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似乎很驚訝我有人類的臉孔。」那個東西說話了。
「當然啊我一直以為你是沒有臉的痴漢。」噗莉抱緊樹幹,就算那個東西長得很好看,危險程度還是讓她覺得不該隨便相信任何人。
「癡漢?那是什麼?」那個東西歪著頭,疑惑的問。
「……你不知道?」對方可是把姊姊耍著玩的大魔王,怎麼可能不知道現代用語?
她思考著,殊不知石竹在場的話一定會冷嘲熱諷一番。
「簡單來說就是讓人不舒服的傢伙!」她指著那個東西,「我好好睡覺你跑來找我幹嘛啦!」
「想見妳。」那個東西毫不猶豫地說。
一陣雞皮疙瘩起來。
「呃,謝謝,那個啊……我明天要去台北,你可以先放我一馬嗎?你應該喜歡我漂亮的樣子吧?是吧?」她在內心和大家道歉,她知道如果對方有意願,這棵可憐的檳榔樹會立刻消失。
「台北?台灣嗎?跟追丟的那兩個傢伙有關?」那個東西突然問道。
糟了!
「幹麻沒事追人啊?」她假裝好奇的問。
「……因為他們要找妳,我也想見妳。」那個東西單純的說。
不對,這跟對姊姊的態度完全不一樣啊!當初對峙的態度也不一樣!有兩種不一樣的人格嗎?
「我想要妳。」那個東西也直接的對著她說。
「呃……我覺得我們可以先從認識開始,你知道的,很少人直接從上床開始的。」她在內心祈禱這個詭異的地方立刻消失。
突然檳榔樹應聲斷裂。
「咿咿咿咿咿!」她掉了下來,恰好被那個東西接住。
好了,現在要先以身相許感謝救命之恩是吧?
「女人,話這麼多做什麼?」一個翻身,那個東西壓在她上面。
她覺得人生差不多了,雖然被強姦之後她可能還是活得下去,但是她覺得她一定會先被石竹幹掉。
「為什麼是我啊!不能因為你看了我一眼之後就覺得我是真命天女啊!」她雙手堵住那個東西的嘴巴。
「我中意妳不行嗎?」那個東西用力抓著她的手。
當然不行!
「我喜歡倔強的女人,不過我已經不想等了,不如我們交換條件?」那個東西看著不停扭動的她說道。
「呃……你可以說說看……」總之先想辦法離開這裡。
「如果現在跟我走,我就不殺妳姊姊,妳姊姊也可以一起來。」那個東西摸了摸她的嘴唇,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真棒,莫大的恩賜。
甩甩頭,在內心諷刺果然是被石竹影響太深了。
「去哪?等等,我才不要3P!」拍開對方的手,「被強姦就算了還不是一對一,我的內心只會一直受傷而已啦!」
「女人這種東西不就是用完就丟了嗎?」那個東西湊近她,「所以是拒絕嗎?」
她感覺她睡衣被掀開,那令人感到噁心。
「你要是再做下去,我就咬舌自盡喔!」她的腳很努力想踹對方的重要部位,可惜對方似乎用了什麼靈術固定住她的腳。
「不,妳還不能死。」那個東西停下他的動作。
她覺得這裡應該就是夢境,只要突破某種限制或許就能夠施展靈術。
將衣服穿好,她在離那個東西有點遠的地方站直。
「妳認為奇蹟存在嗎?」那個東西突然丟出一個問題。
先不提為什麼對她興致全消,但是她非常高興。
「看狀況吧?」她答道。
「是嗎。」顯然預料到這樣的答案,那個東西面無表情的說。
她看著那個東西,猶豫了一下。
「我先說,我真的非常討厭你喔!可是我不能夠放著別人困擾不管,你有什麼問題就請在安全距離內說出來吧!」她在前方劃出一條虛擬的線。
「我一直認為妳就是奇蹟。」那個東西篤定的看著她。
「我?」她指著自己,「奇蹟這種東西非常抽象,如果說很湊巧因為家規沒有被墮掉的話,那也算是一種奇蹟就是了。」
似乎又轉回去另一個人格,她看到那個東西低頭沉思的樣子。
「每個人定義奇蹟的想法是不一樣的,你是怎麼定義的?」她可以看出對方很困擾的樣子。
「就是妳。」又再一次的說著。
「我嗎?為什麼呢?就因為你曾在過去看到現在的我嗎?」她疑惑的問。
「妳是不一樣的。」凝視著她,似乎想從她身上找到什麼一樣。
「比我強還更有天賦的靈能力者還有很多很多喔,將他人當作自己的奇蹟是不是太沉重了點呢?」
「山下噗莉在這世界上只有一個。」
「你對我好執著唷。」
她忍不住汗顏。
畢竟還是敵人,會威脅到姊姊的性命跟自己的安全,山下爺爺他們出國的原因也跟這個東西有關。
雖然她本來就不應該做沒必要的關心,但她還是覺得很詭異。
那雙眼睛彷彿不存在一樣,看著她,卻又沒看。
「靈能力者會成為這個世界的主宰。」那個東西走到剛剛她劃的虛擬線前。
「咦?」她愣了一下。
「所以一定要有妳才可以,我跟妳一起的話才會成功,不論我做出來多少個……」那個東西的聲音逐漸模糊。
做了什麼?什麼主宰?
「講清楚啊,等等啦!」她伸出手,那個東西跟視線也一起模糊了起來。
「下次再見面吧,噗莉。」

「!」噗莉睜開雙眼,是旅館房間的天花板。
對了,她來台灣旅遊。
『妳睡飽了?』石竹從窗外飄了進來,『現在是早上四點四十四分。』
「好不吉利唷……」她抖了抖,「奧爾多安很詐耶!還跑回家睡!」
『對她來說這種偷渡行為比吃飯還簡單吧。』石竹聳聳肩,『七點才要出發,妳不再睡一下?』
「精神還蠻好的耶。」誰知道倒了下去會不會又遇到那個東西。
『妳怎麼了?別告訴我是想家,我會笑。』石竹看著她有些難看的臉色問道。
「那個啊……我有什麼魅力嗎?比如說會讓人想強姦我之類的那種?」她歪著頭,做出疑惑的表情。
『……妳有魅力?』石竹上下打量她之後便不屑的哼了聲。
「妳看吧……那個石竹,可以不要告訴別人嗎?」她看著自己的手,有些不安的說。
『喔?看狀況吧?如果是未成年性交,就算是妳被強姦我也會想辦法讓妳被告。』石竹冷著臉。
「我其實剛剛夢到那個面具男了。」
與想像的不一樣,石竹徹底的愣住了。
『妳為什麼要我不說出去?』發現自己的失態,石竹整了整面容。
「雖然很可怕,但是更多的是困惑。」她看著石竹,然後將剛剛發生的事情告訴對方。
石竹冷靜的聽完這一連串的事情,然後冷靜的吐一口氣。
『臭小鬼,妳連做個夢都可以惹麻煩。』石竹帶著無力的口吻。
「啊哈哈……我也不想嘛!」她乾笑。
『妳應該知道我們一定打不贏,如果他想,隨時都可以照他想的做。』難得沒有冷嘲熱諷,石竹嚴肅的說,讓牙刷跟洗臉用品掉到她的手上。
「我知道的啦……可是心中就覺得好奇怪,為什麼是我呢?的確這個世界上只有我是山下噗莉,可是不見得只有我能做到他所想的事情……」她從床上站起來,準備盥洗。
『但他就是要妳,而且他似乎也找過替代品的樣子,臭小鬼,遲早有一天妳會去他那裡的。』
「是這樣?遲早有一天啊……總覺得很無力呢……」
『在那之前,我不會放輕對妳的要求,妳也別想著去那邊只是被強姦就了事了。』
石竹恢復冷嘲熱諷的口吻,正當她覺得可惜時,頭頂上砸來一台吹風機。
「好痛!石竹妳幹嘛啦!」她壓著頭頂。
『因為妳腦袋裝屎,這種哲學性的問題妳當然沒辦法解決,根本浪費時間。』石竹翻了個白眼,『去了就知道了,反正打不打得贏是其次。』
她歪了歪頭,然後笑了出來。
「欸,對耶,好像有道理喔!到時候去要不要帶防狼噴霧啊?」她認真的問,「還是我先想辦法上一次翔太……」
『顯然妳不太懂我剛剛說的,我一定會想辦法讓妳被告。』石竹又一次讓吹風機狠狠砸到她的頭。
「痛死了,只是開玩笑的啦!什麼嘛!好兇喔!」她不甘願的喊著。
『只有愚蠢的人會開低級的黃色笑話。』石竹冷哼。
「妳也常常講低級的笑話耶!」她瞪著石竹。
『喔?我只是陳述事實而已,對妳。』石竹一臉你奈我何的表情。
跟平常一樣,她又忍不住笑出來了。
『臉部神經失調?可憐。』石竹嘲諷道。
「是,石竹大人說的都對。」她笑嘻嘻的說。

台北 台北市立美術館前

「台灣的溫泉跟日本的溫泉有什麼不一樣嗎?」噗莉問一旁的人。
「照理來說是沒有,不過我來日本之後也沒泡過溫泉啊!」張奏佳看著地圖,「可能會因為地質的關係而有所不同吧?」
「小奏,台灣是鬼島嗎?」噗莉突然冒出一句話。
「嗯?從某種方面來說是吧?怎麼了?」張奏佳疑惑的問。
「這地方早上也有這麼多嗎?」噗莉指著某個方向,有點擔憂。
「那就別管了吧,等等還要去別的地方,台灣人是很堅硬的民族呢。」張奏佳一臉輕鬆的說。
現在只剩張奏佳跟噗莉還有Monster站在館內不知道要做什麼。
「他們還要一段時間,找個地方坐坐?」張奏佳提議道。
「好啊!」她笑嘻嘻的說。
美術館裡有類似休息區的地方,他們三個人圍在一張桌子前。
「等等去士林夜市?照這個速度明天應該還可以去淡水之後再南下。」張奏佳問。
「夜市?」噗莉歪著頭。
「類似廟會的東西,會有很多攤販每天晚上出來擺攤。」張奏佳撐著下巴,「而且有賣很多好吃的!」
「好吃的!?」噗莉差點就站起來,「這裡的東西真的都好好吃喔,會有更好吃的嗎?」
「一定有!」張奏佳也頗為振奮的說。
Monster靜靜的看著這一切。
但是他很好奇松柏為什麼一直黏在張奏佳身上還很開心,是腦袋被打壞了嗎?

TBC

雖然中間還是有去其他地方,但是住在台灣的本人,實在是不懂觀光(汗顏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魯本
  • 很期待之後的發展!!!!!
    宅在家裡也不懂觀光的人+1
  • 謝謝XDD
    雖然很早起但是就是不想出門(欸

    高野 馨 於 2016/08/18 21: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