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下莉華回來日本前。

「唷,大仁,今天也忙著翹課啊?」山下雪陽拿著大酒瓶豪邁地說。
「會長,這個月的違規者增加幅度比以往還多,可能需要調度人手。」將一疊報表扔到桌上。
有著年輕樣貌的山下雪陽看起來非常興奮。
「耶?真好玩啊!」拉了拉自己的臉皮,山下雪陽從椅子上站起來。
「認真一點,會長。」Monster在內心感嘆血緣的可怕。
一個是年輕時唯恐天下不亂,另一個是老了才開始覺得天下該亂一點了。
「大仁,我這邊應該沒鬆弛吧?啊,剛剛預約了美白針所以報告得晚點看啊。」
「……沒有。」
山下噗莉的奶奶,山下雪陽。
因為某種原因現在正是他的會長,讓人不禁覺得整個日本都是山下家的地盤。
看起來才三十多歲的樣子,殊不知實際上已經八十歲。
「又要山下祭了,小噗莉不知道撐不撐得下去。」將披在椅子上的外套拿起,山下雪陽似乎突然想到某件事情,「我會去跟其他地區調度的,不過在這之前你要去一趟東京。」
「……?現在是關鍵時候……」他愣愣地問。
「啊,就是因為是關鍵時候啊,抓到小老鼠的尾巴囉。」唱著小調,「Monster,你所能做的事情,就是把麻煩的雜魚給幹掉。」
「這樣的嗎?」他沒有意見。
「分家的成員名單上多了一個小傢伙,嗯……遇上勇夫的時候再問,不過你應該認識吧?」山下雪洋將大酒瓶鎖在櫃子裏面。
「嗯。」應該是指井上翔太。
「那就沒問題了,那個迅速通過的從屬契約審查是你幹的吧?」山下雪陽靠著辦公桌,一臉輕鬆的樣子。
一滴冷汗從他頰上滑落。
「啊。」他點點頭。
「偶爾去一趟熱鬧的地方不是很不錯的嗎?我有叫會計多匯點錢給你,要買土產給我喔。」山下雪陽瞇起眼睛笑。
「不過……為什麼要去東京?」他問。
「這些年暴增的傢伙顯然受到了控制,最近找到了一個小源頭,只要能夠逼問出中源頭,後面勢必會有大源頭。」山下雪陽撥了撥自己的劉海,「這隻小老鼠跟中源頭就躲在東京,真令人興奮。」
「我一個人可以嗎?」他看著山下雪陽。
「為什麼你不行?」山下雪陽詫異的看著他,「老實說我只有以叫你出差為由呢,這些事情都是我自己調查的。」
「……這麼信任我嗎?」他喃喃自語。
「小噗莉喜歡的傢伙都是好傢伙喔,小莉華當然也是,所以我才告訴你,不可以討厭小莉華啊。」摸著臉頰,似乎很喜歡他的反應,「真相遲早會出現的,別被現象蒙蔽。」
「……我不懂。」他說。
「你畢竟也算我養大的,每天看你把小貓小狗拎回家我不信任你要信任誰?」山下雪陽把菸捻熄,然後揉了他的頭髮,「可是我從來沒有真正的去接觸到小莉華,沒有接觸就沒有理解。」
沒有接觸就沒有理解……。
「好啦,其實是因為我懷疑高層。」山下雪陽看了一眼窗外,「國外也有類似的事件,別人家協會處理速度很慢,所以我才在調查,現在有大好機會被那群傢伙給抓到就完蛋了。」
「我知道了。」
「我猜中源頭假如被我們抓到會被滅口,所以知道重要事項記下來給我就好。」
他點點頭。

「說出來。」他抓著男人的衣領,「操控這些傢伙違規的人是誰?」
車子的聲音轟隆作響,在小巷弄內,有如混混的他面無表情的抓住山下雪陽所說的中源頭。
「我、我我我我不能說……」滴答作響,那個男人驚恐地看著他。
尿褲子了。
這種傢伙真的有什麼關鍵嗎?
他皺著眉頭,「快說,不然我現在就幹掉你。」
「我我我我我……」男人不停結巴。
他舉起拳頭。
「我說、我說!」男人舉起雙手,一副投降的樣子。
他把對方扔在地上。
「騙你的。」
那幾乎是一瞬間的事情,大量的鬼魂擠在他旁邊。
「……你!」他咬著牙。
那個果然不是尿嗎?
「別想逃!」他想跟上去,但鬼魂全都堵在前面。
全都是從屬嗎……?
雖然早已見識過山下爺爺的那堆鬼傭人,但是這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巨量的從屬。
用力朝鬼魂揮拳,藍色的光芒擊散了眼前的鬼魂。
「嘖!」每是擊退一個,又有一個圍在自己眼前,四面八方朝自己攻擊。
所以他才討厭鬼魂。
不能跟丟……。
雙拳散發更猛烈的光芒,刺眼的令有些鬼魂直接被消失掉。
「……讓我跟著那個傢伙。」他看見有些鬼魂猶豫的神情,他主動開口說道。
壓力越發越大,鬼魂幾乎主動的讓出一條道路。
他跑了起來,也忍不住回頭望去。
和石竹跟凌霄不同。
完全不一樣。
如果是石竹,肯定會想辦法把他揍個半死,凌霄甚至會竄進井上翔太的身體把他放倒。
他搖搖頭,往前方的道路跑去。

「你!」那個男人看著他。
「嚴重違規,必須取締。」他的手上浮現一副透明的手銬,「有嚴重犯罪之嫌,加重罰則。」
「哼……」那個男人手上握著一把刀,「既然都是靈能力者,何必這樣子……」
「這是現在的規範。」他走近一步。
刀飛了過來,被他輕易打掉。
「你將太多的精神力分給不強的鬼魂,你是逃不掉的。」他說。
「從屬契約不就是為了讓這些道具為人做事嗎!」
一把兩把三把,無數的刀子從他身邊飛過,然後被他打下。
剛才那些鬼魂出現在他面前。
沒有說話功能,充滿著憤恨,隨時有機會反噬靈能力者的鬼魂。
僅僅只有趨吉避凶的能力而已。
「那位大人,說會讓我成為強大的靈能力者,只要利用這麼多的道具就好!」男人似乎失去了理智,仍然對他射著刀子。
他靜靜的看著對方。
「鬼魂就是道具而已啊!」
「住嘴。」

 

「大仁,靈能力者不是很棒嘛,好像超能力一樣呢!不能對人類使用,但是咻咻咻的打敗作惡的鬼魂好帥的呢!」
「啊……或許吧……」
他對這個沒有興趣,只知道以後必須靠這個生活。
「大仁,從屬契約好像很有趣耶,你看!」
「你簽了?可是會長說……」
看著友人身旁跟著的東西,他只覺得非常不安。
「鬼魂就是道具嘛,大仁不試試看嗎?」
「不了,我不想跟不熟的鬼魂一起……」
「會嗎?反正只會用來退治鬼魂吧!當作道具使用吧?」
他沒辦法把可能會害人的傢伙放在身邊。

「大仁……救我……」
友人顫抖的聲音,佈滿血絲的雙眼。

 

「救我……」

 

「!」他一驚,發現他把男人打得全身是血。
「你被逮捕了。」恢復冷靜,他說,「請將從屬契約全數解除,另外,還請說出是誰指示你做這些事情的。」
男人顫著手指,指著天空。
「那位大人,是你們永遠企及不到的人……他將要掌握山下家……將要掌握全世界……」丟出了幾個關鍵名詞,他一愣。
山下家?
「喔呀,結束了呀,把人家打成這樣很少見耶。」山下雪陽踩著輕鬆的步伐靠近了兩人。
「會長?」他疑惑的問。
「我把一些人帶來了,因為契約太多還是被協會偵測到了,這樣也好,帶回協會關著。」山下雪陽聳聳肩,從口袋中拿出香菸。
後面跟來了許多人,開始進行圍捕的動作。
他跟著山下雪陽來到一個空曠的公園。
「真是,我晚上還有預約全身消脂耶,你要怎麼賠我啊。」山下雪陽朝天空叫著。
「對不起。」他同樣看著天空,現在已經是晚上了。
「你會把違規的人打成那樣除了想起那件事情之外,好像也沒別的事情可以想。」山下雪陽叼著菸,連看也沒看他。
「……嗯。」他應了聲。
噗莉總說從屬契約是為了和鬼魂建立美好的情感才存在的。
但她不知道這世界還有很多很多悲傷的事情,利用人的鬼魂,利用鬼魂的人。
「不是說不是你的錯了嗎?」山下雪陽斜眼看他。
「可是……」
「雄也那傢伙沒聽媽媽,也就是我的話,那就是他自己要承擔的問題,大仁你是乖小孩啊,為甚麼他犯錯是你的問題?」
「可是我……」
「那個問題本來就很明顯了,要不是大仁提出來要禁止,協會就沒人,沒人的協會就會有更多人類做白癡的事情,我可不要浪費自己做美容的時間。」
「要是我阻止的話不就好了?」
忍不住脫口而出,他遮住自己的嘴巴。
「也是呢……當初阻止的話會不會好一點呢?我想當時入迷的雄也是聽不進去的。」山下雪陽沒有改變表情,只是淡淡地說。
「……」他沉默下來。
「大仁你已經償還沒有第一時間告知我的代價了,不想破壞和雄也的友情,在雄也死後也因為痛恨自己能力不夠努力找我鍛鍊著,這樣的大仁非常努力。」山下雪陽按著他的頭。
「要是真的一直記著也無所謂啊,記著他並且成長,媽媽我可不是那種會覺得記著小事很小家子氣的人啊!」勾起嘴角,山下雪陽翻找自己的口袋。
「那個,會長。」他吶吶的開口。
「嗯?」山下雪陽一邊找一邊應著。
「噗莉說,從屬契約是為了和鬼魂建立美好的情感才存在的,是嗎?」他問。
「……小噗莉是這樣想的啊。」山下雪陽停下找東西的動作。
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是啊,怎麼不是呢?鬼魂中有很多廢渣,但好的也不少啊,勇夫教育超成功的啊……超感動的。」山下雪陽笑著說,「不過現在沒有也沒有關係,我不也沒有嗎?」
他看著那份笑容。
「大仁,和小噗莉相處不是很棒嗎?如果她是鬼你會討厭她嗎?」
「不會。」
只不過一定會很吵。
「如果遇到這樣子讓你覺得很棒的傢伙,就別管規則了,祂一定可以幫你跨越傷口。」山下雪陽拿出了一盒巧克力點心餅,非常小盒。
「想說要來東京就順便幫你帶上了,你喜歡吃吧?」山下雪陽摸了摸他的頭,「有事不要悶在心裡,跟媽媽多說說也好啊。」
他點點頭,覺得心頭一暖。
這個人是山下雪陽,是山下勇夫的妻子、噗莉的奶奶,因為某個原因正是他的會長。
也是他的媽媽。
正因為這樣的人是他的媽媽,所以之後才--


眼看山下莉華就要窒息之際,他衝上去,使出全身的力量。
磅的一聲,那個男人鬆手了。
「咳咳!」山下莉華掉落在地上,不停的喘氣。
「為自己的錯誤贖罪啊!大家都想救妳!」他朝山下莉華大吼著。


他不會再讓任何人隨便的死掉了。

Fin

山下流教育,成功的關鍵(x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uvik
  • 好刺激XDD
    期待後續>w<~
  • 謝謝觀看www

    高野 馨 於 2016/08/14 10: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