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腥慎
*此為自創Creepypasta,與真實人事物無關
*想知道原故事可以點星號:



Haidiya 將餐盤放置在流理台上頭,旁邊是自己的母親。
「媽咪,我昨晚做了一個夢!」Hidiya揮動她的小手,試圖轉移母親的注意力。
「是什麼樣的夢呢?」專注在清洗的碗盤上頭,Haidiya 的母親問道。
「就是我很喜歡 Haidi 然後叔叔們把牠吃掉,我很生氣很生氣就一鼓作氣把他們打倒了!」Haidiya說,胸前的星星項鍊也跟著她的動作擺動著。
「Haidi不是在幾年前就死了嗎?傻孩子。」母親不置可否的笑了一下。
Haidiya愣了一下,然後露出以往的燦爛笑容。
「我去寫作業!」
「桌上有香蕉烤餅,要拿一些嗎?」
「我要!」
母親拿了一個白色瓷盤給了Haidiya,接著她便跑出去了。


對啊,Haidi死了,在上中學的時候就……咦?
什麼時候上的中學呢?




那是一片幽暗的森林,附近有著廢棄的建築跟汽車。
「……咦?媽咪……?爹地……?」Haidiya環顧四週,卻發現她拿著一個手電筒,周圍沒有任何人。
但她一點也不害怕。
「有人在嗎?」Haidiya叫喚著。
手電筒照著地面,這時才知道自己踩的地面是草地。
滋滋的聲音不停干擾著Haidiya的腦袋,最後她在一處撿到一張紙條。
「找到八張……紙?」疑惑的重複一遍。
Haidiya沒有照做的打算,將那張紙條扔回原地。
「找到也沒好事!」Haidiya的直覺是這樣告訴她的。
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嗯?
與柔軟的觸感相反,相當冰冷堅硬。
Haidiya掀開自己的上衣,看見一個魚缸置入在自己的肚子裡。
「咿!」Haidiuya尖叫了一聲,雙手捧住那個魚缸想拉出來。

嘿嘿,終於找到Haidi了喔,對不起不會再把你吃掉了,我們要一直在一起喔!


「Haidi!?」將魚缸拉出來之後,發現裡面有條熱帶魚。
Haidiya露出驚恐的神色。
周圍滋滋的聲音也越發越明顯,Haidiya發現那條魚逐漸轉換成另一個形狀。
--她的胃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Haidiya腿軟跪在地上,忍不住手滑掉落在地上的魚缸也破碎了。
顫抖的雙手捧住自己的胃袋。
「不可能……早就死了……Haidi……」看著胃袋,Haidiya語無倫次了起來。
一雙皮鞋出現在Haidiya的眼前。
那高大纖瘦的身影還有……。

「啊!」Haidiya拉開棉被,接著緊張的拖掉自己的上衣。
「胃還在……好極了。」吁了一口氣,注意到牆上的時間,現在是午夜。
Haidiya將衣服穿回去,走到書桌旁。
「看一點書好了……」正要伸手去觸摸桌上的書,窗外便傳來一陣風聲。
「沒關窗嗎?」Haidiya放下書,正要往窗邊移動。
「Go to sleep ……」沙啞的少年嗓音傳來。
純白的臉龐,鮮紅且永遠被固定成微笑的嘴。
在網路上廣為流傳的都市傳說。
那少年拿著拿著一把刀,朝著Haidiya逼近。
「不要過來!」快速的從桌上摸來一把美工刀,指向那個少年。


我拿著魚鉤刺穿他們的嘴巴,那是如此輕鬆的一件事情,好比吃一個純素三明治。
接著我用那把他們將魚鱗刮除的菜刀,將他們的皮一層一層的削下來,他們尖叫嘶吼的聲音,正是他們贖罪的最好代價。
最後拿起打火機,煮魚都是這樣的,不是嗎?

「Haidi……啊啊啊啊啊!」Haidiya下意識的掀開自己的上衣。
又是那個魚缸。
在剛剛的夢裡所見到的魚缸。
那名少年持續逼近。
「媽咪!爹地!救命!救命!」Haidiya尖叫著。


「媽咪爹地不走嗎……?」我眨著雙眼,看向臉色難看的父母。
「不走了,是我們虧欠了Haidiya。」媽咪看著那濃烈的黑煙,用平時罵我的臉孔對我說著。
「我的孩子,照著你所期望的走下去吧。」爹地閉上眼睛,悲痛的說,「我想......我們也沒辦法再和這樣的妳一起生活了。」


少年的刀劃過Haidiya的臉頰,一刀又一刀的,在身上劃出不少口子。
流滿全身的鮮血,Haidiya終於失去了意識。




「魚缸女。」Haidiya乾巴巴的唸出那個名詞。
一回神,已經是早餐時間了。
「噢我的小寶貝,怎麼不吃魚呢?很難吃嗎?」母親擔憂的看著Haidiya。
「我吃飽了!」將裝有魚料理的餐盤往外推,Haidiya從座位上起身,「我想休息一下!」
「當然可以,我的小寶貝,現在是暑假,去外面走走也好。」母親微笑著說。
「好!」Haidiya稍微收拾了一下,便拿著東西跑到後面庭院。
走到埋葬Haidi的那處。

「那孩子瘋了啊。」
「魚類怎麼可能會說話呢,異想天開的孩子。」
「真是可悲啊,Haidiya。」
「Haidi就是妳自己亂想出來的『妳』。」
「瘋子。」
「神經病!」
「請你家的孩子離我們家孩子遠點,我不想要連我家孩子也一起瘋掉。」


「咦?」Haidiya睜大雙眼。
「魚缸女?她是誰?」下意識朝著Haidi那用冰棒棍做出來的墓問道。
「拿著菜刀跟魚鉤……」呼吸急促了起來,胸前那個星星項鍊也跟著顫動。
「我是中學生……中學生……然後……應該是個……普通的小型家庭……」抱著頭喘氣。
「海邊捕魚……咦?」




在那個幽深的森林,Haidiya發現周遭沒有任何人。
肚子那傳來一陣水滾動的聲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Haidiya淒厲的尖叫著。
又是魚缸。
魚缸女就是她。
忽然冷靜下來的Haidiya扯出自己的胃袋,唇邊泛起一抹詭譎的笑。
「Haidi,今天過得如何?」




鮮血濺到Haidiya的臉頰上,她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菜刀尖銳的部分將男人的眼珠子挑出來。
聲帶被切斷的男人只能不停掙扎。
「嘻嘻嘻,恍神了抱歉抱歉……Haidi也對不起啦!」
「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就神遊了起來!」
「你也是嗎?啊!Haidi又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了啦!你才沒有死!」
「哈哈哈哈……咦?他已經死了耶……」
下盤的位子被鮮血浸濕,Haidiya才想起來自己跪了很久。
「好,今天就到這裡!」拍了拍濕潤的雙手,Haidiya宣布道。

 

FIN

其實我不繼續進行魚缸女的相關創作有兩個主因。
第一個是我雖然已經刪文,但還是記得的很清楚,發布然後有名氣起來的那幾天一直有用魚肉圖像當大頭貼的部落格拜訪我,點進去之後發現什麼東西也沒有,是新創的,讓我覺得很噁心,所以我當初盡量避免提起這件事情。
第二個是我不想因為這個女孩稍微有一點點閱率就繼續創作系列故事,我本來就不是主要打這個的xDD今天打是為了應景(?)。


再來就是當初有去場次時,印了一點沒公開的後續給願意拍我cos的人看,所以有原稿的人蠻厲害的(?)。
之後也不會公布,我想大概就是這樣吧(?)。
這次沒貼噗哧的圖也不要失望,因為是我們兩個的孩子,我也不好意思就這樣一直叫人家幫我畫圖,有先討論過,所以打文是沒問題的。
所以xDD就這樣!
也不要太期待之後會有類似的創作,感恩。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uvikCross
  • 新魚缸女的故事很棒喔~ >w<
  • 應該也只是稍微後來一點的故事##
    謝謝誇獎!!

    高野 馨 於 2016/08/04 08: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