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園祭前一天。
「那個,小奏……」噗莉眨了眨剛復原的雙眼,「妳旁邊那個人是誰?」
短髮,戴著眼鏡,一臉高深莫測的樣子。
「……我打電話找她來的,如果是她的話或許可以暫時的幫助妳。」張奏佳推了推身旁不說話的傢伙。
「請不要推。」那女人冷淡地說,並且仔細打量她,「這個降頭術下的真好,也許能成為不錯的題材。」
語畢,從空中拿出一枝筆跟筆記本。
「奧爾多安!」張奏佳翻了個白眼,「現在是妳變魔術的時候嗎?」
「當然不是……只是靈感來了就忍不住了。」推了推眼鏡,叫做奧爾多安的女人直視著她,「妳想要我怎麼幫妳?」
她靜靜的看著對方,接著揚起一抹微笑,「我想要在山下祭時能夠真正和姊姊面對面,也就是明天晚上。」
「任何事都有代價,妳能給我什麼?」奧爾多安問著她,「我先說我要的從來都不是錢。」
「妳是用鍊金術還是言靈?」她反問道。
「呵呵,自然是有的,不過這似乎跟我的問題無關?還是要讓我開條件?」奧爾多安笑了。
「都可以,但危害我健康的條件就沒辦法了。」她回以一個笑容。
「我喜歡這個回答,讓張奏佳暑假回一趟中國,還有接下來我出現在你們面前,都不許妨礙我,這樣就可以了。」奧爾多安看了一眼張奏佳,「妳胖了不少,日子過得太安逸?」
「妳說什麼啊!渾蛋!還有我要回中國是我自己決定的吧!?」
「妳要跟我說妳身邊那個傢伙也要回去?」
奧爾多安指著張奏佳身旁的松柏,「這可不是回娘家。」
「好,不帶他就回去就是了,現在不是我們閒話家常聊廢話的時候。」張奏佳催促道,順便將松柏摔到另外一邊。
「我的能力是文字構築,小至螻蟻,大至世界,但我沒有試過用文字對人類施加效果,也許這是很不錯的實驗。」奧爾多安將眼鏡摘下,並用筆飛快的在空中不停寫字。
「聽說是用文字的能量來發揮效果,總之她能這麼快來日本也是利用文字的確切位置偷渡過來的。」張奏佳在一旁說明。
「真的嗎!?好厲害!」她雙眼閃亮,「能夠成為實驗對象我也很高興呢!」
「能夠被山下家繼承人如此讚賞是我的榮幸。」
「文謅謅的傢伙。」張奏佳皺起眉頭。

「快好了,我等等還有事要回中國,有問題再叫張小姐打電話給我。」手不停的寫著字,奧爾多安依舊冷靜。
文字泛著橘光,環繞在她的身上。
「應該無副作用。」鏡片反光讓人看不清奧爾多安的眼神。
「好溫暖……而且胸口跟頭都不會痛了耶!」她笑著說。
『妳怎麼會認識這樣的人?』石竹在一旁,對著張奏佳問。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是斯托達家的人吧?會認識這種人不奇怪啊。」張奏佳聳聳肩。
「好了,先跟妳說,這只是壓住那個降頭術而已,如果中途失效痛苦會是兩倍,妳自己的努力也是必須的。」停下寫字的動作,奧爾多安對她提醒,「我只能幫妳到這,真正能夠解除的還是妳的姊姊。」
話一說完,奧爾多安就坐著消失了。
「這樣就可以和大家一起賣章魚燒了耶!」想到今年不用抱著病痛苦撐,她就笑得越發燦爛。
『配合一些止痛劑的話應該可以撐。』石竹指著書上的內容對井上翔太道。
「如果再加上一點按摩效果會更好,到時候就拜託妳了。」井上翔太指著筆記本。
『一次的劑量要準,如果有那種讓大腦可以靈活一點的藥更好。』
「我想是沒辦法。」

「小奏……他們在講些什麼啊?」
「我不知道,我們去跑步吧?」
『我也要去!』
「你是死人還要跑啊?」
『想到未來有幾天要和妳分開我就……』
「走吧走吧,我們去跑步!小奏妳要減肥對不對?」
「……才沒有!」

學園祭當天。
「班長妳回來啦!今年妳氣色好很多耶!」班上的女同學搬著材料,笑著對精神飽滿的噗莉說著。
「今年不用熬夜練舞啦!」她回以笑容,手上是今天的排班名單。
為期一個禮拜的學園祭跟山下祭,她只要出現在山下祭的第一天就可以了,其餘幾天就算發作也沒有關係。
「每年都跳得一樣啊,怎麼還要請假練習啊?」另外的同學推了推她的手臂,笑著調侃。
「唉唷,人家跳完就會忘記舞步啊!」她吐了吐舌頭。
「真是的,我們班長怎麼是這種人啊……」大家在她的周圍笑了起來。
「對了,Monster這幾天都沒有出現嗎?」她突然想到便好奇問道。
周遭的人都搖搖頭。
「翹課了啊……真是的。」她嘆了口氣,「總之各位今天開始要加油喔!」
「好!」

「噗莉沒有在班表裡面耶。」張奏佳掃過那張紙。
「那是因為班上的布置、服裝、規劃和材料都是班長負責的,我們只要好好賣就好,而且班長又要處理山下祭的事情,其實是很辛苦的。」一位女同學為她說明,嘴角忍不住因為張奏佳做壞的章魚燒而上揚。
「也是啦。」每年都要病成那樣。
「不過當天比較忙的時候,班長會來幫忙,而且在當天收攤的時候,班長都會留下來一起收拾,人真的很好呢。」看著第二個做壞的章魚燒,忍不住笑了出來。
「別笑啦……這東西真的好難喔。」她汗顏,讓身旁的同學接過她的工作。
「小奏只要等學妹來招呼他們就可以了!」中川潤子靠近她,並且加入調侃的行列。
「什麼啊……中川同學也開始笑我了。」她無奈的搔著自己的頭,「啊,對了,我也要請中川同學吃炒麵麵包才行呢。」
「欸?是因為之前我告訴學妹的事情嗎?」中川潤子笑了,「不用啦,那時候也只是想知道那件事而已,我還是想學關於戀愛的白魔法呢。」
「戀愛的魔法就是坦誠以對啦。」她不禁失笑。
「很像小奏會說的話耶。」中川潤子也幫著她的忙。
奇怪……是很和善的人啊?照理來說應該會和噗莉感情不錯吧?
張奏佳抱著這樣的疑惑。
「我對山下同學的感覺只是個人主觀上的問題,我也知道山下同學非常辛苦,但我僅僅只能做到不妨礙她這點,友好之類的情緒比較困難。」中川潤子似乎看穿她的疑惑,雲淡風輕的說。
「我懂了。」她點點頭。
「我也不希望班上的人因為我或者是山下同學左右為難,所以這樣的狀況就很好了。」中川潤子微笑。
「……妳還是讓我請炒麵麵包吧!」她忽然勾住中川潤子的脖子,笑著說。
「討厭,老是吃麵包會胖的喔,小奏每天中午都吃麵包吧?」
「我才沒有胖呢,中川同學偶爾吃一次也不會怎樣啊!」
「那請我吃食堂的牛肉蓋飯就好啦!」
「這沒問題!」兩個人開始一邊做事一邊聊了起來。

「小奏不管到哪裡都很受歡迎呢。」噗莉在一旁偷偷觀望著,「中川同學也交到了很棒的新朋友。」
『妳不會吃醋嗎?』石竹斜著眼看她。
「我沒有資格限制別人的交友範圍,而且看到他們那麼開心我就覺得很值得了。」她笑嘻嘻的說。
『還真是愚痴的人,我是指妳。』石竹冷哼道。
「好懷念石竹的諷刺喔,前幾天都沒聽到覺得怪怪的。」在走廊上慢步行走,她笑著說。
『哼!還真希望有人能把妳的大腦洗過一遍,整團都是屎。』在一旁跟著,石竹口不擇言。
「幸好臭味沒有發出來呢。」
『妳真的是我見過最愚蠢、無知、毫無下限,連點基本的知能都沒有的蠢蛋。』
「被蠢蛋收服的石竹又是什麼呢?」
『妳真的那麼好奇的話,當然是馴養蠢蛋的主人。』
「好過份喔!」
『既不會用大腦也不會保護自己,妳說妳欠缺的是僕人我才不信,沒用的大腦就應該接受更多教育。』
「我以為我是因為沒有珍貴的感情所以才會和妳一塊的耶。」
構想中的謾罵被硬生生抹去,腦海只剩剛剛的那句話。
「欸嘿,我贏了對吧?」俏皮的眨了眨眼,噗莉偷偷比了個手勢。
『哈?妳贏了?妳這種油嘴滑舌在戰場上能起什麼作用?』一頓,接著開始繼續回嘴。
她偷偷笑了出來。

還是這樣最好了!

『莉華!這次那個小鬼好健康喔!』飄著的鬼對著站在那的人說。
「也是該找到方法應付我的時候了吧。」手上拿著一串珠子,捲髮的女人勾起陰冷的笑。
『不打算再加強力量了嗎?還真是無聊耶!』鬼無趣的說。
「今天晚上就會對上了吧?到時候我就會讓這可笑的傢伙……在整個城市面前丟盡她的面子!」
『不愧是莉華!那我要做什麼?』
「她身邊似乎多了許多強力的人,都給我一一擊潰!」
『那那個惡鬼呢?』
「石竹大人?」
冷笑,用力抓緊手中的串珠,「等到晚上,就是我的從屬了。」
『這很有莉華的作風,那就來大鬧一場吧!』
「我要讓那傢伙知道,山下家的一切全都是屬於我的!」

那串珠應聲斷裂,伴隨著女人的冷笑。

TBC

在臉書上發文,上面說終於發現李時珍不是女的,結果聊著聊著就變成戰國時期的乙女向戀愛遊戲製作,沒問題嗎?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