的日記。
「和妳生活的話,可以這樣嗎?」那個東西笑著問她。
「……我不知道你在想甚麼……我真的只是普通人。」她搖搖頭。
「不,妳不是。」那個東西闔上書。
「你犧牲了這麼多人就是為了創造歸宿,是不是顯得更沒意義了呢?」她坐起身來。
「我的歸宿只有山下家。」那個東西面無表情的說。
「明明只要和他們好好商量,這樣就可以了不是嗎?」她有些激動。
「第一代創造了必須離開的規則,我怎麼說就是不肯讓我留下。」那個東西的表情開始沉痛了起來。
「……怎麼會……」
「如果我繼續待在山下家,遲早也會成為別人爭奪的工具,規則的本意是好的,但我……」
她想起來關於選從屬的問題。
「就因為這樣傷害人是不對的!」她說。
『起來!』石竹的聲音傳到她腦海裏頭。
「!?」她一驚。
那個東西冰涼的手伸至她的頸處。
「我可以不傷害人,只要妳待在我身邊的話。」那個東西瞇起眼。
『白癡,快點起來啊!』石竹一邊叫罵道。
「不管是那幾個沒用的傢伙,或者是還有點用處的山下莉華,妳重要的人都可以留下來。」那個東西的聲音帶有迷惑。
「……包括所有無辜的人?以後都不會死掉了嗎?」她遲疑的問。
『愚蠢的東西!妳的腦幹是壞了嗎?起來啊!』石竹的聲音開始焦急。
「對,這個交易對妳來說划算嗎?」勾起唇角,手摸到了她的後頸。
「……我沒辦法決定,對不起。」一把推開對方,她認真的說。
那個東西露出無所謂的笑容。
「妳想走了嗎?也沒關係,下次再告訴我就好,在這之前我還是會繼續做下去。」
「……」
她皺眉,接著緊閉雙眼……。


睜開眼睛是自己房間的天花板。
「啊啊啊石竹!」她大叫了起來。
『妳終於醒來了?』石竹冷眼看她,指著窗外的風景。
是個擁有美好朝陽的早晨。
「石竹……我要問妳一些事情。」她用力搖頭,把昏頭的感覺搖掉。
『不然我在這邊等妳做什麼?』石竹俯視著她。
她把剛才的經歷說了一遍。
沒想到石竹露出了非常嘲諷的表情。
『妳相信嗎?』
「……他很詭異,我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
『要我告訴妳也是可以,妳沒答應他這點還是該給予稱讚。』
「誰知道他會不會後悔啦!妳要告訴我什麼?」
石竹深吸了一口氣,以保持理智的方式說道:


『他是創立山下家的人。』


TBC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