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柏第一次看見有人可以這麼輕鬆的從黑洞裡面走出來。
「長髮鬼?張小姐去哪?」奧爾多安問。
『奏還在學校,等等回來。』他回應道。
「忘了她要上課,也罷,就在這邊等她,順便跟你聊聊。」坐在張奏佳的床上,又拿出不知道哪裡變出來的紅茶跟餅乾。
『我?』他指著自己。
以前應該是能無視就無視,這個人似乎對超自然的東西是不得不接受的程度。
「我現在要確認你是不是會影響到張小姐未來的鬼。」推了推眼鏡,奧爾多安從懷裡拿出一本小簿子。
『我才不會影響奏的未來!』他不服氣的說。
「你不是喜歡張小姐?」冷冷地問,奧爾多安眼神銳利的朝向他。
『那又怎樣?』他看回去。
「鬼魂跟人類能生小孩?還有,她的媽媽你實體化也打不贏。」奧爾多安一臉就是瞧不起他的樣子。
可能是因為次元不同的關係,他反而很能理解奧爾多安的想法,相信存在的事物會輕鬆更多。
『我大概知道奏的壓力,畢竟是繼承人,可是……在她選擇真正喜歡的人之前,我都還有機會。』他認真的說。
奧爾多安微微一愣,接著能夠聽到她小小聲的自言自語。
「連這種事情都跟你說了嗎……」
『我很抱歉可能會成為妳的困擾,可是我非常喜歡奏,如果你們有必須要做的事情,我不會打擾你們。』
之後暑假不也要去中國?而且他也不能跟去。
很多事情有他不能參與的部分。
「你已經是我的困擾了,開門見山的說,你哪裡認為你可以跟人類在一起?」奧爾多安就是不認真的看待他。
這是惡婆婆嗎?而且這也應該是張奏佳父母該鑑定的吧……。
『足夠喜歡不就好了嗎?』他問。
「你以為現實有這麼簡單?」奧爾多安犀利的問。
的確,如果張奏佳不喜歡他,反而一點意義都沒有。
雖然打一架好像比較簡單,但是要是真的這樣不僅張奏佳要生氣,對方應該也會覺得更不妥。
『那麼,請問有什麼更好的方法可以讓妳承認我?』
「沒有。」
他宰了這個女的應該沒問題吧?
外面傳來吵鬧的聲音,張奏佳闖了進來,還滿臉奶油。
「松柏!耶?奧爾多安妳怎麼在這?」兩手都端著奶油派,一臉緊張,「你們要參戰嗎?」
『參戰?』他幫張奏佳抹掉臉上的奶油,『今天妳不是要慶祝生日嗎?』
「是啊,所以現在變成這樣,翔太跟翹課男都變了一個樣子……被打到臉最多次的人就要被彈額頭。」張奏佳吁了口氣,「躲進房內是休息,所以不用擔心會被波及。」
「彈額頭?」奧爾多安不屑的嗤了聲。
「用彈弓加水球,而且彈的人是石竹,我才不想死在這裡!」張奏佳猛搖頭,「好了,目前是我領先,我等等就要殺爆噗莉!」
話一說完門打開就衝了出去。
奧爾多安推了推眼鏡。
「我想到了,你有本事就砸到我吧,在我的世界裡面。」奧爾多安話一說完,一整個巨大的世界包圍住兩人。
『……』
「呼啊……洗完澡真舒服……」她從浴室走了出來,看見眼前的景象不禁一愣,「奧爾多安……妳那個頭……」
「閉嘴。」奧爾多安神色不悅的說。
「松柏跟奧爾多安也比賽了嗎?」她朝旁邊笑容滿面的松柏問。
『嗯,我贏了。』他撲了上去,朝奧爾多安露出得意的笑容。
「桌上有東西,我要回去了。」奧爾多安臉色不善,黑洞一開就往旁邊跳。
桌上有個小盒子。
「欸?這是什麼啊?」
『好像是奧爾多安要給妳的生日禮物。』
「是鋼筆耶……看起來好貴……」
銀色的鋼筆閃閃發光的。
『上面有靈術……』
「這是教我不用學就可以用她的招式嗎?我才不要。」
小心翼翼的將鋼筆放回去,「不過以後寫信可以用,感覺會身歷其境。」
『妳要睡了嗎?』他摸了摸她的臉頰。
「……你不是要給我禮物嗎?」臉頰鼓起來,「剩你了,我今天可是大獲全勝喔!」
『在妳枕頭上,大獲全勝?』他疑惑的看著得意的她。
枕頭上放著長長的盒子。
「一群臭高中生怎麼和職業殺手比啊,就算是那個翹課男也是被我砸了三十幾個。」她翹著鼻子,和他一起坐到了床上。
『真的假的啊……』不過能和山下爺爺打成那樣,也所言確實。
「當然是真的!墊底的當然是噗莉啊……不過翔太也好心的代替她頂一下就昏過去了。」將盒子放在大腿上,「你不會亂送甚麼古董吧?」
『是古董,不過是我的東西。』他無奈的笑了。
「千年前的東西很可怕欸……是放在哪啊?」她停下拆封的動作。
『好像有哪個巫女以為我是神祉,把它供奉在神社裡頭,我稍微跟巫女解釋了一下就拿回來了,上頭沒有任何靈術。』他靠在她身上蹭了蹭。
「……我拆囉?」她緊張的說。
顫抖的手指拉開禮物盒的緞帶,拿開盒子的上蓋。
「笛子?」她拿起很乾淨的玉笛,「你洗過了啊?」
『怎麼可能不洗啊!』他用力戳了戳她的臉。
「痛!就叫你不要戳右臉……不過你送這個幹嘛?我不會吹啊?」她疑惑的問。
『妳不是曾經說過,妳想起來的第一段記憶嗎?』他看著她,有些難為情的說,『妳說母親教妳吹奏直笛……妳才正式決定要使用自己的名字當作代號不是嗎?』
「是這樣沒錯。」她點點頭。
『雖然妳的事情還沒解決,但我想快要了!所以我想這個也可以當作啟發妳……呃那個……』覺得自己的理由非常爛,他只好把臉埋在她的頸窩。
「你在那邊害羞什麼啊……不過謝謝。」她抿了抿嘴唇,笑了出來,「你想到了我現在的狀況,我還蠻開心的啦。」
『妳真的開心嗎?』
「我最想要和爸爸媽媽一起過生日,想看見媽媽的笑顏,想看見爸爸被我抹奶油,現在的我卻在異地接受大家的祝賀,真想不到。」
『奏……』
「生日到時候再補過就好了,一定要把爸爸整個人丟進大蛋糕裡面,然後抱著媽媽一整天都不放手。」
他想抬起頭,卻被她喝止了。
「別抬頭!很尷尬啦,我說啊……那個什麼的……人家都說生日哭哭啼啼的很難看……可是在鬼前面哭應該不一樣吧?」她比手畫腳著。
「當你說笛子的用途時真的覺得媽媽在身邊……那個溫柔的媽媽……真的很謝謝你。」她衷心地說著。
「但還是……想要真的媽媽在旁邊啊。」
『奏有許願嗎?生日願望。』
「當、當然有啊!」
她被突然的問題嚇到了,但還是假裝鎮定的回答。
「第一個是想和爸爸媽媽團聚,第二個是日本的大家都可以平安,第三個是……」
『嗯?』
「中國和日本的事情結束之後,想和你一起去旅行,不過要等大學畢業之後了。」
他愣了一下,也不管她的命令就這麼抬起頭。
『奏,願望一定會實現的。』讓她面對自己,他用自己的手抹乾對方的眼淚。
「你又不是神。」她忍不住笑了。
『我不是,但是笛子被當作神供奉了。』他指著她手上的東西。
「我要睡覺了啦!」撲到他懷裡,她說。
『晚安,生日快樂。』他將笛子移到一旁,微笑著說。

「他們為甚麼可以這麼閃啊?」噗莉好奇的問。
「我才想問妳為甚麼會躲在這邊偷看。」山下莉華敷著面膜,無奈的說。
「我們可以回去了嗎?」井上翔太和今日借宿的Monster站在後面問道。
「好羨慕喔,翔太我們今天也……」噗莉湊近井上翔太。
「不行。」井上翔太紅著臉搖頭。
「吼……額頭還是好痛喔……」揉了揉紅腫的額頭。
「誰叫妳輸了。」
「走了啦嗚嗚……」

FIN

回來閃一下(?)
目前能閃的只有這對,我倒是蠻認真的要把他們配在一起的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魯本
  • 終於可以用電腦留言了!
    眼睛已被閃蝦>w<~
  • 辛苦妳啦!!
    談戀愛感覺是很美好的事情呢(?

    高野 馨 於 2016/08/18 14:20 回覆

  • 魯本
  • 還附加閃光彈的特效XD
  • 對啊,身為單身狗真的很(那妳打屁喔

    高野 馨 於 2016/08/18 19:24 回覆

  • 魯本
  • 單身狗無罪!!!!!!!
  • 無罪!!!

    高野 馨 於 2016/08/18 20:0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