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來個前言好了,因為正篇生不出來,再加上我如果不發文應該會很糟糕,所以就開始吧!
然後其實我忘記我還有公司的網路可以用。
番外是不會放在正篇的故事,例如石竹跟凌霄的生前故事。
而且是單篇作結,所以就慢慢看吧xD,但是他們兩個的生前故事應該會在完結前才發!
鬼魂說的話平時會用『』當作外人眼裡看不見的存在,而在番外篇中只有鬼魂就會使用普通對話,還請注意。

--

「要喝酒?」石竹一臉鄙夷的看著凌霄。
現在是半夜一點鐘。
他們原先應該休息的,不然早上會被太陽折磨得很辛苦。
「難得今天月色這麼漂亮,一起來賞月吧!」拿著兩個大酒瓶,凌霄興致勃勃的說。
「是清酒?」一反常態的沒有拒絕,石竹問道。
「我問了山下爺爺石竹小姐喜歡喝些什麼。」凌霄笑著說,不知道從哪邊又變出兩個杯子,「沒有想到山下爺爺居然跟我聊酒聊到連工作都忘記了呢。」
接過其中一個杯子,石竹面無表情的說:「臭老頭從年輕時就是個酒鬼了,怎麼灌也灌不醉的那種。」
凌霄幫石竹倒了酒,再幫自己倒了一些些。
「你不能喝酒?」石竹逕自拿過其中一個大酒瓶,「那你應該去廚房拿東西吃才對。」
「吃東西的話石竹小姐就不會答應我了吧。」凌霄啜了一口,皺著眉頭。
「是沒錯。」大口的喝了一口,「還算不錯,臭老頭還記得我的喜好。」
「我賞月就好了。」凌霄最後將酒杯放置在一旁。
「不喜歡喝還是真的不能喝?」石竹看著月亮一邊問道。
「極度緊張的時候,就算只有一點酒精也會醉倒,以前是滴酒不沾的,現在的話只敢喝比較像年輕人會喝的氣泡酒。」
「你死的時候是年輕人吧?那也無所謂啊。」
「但是石竹小姐比較喜歡喝清酒的話,多拿一種酒也是一種麻煩呢。」
面對凌霄的笑容,石竹嘆了口氣。
「今天有特別的事?」石竹也將酒杯推到一旁,認真的問。
「還是被石竹小姐看出來了……」
「別以為有酒就比較好說話,重點。」
「請讓我畫石竹小姐,是畫在紙上的那種,請做我的模特。」
也不多做推辭,凌霄說道。
「我拒絕。」也同時一秒被拒絕。
「沒關係的,早就知道石竹小姐很難說話的。」對於被拒絕,即使有點難過,凌霄還是慢慢拿起酒杯,裝作不在意的樣子。
「你這傢伙還有這種興致,真看不出來。」支著下顎,石竹打量著凌霄,「不是不喝酒嗎?」
頓了一下,凌霄將酒杯放下。
「既然是從國外來的紳士,似乎要文藝點比較好呢。」凌霄這麼回應著。
「所以為什麼要畫我?要畫女生的話找臭小鬼也行吧?」幫自己倒了點酒,石竹問。
「這就像是女人在問男人為什麼會喜歡我的問題呢。」聳聳肩。
「你要回答嗎?」斜了一眼。
「噗莉太好動,就算乖乖的當我的模特,我想我也畫不出來那種感覺。」將自己杯中的酒倒到石竹的那杯裡,對方並沒有說什麼。
「所以?」石竹有點不耐煩的問。
「石竹小姐非常漂亮,是我見過的東方女人中最美麗的一個。」凌霄閉上眼,笑了笑。

沉默了十幾秒。

「我的確是很漂亮。」不知怎麼的勾起了一抹笑容,繼續啜飲著杯中的酒。
「冒犯到石竹小姐了嗎?」看見對方表情的變化,凌霄心裡反而覺得怪怪的。
「這句話我聽了很多次,我很美,我很漂亮……看見我都想將我視為珍寶來呵護著……」開始喃喃自語。
「石竹小姐……莫非是喝醉了嗎?」
「喝醉?那是弱小的傢伙才會得到的東西。」
看來的確是醉了,凌霄慢慢的將大酒瓶收起來。
「是消耗品,只要一段時間便不會有人認為她還是美的。」石竹湊近凌霄,「美麗始終都沒有一個真正的歸屬,視之為輕浮進而侵犯的更是不少,就算外表還美的,裡面早已腐朽不堪。」
「石竹小姐……」
「他說會回來的,說會守護我的,所以我才等了這麼久啊,兩三百年……」
說到這,石竹的意識開始有些不清楚。
「為什麼要讓我等呢……喂!你說要畫我對吧?」石竹更向前傾。
即使兩人已經近到連嘴唇都要貼在一起了,凌霄還是盡可能的保持冷靜。
「是的。」凌霄試著保持一點距離,但仍是徒勞無功。
「找出除了美麗的十個理由,找得出來的話我就讓你畫!」
「石竹小姐喝醉了呢,但是如果能讓石竹小姐心服口服的話,這十個理由是非常容易的。」
「你這廢物……有本事就說說看啊。」

「平時非常冷靜。」
「雖然嘴巴常說著過份的話,但是相當的溫柔。」
「非常可靠,就算是噗莉也得乖乖聽話。」
「超級善良,總是會在他人陷入迷惘的時候幫助他人,雖然方法有點尖酸刻薄。」
「有耐心,兩三百年都願意等待。」
「真的很聰明,常常會在圖書館遇見看書的石竹小姐。」
「很公正,假如誰改變了,也會立刻更改對於對方的評價。」
「相當勇敢,很多時候知道自己沒辦法對付,但還是會為了噗莉去做。」
「雖然石竹小姐死前的樣子很可怕,但是看到的時候會覺得能跟石竹小姐建立起情誼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因為石竹小姐能夠為他人著想。」
「還有啊,有點忌妒那個被石竹小姐喜歡上的人,因為石竹小姐是如此的專情。」

這些話令石竹一愣。
「別跟我說這種花言巧語……」別開頭,石竹慢慢的往後退。
「都死了我還能從石竹小姐身上得到什麼嗎?」凌霄笑了笑。
「那你是為了什麼才要畫的?」石竹低聲的問。
「畫作是我和我家人最後的聯繫。」凌霄看著月亮,「但是,如果能和大家建立起新的聯繫,我想我的心裡就不會這麼空虛了吧。」
石竹微微一愣,接著飄向前,用力的拍打凌霄的臉頰。
「果然是個廢物,死掉之後就連大腦也一起死了!」有些不悅的罵道。
「我是廢物沒錯。」抓住石竹的手,凌霄微微一笑。
「你這廢物……」
「不用再重申一遍也沒關係的喔。」
「明天他們上課的時候到美術室來。」
一說完就用力拍開凌霄的手。
然後直接拿著大酒瓶灌了下去。
「請別再喝了。」伸出手想阻止。
「囉嗦,你這狡猾的傢伙……」
「咦?」
石竹的臉上佈滿了淚水,但表情卻是笑著的。
「和那個人說著一樣的話……笨蛋一個。」
「想必那是對石竹小姐來說非常重要的人吧?」
已經不是第一次提起了。
雖然和他沒有關係,但是男人不太喜歡聽到女人一直提起別的男人。
「重要嗎……我也不知道,為了什麼才要一直等他呢?就算我知道他靈魂的樣子又怎麼樣?永遠等不到啊……。」
那張臉一下笑的一下哭的,凌霄覺得有點難受。
這就是鬼魂,無法投胎轉世,對於人世間還有無盡的留念,對於自己的事情殘有僅存的希望。
即使擁有力量,也保持意識,但時間就這麼停止了,只能繼續抱持思念等待下去。

真是悲戚。
不論是石竹還是自己,所有還存在在這裡的鬼魂都是一樣的。

只是,這樣的命運應該要改變了。
從遇見這些人開始。
「石竹小姐應該為了噗莉改變自己很多才對吧?」凌霄微笑著問。
「……那又如何?」石竹抬起頭,不悅的問。
「代表石竹小姐正在改變自己的聯繫,如果聯繫的人是大家的話,那麼就不會再等了吧?」凌霄伸出手抹去對方的眼淚。
「……我要休息了!」推開凌霄,石竹拿自己的袖子擦了擦臉。
「好,關於畫畫的事情就等後天再說吧。」
石竹什麼話也沒說,直接消失在空氣中。

「欸欸?今天是你啊?」噗莉驚訝的看著凌霄,「石竹好像不太想出來,是拜託你來了嗎?」
『算是吧……昨天陪石竹小姐喝酒。』凌霄搔了搔臉頰,不好意思的說。
「石竹不能喝酒呢,只要喝一點點就會醉了,之前差點毀了餐廳耶。」噗莉笑嘻嘻的說,「愛喝又沒酒品哈哈哈哈!」
『有這麼誇張嗎?』凌霄回想起那時候的情景。
「只有爺爺會陪她喝啦,只有爺爺可以鎮壓她啊,我又不能喝酒的。」噗莉從書包拿出一本小冊子,「你看,這是爺爺寫給我的,石竹喝醉酒所說的話。」『沒事寫成冊子幹麻……』凌霄汗顏。
「因為看著看著心情就會很好嘛!」問題發言。
『……難道沒有說過嚴肅的話題?』凌霄看著賊嘻嘻笑著的噗莉。
「沒有喔,都是在亂唱歌很開心啊!難不成昨晚跟你說了什麼嚴肅的話題?那代表石竹還蠻在乎你的喔!」稍微給凌霄看了一下冊子的內容,「這也代表石竹其實根本沒把爺爺放在眼裡呢。」
凌霄沉默著。
冊子上頭用工整的字體寫著石竹是如何歡快的歌唱跳舞。
「如果這樣能幫助石竹疏壓就好了呢。」闔上小冊子,噗莉又笑了出來,「願意把真正痛苦的事情講出來也好啊,這就是青春啊!」
『妳才幾歲啊……』忍不住吐槽。
「就算喝酒也閉口不提的事情,對你說了呢。」噗莉背對凌霄,「這樣也不錯就是了,石竹從跟我簽訂契約的時候開始,力量就必須配合我做削弱的動作,也常常被爺爺鎮壓,大概肚子裡早就是一股氣了!」
『是這樣的嗎?』
「嗯啊,平常多陪她聊聊吧,不過不要喝酒喔!」
凌霄微微一笑。
「你在笑什麼啊?」噗莉轉過頭來好奇的問。
『妳自己不也常常在笑嗎?』他回問。
「好像也是耶,嘻嘻。」笑嘻嘻的回答,「要快點了喔!」
『我知道了。』
「不過,可以稍微講一下你現在的心情喔!」

『我真的非常開心。』

Fin

對於自己在對方心中的份量提升的話,任誰都會感到喜悅的。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RuvikCross
  • 好棒>w< 鬼魂們的對話~
  • 謝謝稱讚xD
    真是不好意思讓你一直來留言xD
    因為我一直想不到該說些什麼(?

    高野 馨 於 2016/07/28 13:24 回覆

  • RuvikCross
  • 沒關係啦XD
  • 真是太感謝妳了#

    高野 馨 於 2016/07/28 19:04 回覆

  • RuvikCross
  • 我也要感謝妳來看愚者XD
    老實說一開始打的時候還真沒想到會有人看(因為太渣) ( ̄ε(# ̄)☆
    因為有人看才有動力繼續打下去XD
  • 剛好就是都市傳說讓我們認識的(?
    一起加油吧!!

    高野 馨 於 2016/07/29 09:31 回覆

  • RuvikCross
  • 都市傳說萬歲~老大萬歲(X)~ (ノ>ω<)ノ
  • 老大萬歲!!(跟上

    高野 馨 於 2016/07/29 10: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