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呀……沒事啊。」山下莉華舉著鐵叉。
「嗨!我沒事喔!」噗莉笑嘻嘻的揮揮手。
「妳知道妳來到這邊代表著什麼吧?」不耐煩於她的態度,山下莉華冷著臉問。
「我知道,是最終的對決吧?」她笑著回問。
「妳那麼輕鬆的樣子,又要耍小手段嗎!」山下莉華不悅的說。
「不是的。」她眨了眨眼,將繁重的的和服給脫了下來,露出在裡頭的運動服,「我現在沒有拿小針針,也沒有拿符咒,就憑本事來打架!」
石竹嘆了口氣,『跟白癡一樣。』
「妳以為這是小孩子的遊戲?」鐵叉指著石竹,「要是我贏了,妳的所有東西都是我的!包含妳身後的那個少年,還有這個傢伙!」
她看了一眼石竹,再看一眼井上翔太。
「好啊。」她無所謂的說。
石竹瞪大雙眼,接著冷冷的嘲諷:『妳以為妳打得贏?天啊,原來妳是這麼想換從屬!』
「欸欸?我會贏啊,所以我也要來交換條件。」她笑嘻嘻的說。
「別說得這麼肯定,我一定會擊垮妳。」山下莉華咬著牙。
「我贏的話,姊姊就回來山下家住吧。」
「!?」這句話讓在場的人都跳了起來。
包含山下莉華。
「妳在開什麼玩笑!?」揪住她的衣領,山下莉華怒吼。
「姊姊贏的話還是得回來啊,這樣又沒有損失,別用武器了,就赤手空拳的打吧!」拍開對方的手,擺好備戰姿勢,她說。

半邊的臉被打腫,噗莉吃痛的倒在地上。
「還要玩嗎?妳根本沒有認真!」山下莉華摸了摸拳頭,嚴厲的說。
「誰說我沒認真的啦!很痛啊很痛啊!」有些抓狂的她不停揉著沒綁起來的頭髮,「剛剛那下掃堂腿中了妳就不會說風涼話了!」
狼狽地站起身來,重新擺好姿勢。
『小少年,我們要簽賣身契了。』石竹冷眼看著眼前單方面的打鬥。
「妳不相信噗莉嗎?」井上翔太反而很輕鬆的樣子。
『真是從容,你們知道了什麼?』石竹問。
「該知道的應該都知道了,不用擔心噗莉,她知道後也沒事。」井上翔太看著眼前的畫面,「噗莉是非常堅強的人。」
『剛剛奧爾多安小姐不是還在嗎?』凌霄環顧四周。
「大概去忙了吧。」井上翔太想起那個不停寫字的畫面。
「想消耗我的體力嗎?」此時山下莉華的聲音再度響起。
「嗯!這是打架重要的一環,不是小手段喔!」拍了拍身上的砂塵,她笑著說。
山下莉華眉頭一皺,腳用力的踢中她的腹部。
「還笑得出來?」仍不停踢著倒下的她,山下莉華面部有些扭曲。
手抓住山下莉華的腳,一瞬間令對方中心不穩落倒在地。
「我這不就反過來了?」她大笑著。
山下莉華的手中再度出現鐵叉。
「別浪費時間了,一決勝負吧。」
「啊,好吧。」
似乎很是無奈的讓符咒飄回自己手中,但是山下莉華的速度非常快,一腳踢開那些符紙,快速的將鐵叉往她的臉上刺。
手上凝聚著光,形成一道刃的形狀,她擋住了山下莉華的攻擊。
鐵叉震盪的力道將光給切成兩半,彼此拉出了一段距離。
反手握著鐵叉,山下莉華又再度衝過去,她閃過山下莉華,白光再度形成刀刃,換她主動進攻,衝上前去揮動著。
比剛才更牢固的白光被黑色的光芒壟罩著,她的手被固定住無法動彈。
山下莉華便用鐵叉快速的向前攻擊。
狼狽的將手抽出,微弱的白光勉強擋住泛著黑色光澤的鐵叉。
此時黑色的光團將四面飛來的針給擊飛。
她皺眉。
現在的她或許真的可能會輸。
山下莉華就算能力比她稍差一點,但是經驗卻是她的好幾倍。
「要認輸嗎?」一腳踹開她,並且走上前踩著她的手。
「噢,很痛的呢。」皺著眉頭還強笑的她此時表情相當詭異。
「妳還要笑多久?真的非常噁心。」用力扭著她的手,山下莉華露出憤怒的表情。
「其實到現在還是很害怕的,害怕姊姊。」吃力地抓住山下莉華的腳踝。

但是不可以害怕,現在害怕的話,就無法將話語傳達出去。

「可是姊姊是我的家人,是我絕無僅有的姊姊。」使盡全身的力氣將對方甩出去。
手上再度凝聚起強烈的白光。
「想讓姊姊理解、想讓姊姊看看,我們一起失去的那段時光。」她站起來。
「虛偽!妳對我做了甚麼妳自己應該知道!」山下莉華大吼。
「……不是我。」她揚起虛弱的笑,最一開始消耗太多體力,她只能賭最後的一招。
「騙人!」面容扭曲了起來。
「那就一起來看看吧,存在於歷史的真實。」她伸出手。
「人們將情感寄託於文字,將真實寄託於歷史,文字混淆歷史,歷史仍存有不可干涉性……」念出一大串類似咒文的東西,與奧爾多安不同的是,畫面圍繞在兩人的周圍。

「她學會了!?」奧爾多安此時也無法掩飾激動,不知道從哪裡出來。
『那是?』凌霄看著一邊寫字一邊表情崩潰的奧爾多安。
「我的老師教了我大概快一年多才能夠像剛剛那樣的程度……」奧爾多安表情有點複雜,「天生就是靈能力者還是有其優勢的,看來報告可以再更新……」
『和妳的程度還是相差甚遠。』石竹冷冷的說,『大概再怎麼努力也只能夠到這種程度而已。』
「看來再怎麼樣多元,靈能力者和天生血緣比起來就相對弱勢……」另一隻手變出小冊子,同時寫著。
『如果山下莉華不相信歷史也沒有用啊。』凌霄說道。
「不,她會相信的,她自己開始懷疑了吧?」井上翔太此時插進了話題。
石竹與凌霄想起剛剛與山下莉華的對話,只是沉默。
「要結束了。」奧爾多安說完,又不知道跑到哪去。
從畫面中出現的兩人,山下莉華脫力般的跪坐在地上。
「姊姊……」
「為什麼要這樣……」
山下莉華抱住頭。
「姊姊還好嗎?」噗莉蹲在山下莉華的身邊。
「妳為甚麼還笑得出來!?」用力的推開她。
「姊姊相信我了啊!」她笑著說。
「……我明明做了最過分的事情……」山下莉華一個彈指,她感覺輕鬆了不少。
解除了。

「我只有害怕姊姊,沒有討厭喔,如果姊姊也被騙的話,我不會生氣的!」仍然上前握住了山下莉華的手。
「如果姊姊是打從內心想要當山下家繼承人的話,我相信石竹一定會選姊姊的,可是啊,姊姊從來就沒有覺得這件事情是快樂的事情喔!」
「同時我也因為擁有力量付出了代價,我也付出了讓姊姊背負負擔的代價。」
「姊姊的心很柔軟,也不會去勉強他人。」
「所以海洛英才會跟著姊姊啊,一起看著外面的世界,從現在開始。」
「現在我的目標又多了一個,就是保護姊姊,但是姊姊很強,所以我要更加油!」
「只要想著是我必須的,我就不會害怕姊姊了,雖然還是有點……不過!」
「還有時間的哦,從現在開始姊姊也不是一個人了,只是石竹他們大概需要花一點時間接受就是了……」

山下莉華看著噗莉,接著眼淚便從眼角滑落。
「我真的很對不起……」
「我一點也不想要這個位子,我只是想快點完成期望,然後過著不用再努力學習的日子……」
「根本不知道爸爸媽媽是那樣的人,只是一直相信只要完成這些事情就可以解脫了……」
「噗莉……對不起……」
她展開了大大的笑容。
「我接受姊姊的道歉喔!」
石竹的束縛同時解除了,他們互覷一眼。
『能夠用最和平的方式解決就好了。』凌霄鬆了口氣。
『還沒。』石竹突兀的擺起了備戰姿態。
「我想也是。」井上翔太從口袋拿出手槍,對準了門口的位置。
「莉華,妳失敗了呢。」陌生的聲音響起,令山下莉華臉色一變。
「大、大人……」山下莉華退後著,露出驚恐的神色。
「欸欸?你就是那個山下家變態狂熱者嗎?」不知道從哪裡來的精神,她站在山下莉華前頭。
戴著面具的男人面對著她,即使看不見表情,但她還是覺得寒毛一豎。
「是妳啊,好久不見。」那個男人發出笑聲。
「我可沒有跟你見過喔!我只知道你是山下家控而已!」壓下噁心的感覺。
「有沒有見過妳應該自己明白才對,讓我勾起興趣了呢。」那個男人站在原地,「但是現在還不是將妳搶來的時候……把山下莉華交給我。」
她想起在歷史的時候,與那個男人面對面的情景。
果然知道了嘛!超噁心的追求者啊!
「滾開啦,你一定會對姊姊做噁心的事情,不行不行不行!」
『像小孩子一樣一點幫助也沒有。』
石竹飄到她旁邊,『還有心情耍白癡?』
「哈哈哈……」那個男人大笑了起來。
接著快速閃到山下莉華身後。
「噁心的事情?失敗的話就拿命償。」單手掐住山下莉華的脖子。
「唔!」山下莉華臉色一青,不停的掙扎。
「姊姊!」她急忙拿出符咒丟出去,結果被彈開。
砰砰砰!
槍聲不停地響起,但是那個男人絲毫不受影響。
「不行!」她大叫著,衝上前去拉著那個男人的手臂,「把姊姊放開!渾蛋!石竹,把他打落擊飛都好!」
「別……救我……」山下莉華拼命的擠出這幾個字。
「不可以!」她大吼。
不論是石竹還是凌霄,他們的攻擊都起不了作用。
眼看山下莉華就要窒息之際--
磅的一聲,那個男人鬆手了。
「咳咳!」山下莉華掉落在地上,不停的喘氣。
「為自己的錯誤贖罪啊!大家都想救妳!」眼前多出來的那個人朝山下莉華大吼著。
「Monster!」她驚喜的叫著,當然也不忘和那個男人保持距離。
「真是礙事。」那個男人輕柔的說。
『莉華!』海洛英和張奏佳同時衝了進來。
「你又晚來了。」張奏佳看見Monster,汗顏。
『莉華莉華,那個面具男又欺負妳嗎!』海洛英狠狠瞪著那個男人。
「小噗莉!小莉華!」山下爺爺跟山下雪陽也相繼前來。
忽然那個人胸口燃起一大把火焰。
「阻礙的人太多了,連不相干的人也要來嗎……」嘆了口氣,「也行,山下莉華,妳的命就等著吧。」
一說完便消失不見了。

「看來妳們已經打完架啦,很好很好,促進姊妹交流總得有個方法。」山下雪陽瞇起眼睛笑道。
「雪陽,她們現在需要休息。」
「不行休息啦!既然奶奶也來了,就一起來看剩下的表演啊!」
噗莉拉住山下莉華的手。
「雖然還有很多需要釐清的事件,但是今天是山下季第一天暨噗莉與姊姊和好日喔!」她對著周遭的人笑著。
『妳在說什麼……』石竹扶額。
「姐姐一起來吧!明天早上起來也一起吃早餐,之後也一起去台灣,如果我需要補償的話,就這樣就好了!」她誠懇的說著。
「妳……」
『台灣?好像很有趣!莉華我們一起去啦!』
「我跟著沒關係嗎?」
山下莉華環顧所有人。
「海洛英都說要去了,妳總不能丟著海洛英不管吧?」張奏佳率先說話。
『奏說甚麼都好。』松柏聳聳肩表示不以為意。
「我也沒差,我還有任務。」Monster說完,逕自走人。
『我是沒關係啦,親愛的應該也沒關係。』凌霄說著。
「是這樣沒錯,雖然不是完全沒有顧忌,但是如果噗莉開心那也好。」井上翔太聳肩,開始幫噗莉整理衣裝。
最後來到石竹。
『只要妳有一定的知識水平,我想跟妳一起會比跟臭小鬼一起還要輕鬆不少。』
「好!穿好了!走吧走吧!」
她轉了一圈,並且將山下莉華拉起來。
「剩下一半也有漂亮的舞蹈可以看喔!」

山下莉華不自覺的勾起嘴角。
「果然是我輸了。」

TBC。

終於搞定了!!!!
戰鬥場面還花很多時間揮手動腳(??\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uvikCross
  • 戰鬥很刺激XD 期待接下來~
  • 感謝妳xDDDD

    高野 馨 於 2016/07/30 18:1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