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是說可以讓視覺效果被轉移嗎?」
『嗯,條件是不能眨眼。』
井上翔太看著書,此時才將視線轉給石竹。
「有辦法嗎?」
『我大概知道有個傢伙可以幫我們。』
「那可以轉移多久?」
『應該可以撐到五月底的山下祭結束,只要沒有中途施加強度。』
井上翔太握了握身旁噗莉的手,對方沒有回應。
『睡著了?眼睛閉著都不知道有沒有睡著。』石竹皺著眉,但現在實在不是發脾氣的時候,剛剛好不容易解除的壓制她可不想再接受一遍,那可是花了她跟凌霄半天的時間。
「剛才起來的時候不小心睜開眼睛,很不舒服所以我讓她睡著了。」他擔憂的說。
『這樣不是辦法。』石竹壓抑想發脾氣的衝動,『我相信你也知道這一個弄不好會死人的。』
「先去找妳說的傢伙吧?校長也說我們得暫時住在學校,好保障她的安全,不然他們跑到家裡就不好了。」他輕輕鬆開自己的手,幫噗莉拽好被子。
『我讓那個廢物送他進來,希望那廢物懂什麼叫效率。』石竹咬著牙道。
「石竹小姐,妳一定得是最冷靜的那個。」他開口提醒,「只有妳最清楚噗莉的狀態。」
『我知道……』石竹握緊雙拳。
『我來了!』凌霄拉了一團黑黑的東西穿進了保健室。
「那是?」井上翔太看著那人狀的黑色物體。
『上次在水族館引發事件的傢伙,結果被那小鬼幫助了。』
「那他就是眼睛不會閉起來的鬼嗎?」
『喂,輪到你說話了。』凌霄推了推那個黑東西。
『是的!』黑東西緊張的點頭,『我、我的死法是……被人四肢大綁挖去雙眼……割去眼皮跟喉頭……是私刑呢……』
『好噁!難道你不會怨恨嗎?』凌霄小聲的叫道。
『也許是因為我這個人意志堅定吧……只是當初被騙說會消失真的是很緊張……而且我也很討厭不和氣的事情……』黑東西畏畏縮縮的回答。
石竹這時飄到了黑東西的前方,『記得當初你跟我說過什麼對吧?』
『是,山下小姐跟石竹小姐是我的大恩人……我會盡全力幫助你們的。』黑東西往後退了好幾步,顯然是不太能適應石竹的氣場。
『我要先確定你看不到也不能眨眼。』石竹手一整個穿過黑東西的頭,『嗯,就是你了。』
『石竹小姐……我有點害羞……所以請妳可以放下手嗎……』黑東西的身體顫抖。
「……總之,這個鬼魂沒問題就對了?」井上翔太汗顏,朝著石竹問道。
『我還是建議在山下祭之前再解除,老頭應該會幫她請假,去年也是在山下祭之前請假。』石竹思考了會,手一邊提著黑東西,『我和凌霄會訓練他的強度,幫我蒙上小鬼的眼睛,我們到時候再見。』
「要再等嗎?」
『我們要把風險降到最小,可以的時候就會回來。』石竹與凌霄互使了個眼色,跟黑東西消失在空間中。

隔天的放學。
「學妹,你們在聊些什麼?」張奏佳好奇的問。
剛剛似乎有聽到一些關於靈異的事情。
「啊、學姊!」學妹們興奮的看著她,「據說妳們中國有一種叫做降頭術的東西對不對?」
「好像有吧……我對靈異的東西比較沒有研究。」她一愣,「能夠告訴我是什麼東西嗎?」
怎麼會提到這些?這些學妹平常應該不是會聊到鬼故事之類的事情才對吧?
「剛剛中川學姐似乎在看靈異方面的書籍,剛好看到中國的降頭術,她說只要掌握一個人的聯繫,就可以對討厭的人施加詛咒……」學妹的印象顯然也有些模糊不清,「我就問學姐說有沒有好一點的東西,她說這種術失敗的話會回來自己身上,所以是不可能好的。」
她一驚。
靈能力者使用這種術的話,怎麼可能會失敗?
「中川學姊似乎大概講解一下就跑掉了,我還想問問戀愛的白魔法耶!」學妹不甘心的說。
「戀愛的魔法不就是對人坦承以待嗎?」聞言,她失笑,「謝啦,自己國家的東西自己都不知道可不行,明天請妳們吃炒麵麵包吧?」
「耶?真的可以嗎?」學妹眼神閃亮。
「明天記得跟我拿,我有事情先走了!」她擺了個手勢,快速往保健室的方向跑。

「降頭術?啊,那種的話很有可能耶。」雙眼蒙著紗布的噗莉像是被什麼打到一般。
「難道妳從來沒有想過?」張奏佳嘴角抽蓄,這傢伙不應該要對這方面更了解嗎?
「大概是我們太相信姐姐的本性了,可是姐姐不惜冒著自己也會失敗的風險……真是可怕啊。」她苦笑。
「總之,只要知道這是什麼,要破解並不是不可能的。」張奏佳握著她的手。
「這有點困難,姐姐是靈能力者,她當然可以把降頭術的版本改得天衣無縫,我想只有一種方法。」她低著頭,噙著痛苦的微笑。
「……要跟她當面對峙就是了?」張奏佳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嗯……可是我現在,還是沒有辦法。」她說。
「在這世界上還有那麼多玄幻的事情,我可不這麼認為喔!」張奏佳為她打氣道,「妳不用自己出面也沒有關係的,反正還有我跟翔太,那個愛翹課的傢伙一定也會及時出現的!」
「Monster今天翹課了?」
「他跟我說協會有事找他回去。」
「真是的,每次都不先跟我說一聲就跑不見,到時候爺爺又要幫他跟老師說話了啦!」
「他似乎很受協會重用耶?」
「嗯,會長很喜歡他。」
她揚起開心的笑容。
「有時候在電腦遊戲裡面,只是等級的關係,只要等級練高一點,自然就打敗的了超級大魔物了。」張奏佳拍了拍她的手背,「我有一個習慣戴面具的同事常常會鼓勵我,所以我想如果我也能這樣鼓勵別人那就好了,可惜我周遭的人一點都不需要呢。」
『為什麼妳會露出那種表情啊!』松柏突然出現,非常不悅的說。
「松柏!?」張奏佳一驚,「敢問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
『先回答我!』抓著張奏佳的肩膀,松柏異常激動。
「……就、就是那個啊,對於前輩的憧憬之類的!」臉一紅,張奏佳拍開松柏的手。
「咦咦!?是小奏喜歡的人嗎?」她聽著對話,驚訝的問,「快告訴我是怎樣的人!好想知道!」
「也……也不是啦……就、那個……」露出了平常不會表現的嬌羞神情。
「是個什麼樣的人啊?」她感受到對方的反應,不禁一笑。
「個性有夠白癡的,但在我非常難過的時候總是在我身邊為我打氣,是個很可靠的人……可惜已經結婚了。」說到最後也不禁有些氣餒,「如果是他的家人感覺非常幸福呢,有這麼一個可靠的肩膀。」
「好像很有魅力耶,小奏辛苦了……」她反拍著張奏佳的手。
「講是這樣講啦,我來日本前就被拒絕了。」張奏佳不以為然的說,「那傢伙就是少根筋,就算知道了也只以為是普通家人般的喜歡而已!」
『聽起來只是對於長輩的尊敬之情而已。』松柏的表情依舊不悅,搶過張奏佳的手用力牽住,『不可以喜歡上有婦之夫!』
「你不要隨便否定少女的戀愛好嗎?」張奏佳皺眉,想抽開手卻做不到,「就說被拒絕了,當然不會有後續的遐想啊。」
『真的不可以喔!』
「所以到底干你屁事啊……」
『因為我很在乎妳啊!』
在爆發出類似告白的話之後,保健室瀰漫著沉默的氛圍。
「我想起來了,我們是主從關係對吧?難怪你會這麼在意,沒關係,以後有結婚的話也還是會好好照顧你的,讓古人這麼擔憂道德問題是我的不對。」張奏佳思考之後,反而一臉輕鬆的說。
她看見這種場景不禁大笑出來。
「哈哈哈哈哈!小奏妳真的太可愛了啦!」她抱著肚子,止不住笑聲。
「欸?我哪裡有說錯嗎?」張奏佳一臉茫然的看著床上那位,再看向臉有些黑的松柏。
「沒有……哈哈哈哈……」她仍止不住笑。
『……妳真是非常遲鈍。』
「遲鈍!?我身手很好的啊……」
「不行了……哈哈哈……小奏……哈哈……拜託停止這個話題……」
張奏佳還是一臉茫然,但看見人家笑得這麼開心,似乎成為別人笑料的感覺也不賴嘛?

『親愛的!』凌霄出現在井上翔太的身旁,『有想我嗎?』
「……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井上翔太闔上書,一臉疑惑。
『提醒你去陪噗莉吃飯啊!剛剛保健室外傳出來很強的笑聲喔,小奏果然很厲害呢。』凌霄想到剛剛的情景就忍不住微笑起來。
「我等等過去,你們那邊進展如何?」慢慢的收拾起東西,一邊問著。
『啊……那個黑東西很享受石竹小姐的虐待的樣子……所以我也不好去打擾他們,看來是很順利,另外松柏告訴我說小奏已經知道是怎樣的靈術了。』
「降頭術?」井上翔太挑起眉。
『咦!?親愛的你怎麼知道?』一愣,凌霄好奇的問。
「今天在班上突然討論起靈異事件,結果中川同學原本想仔細問問張同學關於降頭的事情,手上還拿著一本書很熱衷的樣子。」淡淡的說。
『嘿欸……是突發幸運事件呢。』凌霄笑著說。
「是啊,這下可以往這方面研究呢。」
『親愛的剛剛在看些什麼書啊?』
「緩解胸悶跟頭痛的方法,還有一些家庭醫學。」
凌霄聞言,微笑了起來。

只要擁有這種為別人著想的心情,一定會讓你走出當初的桎梏。

TBC
雖然調整了沉重度,但還是沒辦法打到學園祭那邊,所以下章就真的是了! 
另外我這幾天可能不會打同人文,想專心在還有靈感跟構思的時候繼續打這個連載的故事,雖然預計還要很久才會完結
但我自己也同時在規畫很多事情,所以就暫時是這樣!
所以期待看同人文的觀眾,也可以暫時看著別篇過過乾癮,其他篇我最推薦新打的塚跡了,歌詞我想很久,而且是架空,所以不懂網球王子的人也可以看的
以上!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