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頭,這下你告訴小鬼的預言都實現了,接下來?』石竹飄在空中。
「為了山下祭準備。」山下爺爺撐著下顎,一臉無趣的看著公文。
『為什麼會說是兩男一女,你早就知道了嗎?』石竹問。
「這是命運,不過中國的張小姐是那個安毛遂自薦推上來的。 」似乎當初是有別的打算,山下爺爺將鋼筆放在桌上。
『你前些日子是去中國?』
「要證明山下家繼承人的能力,就必須讓其廣納良才展現實力,為了噗莉這是必須的。」
『……山下祭跟學園祭一起舉辦,你自己衡量輕重。』
斜了山下爺爺一眼,石竹轉眼間就消失在空氣中。

「好,就決定是賣章魚燒了!」噗莉站在講桌前,很有精神的說,「這次大家也很踴躍投票呢!」
「噗莉這次也打算縫製制服嗎?」其中一個女同學舉手發問。
「會喔,這次大家也可以幫我想一下要穿些什麼,章魚燒很油膩,盡量穿比較輕便的呢!」她笑嘻嘻地回應。
「欸?可以換穿別的衣服嗎?那穿泳裝好不好?」有些輕浮的男同學這麼問著。
她搖搖頭,笑著回應,「會被校長駁回喔!」
「我……」張奏佳弱弱的舉起手來,「覺得原本的制服就很好了……」
全班頓時安靜了一秒,也只有一秒,便哄然大笑。
「這樣也是很好啦,但小奏不覺得這種時候換穿特別的服裝更有意義嗎?」她笑著問。
「是沒錯啦,可是我實在是沒辦法穿那種衣服……」張奏佳汗顏。
「班長,是因為這幾天張同學被學妹追著跑的關係啦!」
「如果穿得太顯眼,張同學就不能有自己的時間了!」
「張同學太受女生歡迎了!」
她看了一下張奏佳,轉學過來的狀況出奇得好,似乎是為了彌補無法上學的日子,在學校的表現反而很活躍。
看來在班上過得不錯。
「這樣就糟糕了,那就以普通的制服為主好嗎?」她笑著拍板定案。
「欸對了,班長,那天不也是山下祭嗎?」其中一個同學好奇的問。
「啊,我們晚上才要表演的,所以早上可以盡情的玩喔!」她一愣,便揚起笑容回應。
忽然感受到一陣不舒服的視線,她下意識看向中川潤子,只見對方瞪著她不發一語。
她朝對方露出一個微笑,對方只是撇開頭。
「啊,排班表我有排好了,希望這次大家可以努力創造美好的回憶。」
「翔太王子這次不會請假了對吧!?」其中一個女生帶頭問。
「對啊!翔太王子怎麼可以再請假了!」另一個女生敲著桌子。
「不會喔,這次翔太也在值班表裡面,要我唸出那些幸運的女孩嗎?」她笑嘻嘻地問。
「咦!這怎麼可以!」全班女同學異口同聲地叫道。
「欸!?」
「這種事情要用猜拳決定才行啊!這樣才公平!」
「……是這樣的啊,那當天和翔太值班的女孩子總共要五個,除非男生們也要讓出那五個名額。」她汗顏,「總之確定之後要將名單交給我喔,我要印給全班的!」

忽然,她感覺一陣暈眩。
但她強硬的站在講台前,冷汗直流。

「……班長,我想去保健室。」在大家面前一概和熟人裝生冷的Monster舉手。
「欸、你該不會又要翹課的吧!?不行,我陪你去!」她有些看不清楚眼前的畫面,但還是笑嘻嘻地跑上前跟著Monster。
底下的張奏佳和井上翔太交換了一個眼神。

咚!

教室外響起的巨響,卻只有少數人知道。
張奏佳強忍想衝出去的衝動,繼續在表面上和同學說笑。
井上翔太只覺得現在班上女生的猜拳行為像場鬧劇。

「還好嗎?」Monster 抱起她,「是因為……」
「沒事的,讓我去保健室翹課吧?」她無奈的笑。
「這件事要讓他們兩個知道才行。」Monster認真的說,「就算不想讓他們擔心也一樣。」
「等等讓他們來吧,記得也要讓凌霄跟松柏跟上。 」噗莉閉上眼,神色痛苦。
「石竹呢?」
『我在這!』石竹倏地浮現在眼前,『沒事?妳看起來跟死人一樣!』
「現在就算睜開眼睛也不能看見石竹生氣的臉呢。」她苦笑。
『我一定會把他們通通給殺了!』石竹鐵青著臉,露出屬於惡鬼的猙獰臉孔。
「石竹,別這麼做。」她痛苦的說。
『妳的腦袋到底除了屎外還裝了甚麼!』周遭吹起了一陣又一陣的狂風。
鮮血從石竹的眼睛及嘴巴流了下來,睜著渾圓的血目瞪著她。
『石竹小姐!』
『石竹!』
凌霄跟松柏同時出現,看見那恐怖的樣子不禁一愣。
「冷靜點……這是命令。」她壓抑難受的感覺,朝石竹命令道。
刺眼的白光壓在石竹的身上,石竹就這麼掉到地上。
『臭小鬼,妳居然敢壓制我……我一定會讓山下家成為人間煉獄……』石竹哀怨的聲音響徹整個走廊。

Monster跑進保健室,出乎意料的是裡頭早已連一個老師都沒有。
「抱歉啊,去年也是這樣。」噗莉躺在床上,閉著眼睛說。
「石竹沒問題吧?」Monster問。
「有凌霄和松柏,沒問題的,石竹不冷靜的話實在是太可怕了。」她回應道,「我現在好多了。」
「乖孫。」山下爺爺快步走進保健室,立刻到床邊摸著她的額頭。
「我沒問題啦,石竹剛剛發飆了真抱歉。」她帶有歉意地說。
看了一下自己孫女的臉,山下爺爺嘆了口氣。
「我等等讓那兩個孩子也來陪妳。」
「嗯,謝謝爺爺!」
「眼睛可以睜開了嗎?」
「還沒有辦法呢,抱歉。」
事情似乎超出自己的預料,山下爺爺只覺得愧疚。
轉身踏出步伐,抱著另外的打算。

「哈哈,我現在這個樣子可以自拍給翔太看耶,快點幫我拍啦!」她擺出一個手勢,再加上一個很醜的表情,她從口袋摸出自己的手機,並且將其遞出。
「拍好了嗎?下個動作!」她又擺出一個滑稽的表情。
「再來是這個!」她將頭髮往後撥,一臉陶醉的神情。
「妳這樣一定會被他罵。」Monster冷冷地說。
「他上課用手機也會被我罵耶。」她笑嘻嘻地說。
「妳要在主旨欄說些什麼?」
「我超帥的喲!」
那傢伙有可能第一時間衝過來罵人也不一定,但班上的女同學爭奪戰可能會讓他無法抽身就是了。
「為什麼還睜不開眼?」Monster問。
「老實說胸口還是很難受,頭也還是有點暈,眼睛睜開會看見一些不好的東西。」她笑笑,「現在還在能夠承受的範圍之內,如果讓爺爺擔心,走廊上被壓制的可能就要多一個了喔,而且還壓制不了。」
「我知道了,等他們過來再說明吧。」

井上翔太衝進保健室,在張奏佳也跟著跑進來時用力地將門鎖上。
「笨蛋嗎妳!」他用力握住噗莉的手,「不舒服就不要拍一些奇怪的照片了!」
「我現在哪有不舒服了?」她仍閉著眼。
「噗莉,妳會看見甚麼嗎?」張奏佳問道。
她搖搖頭,「閉著眼睛是不會看到的。」
『這是山下莉華聯著其他繼承候選人做的事情。』松柏出現在張奏佳身旁。
「莉華?是噗莉的姊姊嗎?」井上翔太問道。
『我代替妳講吧,勇夫有告訴過我。』松柏看著臉色難看的噗莉。
「拜託了。」

『山下家每一任的繼承人都是藉由競爭選出來的,噗莉大概小學開始……』松柏拿了個耳機幫噗莉戴上,『這段是她記不起來的事情,她自己講的時候我想身體會非常不舒服。』
張奏佳愣愣地看著噗莉。
原來她也失去記憶了嗎?所以當時才……

(因為妳腦外的靈術是可以擊破的,只是妳真的要想起來嗎?那對妳是種保護啊。)

皺著眉頭,張奏佳繼續聆聽接下來的話。
『從噗莉小學開始就必須進行為期一年的爭奪戰,最後將由走廊上被壓制的那位小姐……石竹,來選出繼承人。』
眾人一驚。
『石竹的身分非常特別,是這個地區最強的惡鬼,同時也是被山下家稱為守護神的存在。』松柏頓了頓,『她和山下家取得了協議,只要不打擾到她便能夠幫助山下家守護這裡的和平,山下祭也是因為她才存在的,山下家重視她到連繼承人也必須由她選擇,從兩三百年開始,石竹就守護著山下家從創立至今,所以我其實已經提早認識她了。』
『至於爭奪的方式,山下家的推派的五位候選人,兩位本家三位分家,必須進行戰鬥。』
「怎麼會……那時候噗莉才小學耶!」張奏佳不可置信地說,「這麼早推派是為了什麼!?」
『噗莉和莉華的父母,非常希望莉華能夠成為繼承人,他們害怕擁有驚人天賦的噗莉成為繼承人,說難聽一點,就是因為噗莉和勇夫比較親近。』松柏下意識揉了揉張奏佳的右臉,『分家的人也怕這件事情發生,也趕緊推派幾個繼承候選人出來,於是什麼知識都沒有學足的噗莉,被硬推上去戰鬥了。』
「怎麼會……幸好噗莉沒有死。」井上翔太加重了握住噗莉手的力道。
『他們太小看噗莉,還不會控制驚人的能力,只要夠強就夠了,據說當初聲望最好的莉華,也是被噗莉打到體無完膚。』松柏瞥了一眼現在正沉浸在音樂中的噗莉。
「那怎麼還要消除記憶?」Monster也皺緊了眉頭。
『這就跟現在這樣有關了,石竹當初看了這種狀況,覺得其他人應該不會服氣,所以就要讓勇夫要求他們挑選從屬,在那些候選人都不知道自己挑選的從屬是甚麼鬼的情況之下,只要誰的從屬最強就是繼承人了。』松柏講到這,忍不住笑了出來,雖然情況並不適合。
『噗莉本來就無心在這些無意義的事情上,她拖到了國中才決定從屬是誰。』
「就是石竹啊……」張奏佳覺得臉非常冷,「意思是她並沒有照著名單上的鬼做抉擇囉?」
『嗯,這樣結果很明顯了吧?』松柏繼續揉著張奏佳的臉。
「這樣就算莉華選再強的鬼,也沒辦法成為繼承人啊!」拍開松柏的手。
『是啊,莉華是不負眾望選了名單上最厲害的鬼,只不過再怎麼強也比不過石竹那種等級啊,所以才導致後面事件發生。』
「就算違反規定,那老頭還是獨排眾議讓噗莉當繼承人了?」張奏佳捏住松柏的手。
『對,勇夫本來就很疼噗莉,本來私心也是讓噗莉當繼承人,這種結果出來莉華跟她父母當然不甘心,聯手讓噗莉……』松柏停頓了一下。

『他們不知道從哪裡學的邪術,對噗莉下了非常可怕的靈術,他們越靠近,噗莉就會越痛苦,藉由靈魂的連結刻劃傷口,而莉華……讓她在發作的時候,會看到非常血腥恐怖的畫面,所以在她平復之前眼睛不能睜開。』

「好恐怖……」張奏佳倒抽了口氣。
「這跟讓她遺忘這些事情有甚麼關係?」Monster問。
『這是刪減對策,只要腦內消除關於那些人的回憶,那些人在她靈魂刻畫的詛咒就會消失,因為那是藉靈魂上的連結才有的東西。』
「也就是說,只要噗莉不記得他們任何一個人,那些人的詛咒就沒有用?」井上翔太低聲問著。
『對,但最麻煩的就是有血緣關係的莉華,所以噗莉在刪除記憶之後,勇夫就帶噗莉跟一票鬼來現在山下家本宅長居了,那群人因為觸犯了家規的緣故,被強制只有每年山下祭才能出現,這段時間會是她最難熬的時候。』松柏做了個結尾。
記憶也是靈魂的一部份啊……張奏佳看著噗莉此時似乎什麼事情也沒發生的樣子。
「能夠解除嗎?」井上翔太接著問。
『血緣關係解除的方法只有一個吧?重點是人數太龐大了,山下家裡面全是不希望噗莉成為繼承人的人,勇夫為了顧全大局甚麼也不能做,只能拉開距離,所以才有莉華隨著父母在國外退治鬼魂的傳言,只不過是因為那群垃圾做了不人道的事情,全被山下家的人美化了。』
「所以石竹才會這麼生氣?」Monster喃喃道。
將噗莉的耳機拿了下來,井上翔太緊緊抱著噗莉。
「怎麼了啦,翔太是想跟我告白嗎?」噗莉好奇地問。
「我一定會保護妳的,絕對會。」手輕按著對方的頭,井上翔太的聲音有點沙啞。
「這是約定嘛,我也會保護翔太的喔。」噗莉笑嘻嘻地說,「今年有大家的話,我一定可以度過的。」
「噗莉,計畫如下,我砍了那個女人的頭。」張奏佳從腰間抽出小刀,「我有辦法讓她人間蒸發。」
「絕對不可以殺人,殺人的話就會變得比姊姊還要糟糕了。」她著急地擺擺手。
松柏突然撲上張奏佳,在她身上蹭了蹭。
「幹嘛!?講要緊事你做啥!?很冰耶!」
『我想睡覺。』
「你在泥巴裡睡得不夠久嗎!?」
Monster突然明白了什麼,「你們去櫻花林吧,我要回教室睡覺。」
「蛤?喂、你這傢伙不要拉我啊!」

兩人一鬼就這麼消失在井上翔太的視線範圍內。
「翔太,我是不是又在硬撐了呢?」噗莉低著頭問。
「嗯,妳在硬撐。」他如此答道。
「我曾經有段時間很討厭石竹,石竹卻從來沒跟我計較過。」
她抓緊了被子。
「明知道爸爸媽媽是非常差勁的人,只疼姊姊,把姊姊疼到不惜害我的地步……我那個時候卻只會把錯推到石竹身上,我不想再做那時候的事情,責怪他人、憎恨他人,到底甚麼時候噩夢才會停止?我怕一責怪起自己就會忍不住想死,這樣好可怕。」
「噗莉……」
「睜開眼睛的時候是好可怕的畫面,接近的時候胸口跟頭就會好痛,我常常會覺得姊姊真的很恨我。」
眼淚從眼角溢出。
「我現在遇到了大家,我這次一定要站起來,是我自己決定的事情,所以!如果能夠戰勝姊姊的恨意,也代表我能夠成為一個很棒的人對吧?」
「可是還是……好可怕。」
「害怕姊姊,明明連姊姊的容貌也忘記了。」
「好可怕……」
誰能期待一個女高中能多有勇氣?多有主角風範?
眼淚流滿了整張臉,她甚至連痛哭的聲音都擠不出來。
「妳經歷了好多的事情,是我不熟悉的領域。」他只能將她抱在懷裡,「但是現在有我們了。」
「我會守護妳,我會變得更強,只要能夠站在妳身前。」
在圖書館的那夜,他就已經決定好了。
她似乎在他的懷裡睡著了。
似乎對山下家繼承人來說,眼前還有許許多多的考驗。
她只要知道她不會是一個人面對就夠了。

『石竹小姐,趕快變回漂亮的樣子啦!』凌霄看著仍被壓制的石竹,苦口婆心地勸著。
『放開我!我一定要血洗山下家!』眼珠子咕嚕地掉在地上,那鬼已經不是平常的石竹了。
『別開玩笑了啦!被高中部的鬼看到會被笑的喔,妳的自尊心會全失喔!』他忍著想吐的慾望將石竹的眼珠子塞回去。
『自尊!?對付那群垃圾還需要自尊嗎!?我要把他們的舌頭拔掉,手指頭一根一根剪斷,哈哈哈哈哈哈哈!』尖銳的聲音似乎要傳遍整個校園。
『這下該怎麼辦啦……』他仰天長歎,此時能夠出手的人全都不在啊,他一個鬼能作什麼?
『挑掉他們的腳筋,把腸子拉出來,嘻嘻嘻嘻嘻嘻……腎臟少一顆也沒差的吧?』可怕的聲音持續在折磨著可憐的他。
『石竹小姐……如果真心想幫助噗莉,就應該理智一點。』紳士最後還是打算說之以理、動之以情。
『殺了那個女的就是最快的方法!』
『如果噗莉不開心,這個方法就是最好的方法嗎?』
石竹一愣。
『雖然妳總是罵噗莉,但石竹小姐其實是很在乎她的不是嗎?』他弱弱的一笑,心底祈禱這種方式發揮作用。
『我寧願石竹小姐發揮百分百的嘲諷功力,也不要石竹小姐變成這種連噗莉都忍心壓制妳的情況。』他壓著石竹的眼球,『冷靜才是石竹小姐的真本事吧?能夠和噗莉互補的本質都沒了,這要讓噗莉怎麼辦?』
血慢慢地不見,眼睛也逐漸清澈。
『石竹小姐有時候要信任自己所跟隨的傢伙啊,噗莉一定可以跨越的,如果到最後真的沒辦法,血洗山下家絕對是最後不得已的選擇。』
『……你說的對。』
有些不甘願的,微弱的聲音從石竹的口中溢出。
太好了!
他覺得自己假如哪天投胎,下輩子一定要當個諮商師什麼的。

TBC。

怕大家會有劇情疲累,下章會是比較輕鬆的橋段喔!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