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光無法穿刺黑影的頭部,噗莉身上也沒有多餘的符咒。
「這些是魂化狀態的人類。」死靈法師手上拋著一個白盒子。
「魂化狀態……?」她閃過一個黑影,能夠確實感覺到身為人類的實感。
「既然妳身為共主之一,這也是妳必須事先……」話沒說完,一道綠光從死靈法師前面閃過。
「本大爺不是共主吧?那麻煩你一邊說明一邊下地獄去!」握緊手杖,賴嚴很盡責的擋在她前面。
「魔法師,你確實不賴,但是你確定要對這些人類下手?」
「人類……」
她看著僅描繪出輪廓的黑影。
「欸欸欸雙馬尾妹,妳胸部還蠻大的我想我就跟妳說清楚好了,不要被死靈法師騙了,這世界上好的根本沒幾個。」賴嚴說著輕浮的話語,表情卻很認真。
「可是我的攻擊沒有用啊……」她有些動搖了。
「這裡是分屍間啊!雙馬尾妹,妳應該也知道人體拼湊出來的傢伙根本不算人類……硬要說是人的話才……」賴嚴止住了唸話,因為他注意到她的視線在牆上跟她一模一樣的人形。
「那是我的第六號完全體,所謂的魂化……將人類的一部分化成鬼魂,然後自由變化形態,激發更強的精神力……將會超越你們靈能力者跟魔法師的體系,噗莉小姐,妳跟妳姊姊非常驚人有50%左右的精神力被開發出來了,但是魂化的話,就算是普通人類也能夠直接跳到20%……比協會那群傢伙平均能力更強!」看見她的樣子,死靈法師露出自性的笑容。
「……」她看著這樣的情況,不自覺的握緊拳頭。
「雙馬尾妹,這樣就不是人類了。」賴嚴一邊代著她抵擋攻擊。
不是人類了……。
可是能做出這樣的人形,然後擁有感情……。
她的腦袋一片空白。
「雙馬尾妹!」賴嚴大叫。
這些黑影,還是人類的樣子嗎……。
如果毀壞掉的話,就是殺人了嗎……?
多數黑影朝她直衝而來,眼看就要碰到之際--


『我要講幾次?沒有大腦就別想哲學性的問題。』石竹一拳打飛那些黑影。
「石竹!待在這邊沒問題嗎!?」她回過神來,驚訝的看著眼前的鬼魂。
『妳是指死靈法師的破盒子?我可是妳的主人。』石竹冷著臉。
「啊……從屬契約……」畢竟還有這層關係,只要她沒事就不會被吸走。
『給我起來,我打的到的全部都算鬼,給我退治乾淨。』石竹露出憤怒的表情,「關於那個計畫,你們以為這種蠢蛋能夠勝任?」
死靈法師只是搖頭失笑。
「山下家的守護神……?妳才該是理解這個計畫的鬼魂。」死靈法師周遭聚集更多黑影,「時間差不多了,我該回去了。」
旁邊開了一個黑洞,死靈法師抱起那個跟她一模一樣的人形往裡頭走去。
「喂喂喂喂!尊重一下大奶妹好不好啊!」賴嚴簡直一把火上來,又再擊飛了兩三個黑影。
『這誰?』石竹不屑的問。
「美麗的小姐,我們去約會好嗎?」賴嚴原先想握石竹的手,卻發現穿透過去了。
「……哇啊啊啊啊啊啊機會都不是屬於我的啊啊!」抱著頭痛哭,完全忘記周遭還有一堆敵人。
『腦壞了?』石竹也忍不住汗顏。
「他好像是魔法師。」她再度握緊手中的白光。
如果不是人類,剛剛應該要擊潰的才對……。
『魔法師?我以為全死光了啊。』石竹冷哼,捏碎了一個黑影的頭。
黑影消失在附著的東西上面,發現是拼湊起來的屍塊。
『臭小鬼,妳還要以為這是人類嗎?』甩了甩手,『已經死掉的東西,再怎麼拼裝起來,還是死掉的。』
「可是、如果只是普通的鬼魂,我的攻擊是絕對有用的!」她叫道。
『所以我才說妳沒有腦袋……張奏佳的國家就有傳說著這種怪物……』話還沒說完,迎面再來一隻。
用腳踢穿黑影的腹部,順便甩掉已經變成屍塊的軀體。
她在腦海中搜尋類似的詞彙。
「!」她頓時靈光一現,立刻轉向旁邊也在奮戰的賴嚴。
「賴嚴先生,你那根木棍能變出什麼東西嗎?」她問。
「不要太難基本上可以啊,不過不知道來源從哪來……」
「日本山下家本宅三樓右邊走廊最邊間,山下家的收藏室裡頭……」
她一邊描述,能夠看見賴嚴的手杖尖端凝聚著綠光。


「那把很舊的桃木劍!」


綠光啵的一聲消失了,一把桃木劍掉到賴嚴手上。
「嘿欸……打殭屍啊……挺刺激的啊!」把桃木劍丟到她的手裡。
靈能力者不能對人類產生作用,即使人類的身體也算是一種物質,如果不用力打的話絕對是打不贏的,但同時也會消耗自身絕大的力量。
這種既不算是鬼也不能算是靈能力者的存在……效仿著人類隱藏靈魂的本能……。
「就是殭屍!」桃木劍散發出白光,一舉刺穿。
「哇喔!」吹了聲口哨,賴嚴的手杖上頭也凝聚了大把的火光。
『你這變態能這樣做為何不早點做?』石竹瞪了賴嚴一眼。
「我是沒想到這是殭屍啦,另外看雙馬尾妹胸部晃來晃去很賞心悅目啊。」
『……』
石竹冷著眼鄙視。
「人生的樂趣就是這個啊,我只想當普普通通的偵探看大奶而已。」聳聳肩,一口氣燒光那些黑影。
『噁心死了,人類中的敗類。』
「不要嘲笑男人的夢想,我的玻璃心傷不起。」
『我要回去了,這臭小鬼就交給你帶回去,要是你敢作什麼……』
「天啊!我怎麼敢啊!」
賴嚴露出誇張的的表情,一直擺手。
『臭小鬼,明天再談。』沒有瞪人,石竹就這麼消失在兩人的視線之中。
「雙馬尾妹,我助理應該也在妳那邊吧?」賴嚴輕鬆的挖著鼻孔。
「啊,對啊……剛剛跟小奏一起回去了。」
「跟妳一模一樣的那個人偶,胸部比妳大很多耶,有那個東西應該比情趣娃娃還好玩吧。」
「講這種話是你的習慣嗎……」
她完全沒有那個心情跟著賴嚴一起開玩笑。
想到那些事情,她的胃就一陣翻攪。
光是為了做出那種東西就殺了不少人,填充靈魂的話肯定又要再殺很多人。
而且還是第六個……。
她根本什麼也做不到,就算去了那個戴面具的男人那邊也什麼都做不到,無法改變現狀。
遲早會到那個男人那邊去,遲早會成為那些東西的一員。
這是那個男人的意思對吧?
她完全搞不懂為什麼這麼突然就和她扯上關係。
「雙馬尾妹,不用想太多啦,我的人生也是得過且過啊。」賴嚴拍了拍她的頭。
「可是這是人命啊!」她大吼。
「對耶,抓到那個真兇的話,至少還不愧對於那些被殺掉的人吧,也可以順利阻止更多人被殺掉,不然妳整天想著有人因為妳被殺掉了,不瘋掉才怪。」賴嚴聳聳肩。
「……我打不贏。」
「打不贏就來陰的啊,反正妳沒殺人也不可能被關。」
「……你真的是偵探嗎?」
「當然是,妳要知道偵探做的事情只有找到真相而已,其他的一直只有兇手跟警察而已在煩惱而已。」
她看著賴嚴。
「偵探可以做到的真的不多,我也沒有權力指誰就讓誰被逮捕,可是兇手卻最怕我。」
「你覺得那個人需要我,是因為怕我嗎?」
「正確!警察對兇手的威脅太小,只要躲得過或者是偽裝成自殺的樣子,基本上警察就無用武之地……」
賴嚴開始收納起他的手杖。
「但是,偵探有本事將那傢伙所隱藏的一切找出來,是靠腦袋在運作的,只要被害人委託的事情我們就必須做到,在壓力條件下能夠發揮讓兇手懼怕的力量。」
「……不是要將他打敗,或許就是把他挖出來也不一定……」
「強敵隱藏的軟弱將會掩蓋在他所執行的暴力之下,盲目的想以暴制暴是不行的。」
感覺這個人很難得講正經話,但確實有道理。
「雙馬尾妹看妳好多了,為了感謝我就讓我揉揉妳的……啊啊啊啊!」
一個鋼盆飛到賴嚴臉上。
「不知道你要講什麼,但是看你的表情又要性騷擾!」賴嚴的助理講著中文一臉憤怒。
「噗莉,沒事嗎?這裡怎麼那麼黑啊……」張奏佳走了進來。
「啊啊剛解決呢我超強的!」她露出笑容。
「沒事就好……對了,那個黑色的小盒子剛剛自燃爆炸。」張奏佳突然說道。
「嘿欸……」
她擺了個滑稽的表情。
「什麼啊……我們快回去啦……」張奏佳汗顏。
「好!賴嚴先生先跟你道別了!」她拍了拍身上的灰塵。
「啊,掰掰。」
她無聲的朝賴嚴說了聲謝謝,拉著張奏佳的手回房了。


『石竹小姐,解決了?』凌霄看著石竹一臉輕鬆的穿了進來。
『沒什麼解決不解決的問題,遇到了東方變態魔法師。』石竹嘆了口氣。
房間只剩下Monster神色痛苦的在睡覺,想必是夢到了感受壓力的事情。
『變態魔法師……?噗莉還好嗎?』雖然真的很好奇是怎麼變態法,但是凌霄知道現在不該問這個。
『大概是遇到挫折了吧……』很難得的,石竹開口講起心中的困擾。
『年輕時遇到挫折是難免的,如果是噗莉的話,我想一定可以站起來的。』凌霄微笑著說。
『我在想是不是我們的教育出了問題……沒辦法對那個孩子說出激勵的話,只能讓她不斷接受挑戰,讓她自己想辦法,可是這個年紀遇上無法解決的問題,只會讓她難受而已。』
石竹的表情有些懊悔。
『你們教她樂觀,卻沒有教她如何面對問題思考是嗎?逃避也未必是不好的……』凌霄苦笑。
『我不希望她逃避,她也乖乖的全盤接受……如果這孩子有叛逆期的話,或許我就不會覺得愧疚了吧。』
『她不可能叛逆不是嗎?』
『……』
『石竹小姐,你們教出的孩子非常棒,她會對自己迷惘是正常的,身為從屬就應該讓她自己選擇接下來要怎麼走,我們只需要幫助她不讓她走偏就行了。』
石竹看著凌霄,自己想把噗莉放在變態魔法師那邊,也是希望那個傢伙能給噗莉一點啟示。
這個部份就算是身為從屬的她也無法做到。
『我反而覺得是我們太寵她了啦。』凌霄嘗試用較為輕鬆的語調說著。
『……?』
『她走到現在我們大家都在幫著她,她當然不會思考,如果能讓她自己想出一些辦法,我們可能就可以輕鬆一點了。』
『這就是讓孩子成長的辦法嗎……』
『姊姊跟妹妹一樣,從小都只會把那些知識背起來學習,但是姊姊能夠解決問題,妹妹卻只能透過受傷才能成長,或許是因為我們大家都護著她也不一定,讓她自己站起來,這樣會不會好一點呢?當然是給她一點引語才能讓她自己思考,先讓噗莉學會活用腦袋的中的知識,再讓她自己學習,慢慢引導她就可以成長了!』
『……我知道了。』
石竹放鬆緊繃的神經。


或許,那個戴面具的男人才是噗莉成長的關鍵。

TBC

公司用火狐比較順......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uvikZane
  • 火狐很順嗎?(重點誤
     期待下一章XDD~
  • 在公司調整文章的時候用估狗整個超卡wwwww

    高野 馨 於 2016/08/31 12: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