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回來了。
噗莉倒在熟悉的床上想著。
暑假結束還有一段時間,張奏佳也回中國了。
「好煩嗚……」拿白色枕頭蓋住自己的臉,她不高興的咽嗚。
『妳又怎樣了?』石竹不耐煩的問,從天花板透下來。
「啊!石竹!」她指著對方,像是想到了什麼。
『幹嘛?』冷哼。
「我們來烤肉吧!」她笑嘻嘻的說,「就我們兩個人!」
『妳不是剛吃過飯嗎?』用一種極為嘲諷的語氣反問。
「唉唷又沒關係!多吃一點才會長高啊!」她馬上按了電話。
『只有愚蠢的脂肪堆積在妳的內臟。』石竹沒有說反對的話,只是不停嘲諷。
「喂?你們在休息了嗎?啊,那可以幫我把烤肉用具跟材料搬到櫻花林嗎?啊啊不用那麼多啦,只有我和石竹……嗯嗯,好,謝謝,掰掰!」
她掛上電話,拿起隨身的小包包就直接背上。
「走吧,別被人發現了喔!」
『妳以為妳在跟誰說話?』
石竹冷冷的哼一聲,直接消失在原地。


「好暗喔……不過我有帶這個!」手機的燈光打在地上。
『我想我們應該回去?』石竹冷眼看著她的舉動。
「難得來了,月亮也很亮,我們就在空曠的地方烤肉吧!」她笑嘻嘻的說。
『妳有帶酒嗎?』
「我不能喝當然就沒有囉!」
『……』
她帶著石竹來到一個空地,將用具放在地上。
『我很懷疑這能不能吃。』石竹落在她的正對面坐著。
「吃吃看吧!」
半焦的筊白筍就這麼直接飛到她的嘴裡。
「嗚嗚……嗚嗚嗚!」她口齒不清的樣子,似乎在唸些甚麼。
『我不屑吃這種東西。』石竹哼了聲,自己烤自己的東西。
「不要一直吃肉啦!」好不容易把東西吞了下去,卻看見石竹不停將肉從保鮮盒裡拿出來。
『吃蔬菜或許會把妳腦袋內的毒素全清除掉。』一邊嘲諷。
「妳好過分喔!」她鼓起臉頰。
這麼說來這是在北投那天之後的第一次獨處。
那天之後除了和石竹拌嘴之外就沒做別的事了。
「石竹,妳還記得之前說要好好聊聊嗎?」她偷覷著正在專心烤肉片的石竹。
『所以呢?』石竹連看也不看她一眼。
「所以現在我要好好跟妳聊啊!」她理所當然地說。
『妳要說甚麼?』用眼角一瞥。
「我想,我應該不是個能夠好好想事情的人……」她起了個頭。
『因為妳的腦袋裝屎。』
「聽我說完啦!」
『嗯哼。』
「我還是決定要打敗那個東西了!為了那些死去的人以及對於人類的定義而固執己見的話到最後一定會發生無法挽回的錯誤!」
『嗯,是啊。』
「還有要找出為什麼這麼執著於我甚至要做人形來模仿我……總之,是艱困的任務!」
『好像是這樣。』
「照著我之前還能夢到那個東西的這個狀況來看,我和他一定有某種連結才對。」
似乎沒料想到她會說出稍微有點深度的話,石竹終於抬頭起來看她。
『哦?』
「再加上他有預謀奪取山下家繼承人的位子,所以我可以合理的懷疑……他和山下家一定有關連。」
『我可不記得我認識過這種傢伙。』
「這個嘛……我在夢裡不是看過他的真面目嗎?如果在族譜裏頭不知道是不是會記載?」
『山下家的人我記得死後都順利進入輪迴……除非……』
石竹似乎想起了甚麼。
「石竹?」她疑惑的看著對方,對方陷入了沉思。
『有畫冊。』
「咦?」
『有五個人是死後無法進入輪迴,至今還在這世界的山下家族成員。』
她一愣,「我怎麼沒見過啊?」
『如果讓他們成為還活著的人的從屬,那會是很可怕的陋習,所以一開始就規定死後不許待在這個地方。』
「假如那個東西所說的山下家隱藏的力量是真的……」
『就在那離開的五個人裡,而且那個面具男還是其中一人。』
一人一鬼對視,而且有一瞬間似乎領悟些甚麼。
「石竹妳不記得他們的樣子嗎?」她開始收拾起東西,把沒烤的食材丟回冰桶裡面。
『兩三百年至少看過兩三千張臉,我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記。』石竹嘲諷道。
「不過離開的鬼魂怎麼會算是我們的力量?」
『山下家的人到死也還是山下家的人,而且……』
「嗯?」
『這件事很重要,臭小鬼……妳有權力叫他們回來,那個臭老頭也有。』
「咦咦!?」
『要試試看嗎?』
她猶豫了一下,接著露出意義不明的笑容。
「好啊,我倒想看看這是不是真的!」


她從書櫃中拉出一本厚重的畫冊。
「就是這五人嗎……」她仔細觀察著那五張寫實畫。
『妳還記得那個面具男嗎?』石竹問。
「我想一下……啊啊啊就是這個!」她指著其中一個人。
『……』石竹的眼神頓時變得銳利。
「可是這樣的話我們怎麼打不贏啊……」她苦惱的想,沒有發現石竹的異狀。
『是靈術。』石竹冷冷地說。
「所以我要在夢裡跟他在一次面對面囉?」她問。
『我想可以試試。』
「想試什麼?晚上在這邊不睡覺?」
一人一鬼一驚,同時往後看。
「姊、姊姊……」她抖了抖。
「在台灣就看到妳怪怪的,要一個人做危險的事情?」山下莉華斜倚在門邊,冷冷地問。
「我才沒有做危險的事情咧!」她不服氣的說。
「喔?聽著,不管妳們在瞞些什麼事,現在都不該做下去。」山下莉華瞥了一眼石竹,「現在沒有大人,做這些事情我們很有可能會死。」
『……』石竹手晃了一下,『我知道,我們只是查資料而已。』
「快回去睡覺。」山下莉華看著一人一鬼。
「好啦……」她鼓起臉頰。
在山下莉華的視線之下回到房間,她從衣服裏頭拉出剛剛那本畫冊。
「沒想到石竹也會做這種事情。」她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石竹。
『妳確定妳準備好了嗎?』石竹問。
「沒什麼準備不準備的啦!一定要先搞清楚對方底細!」她笑嘻嘻的說。
『門鎖上了,妳得在早上之前回來。』
「這次才不會傻傻被抓住呢!石竹如果有不對勁一定要挖我起來喔!」
『我還不想被臭老頭收了。』
她點了點頭,接著鑽到棉被裏。
平復心情,她進入夢鄉。


「要去哪裡?」井上翔太拉了拉衣襟,低聲問道。
「我們得在那兩個傢伙闖禍之前搞定這件事情。」手上拿著鐵叉,山下莉華冷靜的說。
「是指噗莉他們嗎?」他問。
「對,我想她們自己也找出些什麼了,我們現在要去學校。」山下莉華扔了一個手電筒給他,「我想今晚可能沒辦法睡了。」
『學校只有夜間部的鬼不是嗎……?』凌霄往窗外看。
「學校的圖書館有暗室,想必有更多資料,我們必須早點找出應對那個男人的方法。」山下莉華對著他說。
「我知道了。」他頷首。
殊不知那兩個傢伙已經做了什麼。

TBC

我已經懶到不知道自己在幹嘛了,想想台灣篇剩下的就丟番外,不要阻止我(幹
為了掀起我的熱情我要趕快打想打的部分,我想就這樣吧(超不負責任
我最近應該會打幾篇同人文調適,中秋節也會開放點文,如果大學沒消磨掉我對人生的熱情明天應該會更文(三小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uvikZane
  • 快開學就是要懶(誤)!
    好期待中秋的點文呀~超想看看老大跟Cross的文~(←早有預謀)
  • 好wwww 我會提早一兩天開的w

    高野 馨 於 2016/09/12 11:4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