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問題嗎?」井上翔太在幫噗莉確認最後的裝束。
「啊啊,沒問題的,翔太你們不是也保證就算姊姊中途施加強度也沒問題的嗎?」她笑了笑,「所以啊!不用擔心!這舞蹈在大家面前是象徵和平跟祈福的作用喔,連隔壁鎮不常說話的巫女們都會來看耶!」
她看見對方擔憂的神情之後,雙手用力拍了拍對方的臉頰。
「我們約定好的吧!你會保護我,我會保護你。」她笑著說,「有翔太的話我一定不會害怕的!因為你在我身邊!」
他點點頭,接著用手覆上她的。
「如果哪裡不舒服一定要讓我們知道,不要自己硬撐。」他輕輕抱著她。
「好害羞喔!不過我知道啦……之後還要一起去台灣呢!」她微紅著臉,也伸手抱住對方。
沒過多久,她輕輕放開。
「好啦,我要出場了喔,絕對沒問題!」她露出燦爛的笑容。

噗莉走出去之後,也代表表演的正式展開。
在暗處看著的山下莉華勾起一抹笑容。
「毒品,給大家一個令人難忘的山下祭吧。」她命令道。
名那穿著很奇怪的少年飄浮在空中,用著古怪的笑容不停轉圈圈。
『嘿嘿嘿嘿嘿,我們就來開派對吧!』一個彈指,上空出現了一連串爆炸。
『 Welcome to hell ! All people go to die ! 』
『記得我的名字吧!讓世人都記得這厭世之毒!』
『哇哈哈哈哈哈!』
艷紅的雙眼眨了好幾下,從空中下起了晶白色的粉末。
「好漂亮……」
「不僅是舞蹈,山下家這次也用了煙火呢……」
「真是大手筆呢!」

聽著台下的人的評論,井上翔太眉頭一皺。
煙火……?
那不是最後才要……!
他一驚,立刻從幕後繞出去看,看見天空中漂亮的白色粉末。
空氣瀰漫著一股令人覺得暈眩的氣味。
「這白粉難道是……」他緊皺著眉頭,用手掌蓋住自己的口鼻。
「是假的,不用緊張。」張奏佳淡然的說,從口袋拿出乾淨的口罩給他。
「謝謝,只是妳怎麼會知道?」他接過口罩戴上,並且疑惑的問。
「這味道應該是海洛英吧……還是一如既往讓人感到噁心,剛剛空中的爆炸離頭頂不遠,我想就是在燃燒這個,之所以會是假的呢……」張奏佳將長刀快速扔了出去,「你應該沒忘記任何靈術都是對我無效的吧?」
長刀被一陣風捲起來,張奏佳此時露出了笑容。
「看,這不就出來了嗎?」
『欸欸!第一次看到能夠分辨海洛英味道的人耶!通常都聞到先昏了呢!』淡紫色頭髮的少年跳了出來,手上握著張奏佳的長刀。
「我當殺手久了,自然知道哪些東西是怎樣而且打死都不能碰的。」拿出腰間備用的短刀,「翔太,你等等回去後台,連巫女都吸了那東西,要是噗莉中途出糗,他們全部都會變成暴民!」
他一驚,原來還能用這種方法嗎。

山下莉華……真是非常恐怖的人。

『看來妳很懂耶,沒錯沒錯,可不只我喔!還有啊!』那名少年身邊出現了許許多多的鬼魂,『全山下家的人都一起出來玩了喔!』
「家族分裂到反而老頭跟噗莉才是主動分裂的那個嗎……」嘆了口氣,「我說啊,你們有本事就直接找老頭挑釁啊!」
『就是沒本事才要讓山下噗莉難看囉!』那個少年攤手,一臉莫可奈何的表情。
「你!」他正想抽出腰間的槍,不料張奏佳卻擋在他前面。
「老頭也不知道去哪了,你趕快回去吧!」張奏佳嘴角揚起,「我還想看看日本的百鬼夜行呢!」
「……我知道了,拜託妳了!」他點了點頭之後轉身跑回去。
『一個人可以嗎?』少年歪歪頭,『怎麼不叫點幫手來呢~真是奇怪!』
「畢竟連Monster 都不在啊,我一個人就夠……啊,還有人可以幫我呢。」像是突然想到一般,張奏佳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是嗎是嗎?好--期待喔!那麼海洛英上頭再灑些妳的血怎麼樣?一定很好玩的吧!就像開派對一樣!』一說完,少年便瞬到張奏佳的身邊,用張奏佳的長刀用力揮砍著。
短刀狼狽的擋住對方的攻勢,張奏佳伸出手指勾了勾。
「那還不再更努力些?你們就算全都一起上也沒有問題!」
『真是貼心!記著喔,海洛英這個名字,他將會是終結妳的鬼魂--』

井上翔太跑回幕後,台下已經因為假海洛英的關係而開始有一些大吼大叫的聲音。
「真是可怕……噗莉……」他低喃著。
在台上的噗莉身上浮出橘紅色的文字,似乎在保護噗莉不受對方靈術的侵害。
現在的他能夠做些什麼?
『親愛的!』凌霄突然閃現在他的身邊,『外頭打了起來,你沒事吧!』
「不提這個,現在石竹還好嗎?」他有些緊張的問。
『石竹小姐……她不在你們這邊嗎!?』凌霄驚叫。
「什麼!」他愣住了。
令人措手不及的消息,他忍不住握緊拳頭。
「把石竹找出來!快點!」他叫道。
這次不僅是噗莉,連石竹也是他們的目標嗎……?
山下莉華到底是個怎樣的角色?
『親愛的,我等等會先把台下的人弄昏,接下來你就……私奔吧!』
「什麼?」
被凌霄突如其來的話搞得一愣。
『山下爺爺現在都沒出來鎮場的原因,很可能是被全山下家的人圍剿,你也知道就算那老頭子再厲害……也沒辦法鎮壓全部人。』
「山下莉華!?已經沒有支持噗莉的人了嗎!?」
『就算有,也大概不敢出面吧,光一個姊姊他們就算集合起來也打不贏,總之沒時間聊天了!趕快帶著噗莉跑吧!我會把石竹小姐找出來的!』
「我知道了。」
凌霄飛快的消失,他聽到外頭有人陸續倒地的聲音。

噗莉倒吸一口氣,今年跳的舞是讓大家這麼快樂的東西嗎!?
全部嗨到睡著也太誇張了吧……。
她停止了舞蹈,剛好她也跳累了。
「噗莉!」身後傳來井上翔太的聲音,「快跟我來!」
「欸欸!?怎麼回事啊!?」手被對方一把抓住,兩個人跑了起來,「該不會是要搶婚吧?」
這句話讓對方感覺有些脫力,「這種時候怎麼可能是搶婚啊!?打起來了!」
「那我們還不去幫忙!?」她大叫道。
「山下爺爺跟石竹已經不見蹤影了,妳還要幫忙根本是找死。」他駁回她的話。
「今年大家都好賣力喔……有種跟不上步伐的感覺!」她皺著眉頭。
「做這種事情還需要妳跟上嗎?」忍不住汗顏,「前幾年才感覺是在跟妳玩吧,認真一點!」
「但是能夠像這樣跑來跑去的真的好開心喲!」她忍不住大叫。
像在宣洩些什麼。
「明明就是要逃命的,妳在做什麼。」他失笑。
「這很刺激啊!被抓到的時候就好好修理一下他們吧!」她用眼神對著自己的袖口,「久違的小針針!」
「真是的。」他笑著嘆氣,抓住她手的力道更加重了。
「悲觀就不是我的個性,雖然逃跑也不是,但是和翔太愛的私奔就沒有關係喔!」她笑嘻嘻地說。
「又來了……」他臉一紅。
「其實要感謝姊姊呢,如果沒有她的話我反而不會遇到你們。」她笑著說。
「這種話要等到降頭術從妳身上解開才可以說。」他回應道。

「往這邊跑來了呢,石竹大人。」山下莉華站在石竹面前,陰冷的笑著。
『妳想做甚麼?我可不認為妳的大腦會選擇做正確的事情。』就算被束縛著,石竹依然面無表情的嘲諷。
「石竹大人,我們來做個交易如何?」手上出現一把長叉。
『妳以為我會輕易地答應把繼承人位子交給妳這無腦的東西?』冷哼,『嚴刑拷打?果然是野蠻人!』
「怎麼會呢?石竹大人是象徵著山下家繁榮的重要人物啊……不過現在的繼承人,是時候需要一些考驗了對吧?」山下莉華狀似不在意的說。
『妳現在是要浪費時間跟我兜圈子?我可不知道大名鼎鼎的山下莉華還有這種興致。』石竹心裡突然一陣緊張。
「除了位子之外,石竹大人您應該是關鍵吧,所以……」山下莉華的眼睛笑得都瞇了起來,「成為我的從屬,然後決定我是山下家的繼承人如何?」
『很抱歉,我真是太愚昧了,我以為你們山下家的人都應該熟讀關於從屬……!』石竹倏地瞪大雙眼,看著山下莉華手中的那本書。
「妳以為這幾年我都在和那可笑的傢伙玩遊戲嗎?」山下莉華笑了,「這下我有將石竹大人搶走的資格了對吧?」
『妳這渾蛋……』想發怒卻因為身上的束縛而動彈不得。
「這次就透過所謂的『正當的對決』來獲得繼承人的位子吧?那可笑的傢伙要是能在發作的時候贏我了,自然就不會有後續的問題……」殘忍地笑著,山下莉華拋著那本書,「只是能嗎?石竹大人,不論本家還是分家,都在等待著這一刻!」
『一群愚蠢的東西……就算得到了我,那小鬼也不會輸給妳的!』石竹狠狠的瞪著對方。
「好期待呢,如果我贏了,我就要那可笑的傢伙身上所有東西!還有那名少年……」坐在一旁的沙發上,支著下顎觀賞著石竹生氣的表情。
「井上翔太是吧?我很想看那可笑的傢伙會因為這樣擺出什麼表情呢……」
『妳以為妳能夠掌控全局嗎?』
石竹不甘示弱的回應。
「當然能,您的弱點不就是那可笑的傢伙嗎,只要我……」伸出手一個彈指。
『妳!』咬著牙,石竹不停掙扎著。
「交易會一直進行著喔,石竹大人。」

「啊!」噗莉尖叫,抱著胸口倒了下來。
「噗莉!」井上翔太停了下來,跪在她身邊。
「好痛……」蜷縮著,她痛苦的尖叫。

為什麼明明是姊妹,一定要做到這種地步?

TBC

喔喔喔喔喔開始進入高潮了#(欸
下一章會有四個視角,打算做不一樣的挑戰!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uvikCross
  • 期待下一章的四個視角XD
  • 謝謝你xDDD我會努力的!!

    高野 馨 於 2016/07/19 08:1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