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下爺爺拿著武士刀粗喘著氣,一臉無奈的看著挺立在原地的兩人……
也就是噗莉的親生父母。
「就是你們這種人給莉華錯誤的觀念,一點也不可取。」好歹其中一個也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他版著嚴肅的臉孔面對著。
「父親,是你太不公平了!」噗莉的爸爸叫道。
「不公平嗎……將自己的女兒放到這條路上,對莉華是公平的事情嗎?」他反問著,一邊調整自己的步調。
「原本那個位子是我的啊!你這老不休!」那男人面紅耳赤。
「……山下家的位子一直都是選賢舉能,選的人是石竹並不是我。」帶著同情的神色,「要是你能更用心一點,不管是對自己妻子還是小孩,結果肯定不一樣了。」
那男人被山下爺爺激怒,舉刀衝了過來。
「……」輕嘆了口氣,輕鬆地拿武士刀擋了下來,「磨練不夠啊,不夠沉穩可能是原因之一呢。」
「不孝也有可能,自從你去了一趟美國之後人都變了。」一邊輕鬆的抵擋兩方的攻勢,一邊唉聲嘆氣。
「我也沒要你賺錢養我,壓力到底是從哪來的?」說這話的同時山下爺爺也在仔細思考著,他連家都蓋成歐式的別墅了,教育也一樣是歐美教育,到底是從哪邊出了問題?
眼前的人既沒野心,也沒有身為一個領導人該有的氣度,甚至連出眾的口才也沒有。
自己的孫女兩個加在一起倒是齊了。
「中國的劉備有聽過嗎?他兒子劉禪大概就……!」說教還沒說完,自己的媳婦就扔了飛刀過來。
「妳也變得這麼兇悍啊,是偷偷和雪陽聯絡了嗎?」拿武士刀擋掉,山下勇夫露出莫可奈何的表情。
人生啊,能夠被親戚聯手欺負也算是難得一見。
但是,這種痛苦就輪不到自己的孫女來償還了吧?
忽然一陣風吹起,有一個人擋在山下爺爺前面。
「在聊些什麼啊?」
「啊……好久不見。」
「勇夫,你人見人怨的程度已經擴散到國家級了啊?政府那群傢伙一直在煩我!」
「是、是這樣的啊?」
遇上眼前的人,就連一向沉穩的山下爺爺也忍不住緊張了起來。
「當然是開玩笑的,果然嫁給你是一個很糟糕的決定啊。」那個人憑藉著單手甩動巨大的斧頭,另一隻手戴著手指虎。
「請別這樣說。」平復了情緒,山下爺爺走到那個人身旁。
「這次的事件不只是山下家的問題,也牽涉到額外的人,我想小噗莉跟小莉華都不知道的吧?當然還包括你這老頭。」那個人斜了山下爺爺一眼。
「!?」他一愣,但又快速的恢復鎮定,「是嗎……這兩人性情大變的原兇啊……」
「你那個位子肯定受到詛咒了,兩三百年就換了八個人做頭,現在還牽涉到國家事件,真是可怕。」
「選賢舉能啊,要代替我嗎?」
「別閒聊啦!臭老頭還不趕快把他們抓起來拷問!」
「那是妳兒子……」
「禍國殃民的東西才不是我兒子,連小莉華都敢帶壞,我真為你們感到羞恥!」
兩個人持續的拌嘴,顯然山下爺爺處於弱勢。
「山下雪陽……」那男人咬著牙,憤恨的瞪著那兩人。

張奏佳皺眉,持續的被自己的長刀劃傷。
那把不中用的短刀已經在解決完那群傢伙之後斷了,現在手無寸鐵的她根本什麼也做不到
『欸欸欸?就這樣了嗎?就這樣了嗎?』海洛英歪了歪頭,『不過靈術還真的對妳沒用耶,為什麼呢?』
「我真的不知道啊。」她聳聳肩,但這個動作扯到她的傷口令她不禁皺眉。
『為什麼呢?』海洛英思考著,『這樣要一刀一刀的砍還真的有點浪費時間耶!』
你也知道……。
「你應該不是山下莉華原本的從屬吧?」既然現階段打不過,只好用拖延戰術了。
『第一次有敵人想問我這種問題耶,原本的嗎……那個死掉的陰陽師,莉華說不想綁在身邊呢!』海洛英倒是乖乖回答。
「什麼意思?」讓自己有喘息的機會,她問道。
『等妳打贏我的時候就會知道啦!』笑嘻嘻的回答,長刀繼續的攻擊。
「嘖……煩死了,只能讓他出來……不要怪我喔。」
『終於有強力的幫手了嗎?』
「松柏!」
她一邊喊道,一邊退後好幾步,即使接下來並不會影響到她。
迫人的壓力對於在場所有的鬼魂來說是非常痛苦的。
『唔!』連剛剛嘻笑的海洛英面部都扭曲了起來,放下她的長刀。
「好了,拿回來了。」一派輕鬆的撿起自己的長刀,她嫌棄似的看向力量全開的松柏,「你可以收了,然後看你要去哪都行。」
『妳怎麼可以這樣!』十分聽話的將力量收起來,松柏抱了上去,『妳受傷了就交給我啊!』
「不要過來,很冰,煩死了!」她推了推松柏。
海洛英的面部舒緩了起來,看著眼前的一人一鬼。
『現在流行人鬼殊途嗎……』海洛英忍不住低喃。
「才不是……不要誤會了。」汗顏,並且徹底的推開松柏。
『欸,我看來好像不是這樣嘛!』海洛英笑了起來。
調整好自己的狀態,手拿長刀指向對方,「好了,現在有被我反擊的覺悟了嗎?」
『笨--蛋--!海洛英還沒笨到會跟有差距的人硬打喔!』海洛英看見松柏之後,反而立刻決定投降。
她一愣,是因為松柏的關係吧?
「好吧,如果能夠少一事是一事。」
『奏,妳不小心用中文了。』
松柏指著一臉茫然的海洛英。
「抱歉,我是想問你,你說的那個死掉的陰陽師是怎樣?是山下家繼承人候選人選的嗎?」
『對啊!莉華是被父母逼著選的,即使她非非非常不喜歡!』
「所以才在噗莉被選上的時候放棄?」
這是什麼超展開?不對,不是不能夠私底下幫助繼承人爭奪嗎?
『嗯啊,她父母勾搭上了奇怪戴面具的傢伙,海洛英討厭他!』
「奇怪戴面具的傢伙……?那詛咒是?」
這背後感覺有更可怕複雜的事情,即使直覺要她不要攪和進去,但現在她已經算是半個山下家的人了。
『莉華討厭那個傢伙是事實喔!不過詛咒是莉華父母叫的!不過既然會讓那傢伙痛苦那應該也沒差吧!』海洛英歪頭道。
將視線轉移至松柏,卻發現對方用一樣震驚的表情。
「雖然這樣不會幫山下莉華洗白,但是我覺得……我們需要好好聊聊,或許真相並不是我們看到的……單純山下莉華想搶回繼承人位子。」她的表情凝重了起來。
『我想也是,不過就連勇夫也不知道的事情,恐怕會更令人感到難過也不一定。』松柏也跟著說。

『看來我趕到了。』凌霄盯著前方的山下莉華跟石竹。
『廢物一個。』石竹倒是悠閒自在的嘲諷了一下。
『我很快了好不好?誰知道妳在這邊約會啊。』汗顏,凌霄飄到石竹的身旁,『奇怪,妳怎麼不攻擊我?』
山下莉華坐在沙發上,無趣的樣子。
「你救不了她,我也不想浪費力氣跟你戰鬥。」 打了個哈欠。
『你真的是討厭噗莉的那個山下莉華嗎?』凌霄也懷疑了起來。
『她除了給臭小鬼痛苦之外,其他就沒興趣了,或許還有山下家的位子。』石竹說著。
剛剛的生氣,在時間的等待中也漸漸消逝。
因為山下莉華並沒有拷問她,也沒有問她關於繼承人的問題。
「我就應該不停浪費自己的力氣拷問石竹大人,然後等那可笑的傢伙來擊敗我?」山下莉華冷笑。
『那妳……真的想要山下家的繼承人位子嗎?』凌霄問著。
內心所模擬的拷問畫面及一些衣服破掉……不,就是普通的拷問畫面。
「我倒想問問創立山下家時的力量是不是還在?」山下莉華挑眉。
凌霄看著石竹,後者擺出看白癡的表情。
『要是真有這種東西,我就不可能被妳綁住。』石竹咬牙切齒的說。
「……是嗎?跟我猜想的一樣啊。」山下莉華冷哼了一聲。
『欸、現在是甚麼狀況?』凌霄一頭霧水。
「那個可笑的傢伙很久之後才會到,聊聊天也行,反正海洛英也不打了,被抓住也是時間的問題。」山下莉華認分的說。
「首先,我的確是非常討厭那個可笑的傢伙,其次,我對繼承人的位子是有半點興趣……但至少要是打敗那個可笑的傢伙再得到。」
『妳如果有這麼正義,把噗莉的降頭術解除啊!』凌霄說道。
「為什麼?當初她也是做了一樣的事情啊,耍小手段不就是她的能力嗎?這次就是還她了。」山下莉華回道。
『欸!?』凌霄驚叫,『妳是指噗莉也對妳下了降頭術!?』
「不然你以為我會輸?」山下莉華一臉鄙視的神情。
『不可能!噗莉那時候還國小而已啊!』凌霄反駁。
『山下莉華,妳說清楚。』石竹打斷凌霄,『當時見證人是我,我能保證那臭小鬼絕對沒能力用。』
「一模一樣的靈術,胸悶頭暈,眼前無法看清楚,要不是爸爸媽媽幫我解除,我哪知道那可笑的傢伙做了什麼?」遲疑了一會,山下莉華還是如實說道,「分家那群沒用的東西就不值得一提了,我是絕對不可能輸給那個可笑的傢伙。」
不對……降頭術是要施術者解除。
石竹和凌霄暫時壓下這個問題。
『等等,分家的人沒有加入妳的降頭術行列嗎?』凌霄挑了一個比較疑惑的問。
「分家的人沒給我添亂就夠了。」山下莉華心中的疑惑越來越大。
有一種既定的觀念將要被翻轉的預感,這讓山下莉華有種不太舒服的感覺。
『不對,這跟松柏轉述的不一樣啊,怎麼可能只有妳……那在噗莉消除記憶的時候怎麼會減緩呢……』凌霄也開始嚴肅了起來。
『現在該討論的不是分家有沒有一起玩。』石竹淡然道,『而是,妳剛剛所說的,創立山下家的力量,誰告訴妳的,根本沒有的東西!』
「我到美國之後才知道的,爸爸媽媽常常跟一個戴著面具的男人見面。」山下莉華答道,「從那種傢伙身上得到的信息,果然是假的啊。」
石竹與凌霄互覷一眼。
「你們還真是奇怪,想幫那可笑的傢伙洗白?」山下莉華強壓下心中的不安,嘲諷道。
『妳跟我所想的完全不一樣,妳應該是最渴望繼承人寶座的人啊。』凌霄看著眼前的狀況。
「要那種東西的人,只有爸爸媽媽……還有那個面具男,我只要能夠打敗那個可笑的傢伙就夠了。」山下莉華將那本舊書扔了出去,「照這情況,爸爸媽媽會被抓起來,那他們要我做的事情我也不想做了。」
果然隨興這種東西是遺傳基因。
石竹看著地上的那本書如此想道。
「跟妳這種整天冷嘲熱諷的傢伙在一起,一定會把毒品弄哭,算了吧。」擺擺手,山下莉華闔上了眼。
態度的一百八十度大轉變,這種老謀深算果然是遺傳。
『我完全搞不清楚啊……』凌霄茫然的將書拿起來翻閱。
石竹盯著山下莉華看。
為甚麼會出現這種資訊完全不對稱的狀況……。
那個戴著面具的男人又是誰?

「她的尖叫聲有點吵,所以我遲來了。」奧爾多安不知道從哪裡出現的,坐在一旁拿著筆不停撰寫。
「是妳!」井上翔太看著噗莉的臉色逐漸舒緩,也沒那麼緊張了。
「因為有幾件事情蠻有興趣的,所以才沒注意到這件事,既然和噗莉小姐交換條件……」仍不停的寫著,額上滑落豆大的汗珠,「仔細想想還是得做好售後服務。」
「這就是妳出現在這的理由吧。」井上翔太看著已經清醒不少的噗莉。
「你們不能阻止我的任何行為,我非常滿意這個交易,張小姐還有許多必須緊盯的地方。」到一個階段奧爾多安才放下了筆,走到噗莉身邊把她拉起來。
「妳們要去哪?」井上翔太問。
「你應該放心交給我才對。」奧爾多安嘴角勾起,「你也一起來好了,來趟記憶的旅遊。」
「記憶的旅遊……?」
「人們將情感寄託於文字,將真實寄託於歷史,文字混淆歷史,歷史仍存有不可干涉性……」帶有微笑念出一大串類似咒文的東西,身後出現了漆黑的洞。
「走吧,來去拜訪山下莉華的小時候。」奧爾多安伸出手。
「……我知道了。」井上翔太拉住奧爾多安的手,和對方一起走了進去。

TBC。

別問我的身體狀況(?),現在有點難解釋 #
看這章可能會有一頭霧水的詭異情況,重點就是,山下莉華果然是爺爺的孫女。(才不是重點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