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今晚住這?」山下莉華看著眼前的豪華會館,「我的確是說要不差的,可是這個也太詭異了吧。」
「這附近的都滿了的樣子。」張奏佳聳聳肩,「聽說變得很便宜,好像前陣子某間房有死人,警方正在調查所以沒人住。」
噗莉眼神一亮,「我要住有死人的那一間!」
「怎麼可能。」張奏佳翻了個白眼。
「……總之,在確認其他房沒問題的情況下,我們趕快登記吧。」井上翔太說。
「等一下,今天還是要抽喔!而且這次是一個人抽對方,猜拳決定順序吧!」噗莉再次拿出籤筒。
兩個男生對看一眼,安寧的機會一下就被用掉了?
「相信大家都會乖乖的,所以就和諧的促進感情吧,對了,和奧爾多安同房的話就不用擔心了喔!」噗莉笑嘻的說。
奧爾多安斜了一眼噗莉,沒有說話。
猜拳之後。
「看來幸運的傢伙就由我來抽了。」推了推眼鏡,奧爾多安手往籤筒一伸。
「田……」
「不准叫那個名字!」Monster窘迫地大喊。
「我在睡覺時間會回到我家,如果你覺得很尷尬,可以去逛逛等睡覺之後再回來。」奧爾多安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如果你要做心理諮商也可以。」
「給妳心理諮商只會增加心中的陰影面積而已。」張奏佳無奈道,「接下來再猜拳決定吧。」
再一次猜拳之後。
山下莉華聳聳肩膀。
「噗莉,不能跟昨天同房的人同房的話,我就只能抽妳跟翔太而已。」話一說完,山下莉華就把手伸向籤筒。
「今天跟小奏同房喔,噗莉。」
「沒關係,我還有兩次機會!」噗莉笑嘻嘻地接受。
「翔太,你沒意見嗎?」山下莉華看著有點緊張的井上翔太,「今天鬼魂們來我們這間好了。」
「我沒意見。」井上翔太壓下緊張的感覺,固作冷靜地說。
噗莉看見這個樣子,想起井上翔太原本就不是擅長跟別人相處的人。
山下莉華雖然回來也有一段時間了,可是除了吃飯時間也沒說過多少話。
畢竟一直都跟熟人在一起啊。
『不,我們剛剛決定要去填補Monster對鬼魂的空虛。』海洛英笑嘻嘻的開口,『抱歉啦莉華!』
「是嗎?」山下莉華聳肩。
「我沒問題的!」井上翔太說。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隔壁房突然傳出慘叫。
「!?」噗莉一驚。
「好沒禮貌的客人啊。」張奏佳汗顏。
「小奏,我們去看看啦,妳會中文啊!」推了推張奏佳的肩膀。
『我也覺得,這邊畢竟才剛死過人。』松柏認同地說。
「也是啦,松柏你先放開。」張奏佳無奈地推開趴在身上的松柏,「如果要幹架的話還是要靈活一點啊。」
「你超強的耶,真的一整天都趴在上面!」噗莉笑嘻嘻的說,「還有力量到底是怎麼恢復的啊?」
『妳忘記奏的精神力是全開的狀態嗎?』松柏走在張奏佳身後。
「喔對耶,誰叫她不能用靈術。」跟在旁邊,噗莉敲了下手。
『抵擋靈術本身就是靈術的一種,奏不需要其他的能力輔助。』松柏搖搖頭,『山下家繼承人,再加油一點吧。』
「態度真的差超多的欸。」噗莉一邊笑,「外面怎麼沒有人啊?」
『有很多朋友呢。』松柏指了指裡面,『妳代替我進去。』
「嗯?哇啊啊!」噗莉被噴出來的女性內衣嚇到了。
『我回去房間等,幫我跟奏說一聲。』揮了揮手,就這麼消失在原地。
「什麼……咦咦!」接二連三的衣服噴了出來,噗莉連忙接住。
「噗莉來幫忙,裡面太多了!」張奏佳的聲音從裡面傳出來。
「好喔!」噗莉很有精神的應聲。
從口袋拿出備用的符咒。
「看我的!」迅速的將符咒丟出去。
刺眼的白光從房間裡面炸開。
許多殘破的黑影從裏頭竄了出來,噗莉這才拎著別人的內衣褲走進去。
「小奏,還好嗎?」看著地板上全裸的女子,再看看張奏佳一臉無奈的神情。
張奏佳和那個女子說了幾句中文。
「她剛剛衣服被一大堆的鬼魂剝光,她好像是跟著自己的老闆來這邊調查命案的。」張奏佳搶走她手上的東西交還給那個女子。
「怎麼會遇上那種事情啊……」雖然那個女子真的看起來身材很好,但是這樣也太奇怪了吧。
那女子對張奏佳說了幾句話,張奏佳露出困惑的表情。
「她說這間旅館還有住著一個有錢人,是他們的委託人,她的老闆現在正在命案現場觀察線索要她回房。」
「欸?這樣很奇怪啊,鬼應該會聚集在命案現場,除非是……」
噗莉一愣。
「現在要前往命案現場了嗎?」張奏佳嘆了口氣,「松柏呢?」
「他說要回房間等妳,應該是怕看到女生裸體吧。」她笑嘻嘻的說。
張奏佳聞言,回過頭對那女生說了幾句話。
「這附近都沒有動靜,照理說翔太他們早就應該出現了,剛剛那個白光石竹也沒感覺到嗎……」噗莉看著空蕩蕩的走廊。
「她說老闆交給她一個東西,要她好好保管。」張奏佳從那個女子那拿來了一個小盒子,「那麼多的傢伙應該都是衝著這個來的。」
「……好不祥喔。」噗莉端詳著那個盒子,「啊,松柏應該對這種東西過敏,正常鬼魂是很喜歡的喔,但是會讓鬼魂或神祉失去理智。」
「他真的不是甚麼地方神之類的嗎?」張奏佳汗顏。
「這要問他喔,他應該也不會跟妳講吧?」噗莉拿幾張符咒壓著那個盒子,「總之,以不要打擾到大家的方式去找她的老闆吧!」
「石竹他們呢?要叫上嗎?」張奏佳問。
「這個東西對他們來說很危險,尤其是海洛英,死亡年份尚淺的鬼更容易受到蠱惑,就不要好了,而且從剛才開始他們也沒發現這邊出了什麼事情,要是隨意攪和就慘了。」噗莉認真的說。
「我知道了,那這個東西是什麼?」張奏佳指著被符咒封死的盒子。
「這個是魔法師的東西喔!而且還是死靈法師的!正常人類拿著大概沒一個月就會死人吧?」噗莉笑嘻嘻的說。
「……」汗顏。
張奏佳又回頭跟那個女子交談,過了不久,等那個女子整裝完畢,三個人準備前往命案現場。

噗莉跟張奏佳在經由女子的帶領,來到了命案現場,但是一到女子又是一陣慌張。
「賴嚴呢!?」女子用中文高聲叫著。
「誰?妳老闆嗎?」張奏佳抽出長刀,往前站到女子前面,用著中文反問。
「這裡剛才沒有這麼亂……那個大白癡!」女子慌張地環顧四周。
「妳應該看不到吧?」張奏佳問著。
「看到什麼?」女子往張奏佳身旁瞧,似乎也想看出什麼。
「我不是說惡靈把妳衣服剝開嗎?」張奏佳翻了個白眼。
「啊……我的確是看不到,主要還是要找到我的老闆。」
「妳老闆在原地啊,被前面那群傢伙圍住了。」
「咦!?還是惡靈嗎!?」
張奏佳嘆了口氣,用回日文轉頭跟噗莉對話。
「妳知道該怎麼做嗎?那群鬼挾持了人家的老闆,結果這傢伙還看不到。」
「看不到是正常的啊,這只是她老闆的一部分而已喔。」
噗莉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
「啥?」張奏佳一愣。
「她老闆是魔法師喔,一邊讓軀體自由活動,一邊讓靈魂留在這裡,我的話完全做不到。」噗莉笑嘻嘻的說,「好棒喔!台灣真是強大的國家!東方魔法師耶!」
「……我一點也開心不起來是怎麼回事,那我們要怎麼救她的老闆出來?」張奏佳汗顏。
「這個喔,只有小奏可以做到喔,因為我用符咒的話就會傷害到她老闆了!」噗莉笑著說。
「這麼多欸!?不是開玩笑的吧……真的假的啊……我已經洗過澡了耶……」張奏佳有點欲哭無淚地說。
噗莉笑嘻嘻的沒說話。
「天然黑……好啦好啦我等等再去大眾池洗啦!」張奏佳不甘願的衝上前去。
噗莉站到那女子身旁,給她一個笑容。

Monster總覺得外頭怪怪的,雖然這是他想離開這個該死的地方的藉口。
『欸,怎麼又轉到你了呢?大冒險還是真心話呢?』海洛英拿著空的瓶子,一臉開心的說。
「……真心話。」他默默地說,在一旁的奧爾多安輕鬆寫意的寫字。
那八成是為了作弊而施展靈術吧。
『現在有喜歡的女生嗎?』海洛英笑嘻嘻地問。
「沒有。」他非常認真的回答。
『你問錯問題了,你要衡量一下他的狀況才能問出丟臉的題目啊。』凌霄在一旁說。
『我認同,這題重答,除非你現在說一個比較在意的女人。』石竹冷著臉。
他默默的在腦海中搜索認識的女性。
會長?不,他們一定會圍堵他,很麻煩。
噗莉?石竹聽到應該會諷刺他沒大腦,還是算了。
張奏佳?……那個有壓迫感的鬼魂會來,不行。
奧爾多安?等等一定會被報復,算了。
果然還是……他在心中對那個人不停道歉。
「山下莉華。」他敷衍的說。
『耶耶耶耶耶耶耶!?莉華的春天要來了嗎!?』海洛英掩飾不住眼中的興奮,『哇!年齡差五歲耶!』
『真看不出來,喜歡大姊姊類型的?』凌霄帶有揶揄的神色,讓他無比後悔說出這個名字。
『難怪你那時候要救她,大家還誤會她的時候也沒看你說過半個字。』石竹嘴角掩飾不住笑意。
「人家想法比較成熟,你要學會撒嬌才行。」奧爾多安似乎也覺得這個話題很有趣,終於放下筆。
「……」他一點也不想。
『我超開心的,莉華因為責任都很少談到這塊耶!要好好照顧我們莉華喔!』海洛英開心的在天空中打轉。
「……我們沒在一起。」他提出重點。
『女孩子就是要追求啊,當初你那個英雄救美應該加分不少吧?』凌霄認真的分析。
『她應該會對你態度比較好一點,我們會盡力幫忙的。』石竹說。
「……」他默默的看著三個興奮起來的鬼魂。
『莉華從小就沒朋友,如果從普通朋友開始關心她的話,莉華也會很開心的喔!』海洛英說。
「你很關心她。」奧爾多安撐著臉頰,往海洛英的方向看。
『當然啊!我是莉華的好朋友啊!』海洛英翹著鼻子,『可是她難過的時候只會在那邊喝酒然後什麼也不跟我說!討厭喝酒抽菸!』
『你明明就是死在吸毒上還有健康的堅持啊……』凌霄汗顏。
『我是被動吸毒的好嘛!』海洛英眼球轉了一圈。
『不會喝酒不是男人。』石竹冷哼。
『我還年輕耶你們兩個哇啊啊啊啊啊啊--!』海洛英的臉頰一邊一下,狠狠被揍了。
『我也還年輕啊。』凌霄微笑著說。
『對女人很沒禮貌啊你這傢伙。』石竹瞪著海洛英。
『Fucking asshole……』海洛英按著臉頰,痛苦的呻吟。
「他們應該知道你不是真的喜歡人家。」奧爾多安看著三個鬼在那邊玩鬧,一邊對著Monster說。
「那就好。」Monster嘆了口氣。
「不過他們應該會認真的讓這件事情成真。」奧爾多安笑了一下。
「……」
不,這就不用了。

TBC

沒爆點的爆點(?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