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太緊張了。」礙於在場有未成年的人,山下莉華只能把菸收起來。
「抱歉。」井上翔太正襟危坐,雖然兩人有一段距離,但他還是有點緊張。
「你不擅長交朋友?」她挑眉。
「……」沉默。
「呃,讓我來猜,你的朋友只有噗莉他們?」她也一樣,不過也不會像對方那樣就是了。
「……嗯。」點了點頭。
「我看你在學校很受歡迎?是因為不擅長和人溝通嗎?」她的指節敲了敲桌面。
「……對。」
有種審訊犯人的感覺。
她嘆了口氣。
「我不想問原因,只不過,你應該對人放鬆一點才對。」她說,「比如說,你將全部的感覺都投注在噗莉身上的話,她會更辛苦,反而造成她不必要的困擾。」
「是這樣嗎?」有些困惑。
「沒錯啊,你難道不是很堅持保護人家但是至今做不到?」挑起眉,她進一步問。
看來好像戳中痛處了。
「……我當然知道,不管哪方面我都比她弱……」他握緊拳頭。
「對戰這種事情,強用蠻力還是比不上腦袋啊,這裡唯一能走策略戰的人只有你了。」她想了想,還是如此說道。
「策略戰?」
「雖然現在講還太早,但是你也知道我們其實沒辦法像這樣悠閒的旅遊。」
「是因為那個戴面具的人嗎?」
山下莉華點點頭。
「大……那個人並不是像噗莉和Monster這種,光靠強力攻擊就能擊退的人,就算張奏佳也來湊一腳,但她也不是屬於動腦類的,這個群體大部分都是仗著自己本身的強大精神力去應付戰鬥的人。」她分析道,「噗莉大致上有跟我提過你在進行檢查的過程,在一邊接受攻擊防禦的時候還能對自身產生治癒,這非常厲害,再加上你的從屬。」
「凌霄?」他微微歪頭。
「和石竹大人一樣等級的鬼魂,再加上你應該沒有真正控制好你的精神力才對,所以在你無時無刻都給他精神力的狀況下非常強硬。」她想到自己的妹妹沒做好老師這件事就覺得羞愧。
「咦?噗莉不是讓我訓練用靈術來……」
「所以我說,你太依賴人家了,這世界上還有許多比山下噗莉還厲害的人,再加上你沒有辦法使出像樣的靈術,只能依靠武器做媒介,除了給你自信以外,你還必須提升自己的實力。」
「……」
「別看Monster只會揮拳,他可是我奶奶的弟子。」
他當然知道。
這他都知道,能夠做的事情太少,還有目前的實力根本遠遠不夠。
「聽著,我剛剛可是說你還有腦子可以用。」她撥了撥頭髮,露出平常的自傲神色,「讓我來幫你如何?」
「咦?」
「我可以教你山下噗莉教不到的東西,但是我會比任何老師還要嚴格。」
她盯著對方。
「能夠進步嗎?」
「這是當然。」
這件事情會危及到妹妹的性命,她不由得多做幾層打算。
幫助他提升實力也是一環,她總覺得噗莉會主動去找那個戴面具的男人。
在那之前,她要做所能做的。

「呼……到底有完沒完啊!」張奏佳抓狂的大吼。
圍著中間靈魂周遭的黑影越來越多。
「小奏,有辦法拉住靈魂嗎?」噗莉也覺得這不是辦法,她問。
「蛤?我怎麼可能碰到啊!」張奏佳不知道噗莉想表達什麼。
「給妳!」噗莉笑嘻嘻的,拿出一張符咒,「趁著我打開盒子的時候,把那個傢伙的靈魂給釘住喔!用刀固定在牆壁上就好了。」
「這麼快!?」張奏佳接過那張符咒,「話說,早點這樣做不就好了嗎?」
「我以為會很快就結束嘛!」
「……妳真的是……」連生氣都沒有力氣,張奏佳將符咒貼到刀上。
「別生氣嘛!」她笑嘻嘻的說。
「我準備好了,快點。」
手上握著那個小盒子,她的心情有點緊張。
「噗莉……?」張奏佳看著她,嘆了口氣之後,嘴角微微一笑,「別緊張,不會有事的。」
「我當然知道啦!」她逞強地說。
這是人命,她一定要謹慎。
「3」
「2」
「1」
將盒子上頭的符咒撕掉,張奏佳前面的鬼魂蠢蠢欲動,朝她的方向直衝而來。
張奏佳往前奔去,迅速地用刀釘住目標。
「哇啊啊!」她身旁的那個女子正在尖叫,顯然也是看到了這個畫面。
「噗莉!」張奏佳喊道。
幾百根的銀針穿過黑影們,黑影們頓時消散。
「呼呼呼……嚇死人家了啦!」趕緊將盒子用符咒貼好。
「妳做得很好。」張奏佳脫力,跪坐在地上。
「我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她苦笑了一下,被釘住的那個靈魂看著她。
『日本人?』原以為會說中文,沒想到從靈魂口中吐出的是她國家的語言。
「是的。」她點點頭,「你的身體跑哪去?」
『被該死的死靈法師幹走,剛好我也幹走他的道具,差不多啦!』那個靈魂擺擺手。
「可是你的助理剛剛差點被鬼玩死耶……」她愣愣的看著那個靈魂。
『……煩耶,被擺了一道。』那個靈魂嘖了聲。
「你是魔法師對吧?」她問。
『算是吧,別告訴我的助理啊……她只是普通人。』靈魂露出無奈的神色,『我們來這裡辦一件兇殺案,結果那個委託人就是兇手啊,警方當然查不到死靈法師幹了什麼事。』
「他要那麼多鬼魂幹麻?」她好奇的問。
『你們應該是靈能力者,我想你們知道從屬契約這種東西吧?』靈魂無奈的說。
「嗯啊。」她點點頭。
『跟你們這種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才能扶養鬼魂的人比起來,死靈法師根本就是流氓啊!』靈魂想到委屈的地方,又不悅地叫了起來。
「感覺的確好像喔!」她笑了一下。
『他們拿妳手上那個道具吸引鬼過來,把鬼的自主意識消滅的差不多,只留鬼的力量,反正就是用道具跟魔法把鬼當畜生用啦!』靈魂激動地說著。
她愣了一下。
幸好當初井上翔太沒有看死靈法師的書便還給她了。
雖然她也有看過,不過沒有深讀,幸好沒有釀成大禍。
『啊當然剩下力量不就好辦事?我看他八成就是走火入魔了幹!難怪什麼錢都付得出來!』靈魂不停的踢腿。
「你太生氣了吧……」她有點驚訝於對方的憤怒。
『沒錢拿又被搶走身體,誰開心的起來啊!』靈魂咬牙切齒的。
「那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她問。
『當然是讓他去自首歸案啊,我是偵探又不是慈善事業,還要把他的錢都拿過來花!』
真是忠實欲望的人,她很佩服。
「可是這個狀態可以嗎?」
『……』
看來不行吧。
「小奏,妳先回去吧,剩下的我來幫他就好!」她笑嘻嘻的對著張奏佳說。
「妳可以嗎?」張奏佳擔心的問。
「妳也累了吧……趕快回去休息!那位小姐也先帶到我們房間吧,好人要做到底嘛!」她將刀還回去,也順便收走自己的符咒。
「確定嗎?」張奏佳問。
她點點頭,「最好讓松柏守著大家的房間。」
「……我知道了,妳要小心。」張奏佳最後還是點頭答應。
『妳想要實習魔法師嗎?真奇妙。』
「才沒有呢,想想自己解決就好了!」

靈魂帶噗莉來到一間房間前。
『我的身體就在這裡,妳到底為什麼不帶多點人啊?』
「多帶任何一個鬼魂或人類,反而更難辦事,把那個小盒子放在小奏那邊,你也可以順利地躲開。」
『先說喔,他非常難對付!妳不行就不要勉強,靈能力者的鬼魂更可怕。』
「我知道的啦!」她笑嘻嘻的說,「打不贏就放生你囉!」
她想確認一件事情。
這個死靈法師所操控的黑影,感覺跟在嘉義遇到的追兵很像。
如果順利的話,就可以稍微知道那個面具男的線索。
『先奪回我的身體,這樣比較好辦事,沒那個蠢盒子我就贏定了!』
「嘻嘻,那就照你說的做吧!加油!」她為自己打氣道。
打開門,裡面有一陣惡臭傳來。
『讓我的身體待在這種髒地方,啊啊啊啊啊受不了了!』靈魂比她還要激動。
「裡面都是屍體啊……」她皺眉。
『屍水很髒耶,天啊,他以為在演什麼餃子電影嗎!』靈魂一直抱怨。
「……有點想吐。」感覺胃酸一陣翻攪,她走出第一步。
周遭都是破碎被堆積的屍塊。
她前進著,越是能感覺到在嘉義所感受到的氣息。
衝著她來的嗎?還是這個魔法師?
走到了盡頭,她瞪大雙眼。
『……糟糕啊,我的身體還在嗎?』靈魂也停止一路以來的抱怨,認真的看著眼前的景象。
「還在,這個東西沒有你的靈術。」她腦袋停止了思考。


牆上掛著跟她一模一樣的人、不,應該說是肉體。

 

「本尊駕到了嗎?」一道聲音打破她的思緒。
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乍看之下道貌岸然的人。
「這是Boss委託我做的,看來一模一樣我就放心了,漂亮嗎?」那個人站在眼前。
『欸你他媽倒是先把我的身體還來啊!』靈魂擋在她身前,憤怒的說。
「啊,魔法師先生,兇手被你殺掉了啊?」
『什麼鬼啊!就是你吧!還為了表示負責找偵探來啊!』
無視靈魂的叫罵,那個人盯著她看。
「只要填充靈魂,這個孩子就能動了。」那個人說。
「到底是為什麼要這麼做啊!」她吼了出來。
這明顯是那個戴面具的男人指使的。
為了創造出「她」,殺了這麼多人……。
「為了大人的遠景,在妳還沒獻身給大人前,這個只是道具而已。」那個人說。
「就因為這樣……」她能感覺到雙拳的顫抖。
「妳不能理解嗎?」
「怎麼可能理解!」
她拿出符咒,惡狠狠的瞪著眼前的人。
「大人說要留妳的命,那麼就只好帶回去了。」那個人彈指,前面出現了無數道黑影。
扔出去符咒的動作,引來一連串爆破。
「我真的生氣了,你們看著辦好了。」咬緊牙,她露出憤怒的表情。
「大人很期待喔。」那個人勾起一抹笑容。
「還有我賴嚴!他媽真是受了不少照顧啊!」急忙的站了出來,剛剛的靈魂似乎找到了自己的身體。
「魔法師……錢都匯了,還要這樣趕盡殺絕嗎?」那個人聳聳肩,「也罷……你們就一起去為大人效命吧。」
她只是瞪著那個人,手上凝聚一道白光。

「!」石竹一驚。
「怎麼了嗎?」凌霄問。
「不、總覺得怪怪的……」石竹喃喃自語,「臭小鬼應該沒事吧。」
「別緊張,現在是旅遊啊。」凌霄露出笑容。
「不……我去找她,別告訴其他人……我等等就回來了。」石竹搖搖頭。
「石竹……?」凌霄愣了愣。
「有一股很強烈的情緒從臭小鬼那邊傳來……」
「我知道了,有什麼事情趕快回來告訴我。」
「嗯。」
話一說完,石竹就消失不見了。
「哇啊啊……石竹生氣了!?」海洛英突然驚叫。
「呃……也許。」凌霄乾笑了聲。


希望只是錯覺啊。

TBC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uvik.Zane
  • 感覺越來越刺激了XD!!!!!!!
    期待後續呀!!!!!!!!!!!!
  • 就是要刺激xDDD
    感謝支持!!!

    高野 馨 於 2016/08/25 08:0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