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長找我有什麼事情嗎?」切原赤也好奇的問。
啪的一聲,一疊稿紙放到他眼前。
「赤也,今年的徵文比賽就交給你了!」幸村精市認真注視著一臉茫然的切原赤也。
「徵文比賽?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如果他沒記錯的話,他們是打網球的吧?
「既然是常勝立海,那麼連徵文比賽也要得第一名才行。」幸村精市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去年比呂士寫的懸疑小說非常引人入勝,前年蓮二也寫出了不錯的文學作品。」
「那今年也該輪到仁王學長或真田副部長參加才對吧!?」他汗顏。
「我記得國語是赤也的拿手科目才對,這樣是沒什麼問題的吧?」幸村精市疑惑的問。
「國語拿手不代表寫作拿手啊……」他嘟嚷道。
「放心,我有拜託幾個人來協助你。」幸村精市拍了拍他的背,為他打氣。
「……話說部長自己不參加嗎?」
「我參加就不好玩了啊?」
「部長!」

有時候幸村精市的興致一來,其惡趣味的程度令人難以想像。
「這次受邀還真是令人訝異。」忍足侑士推了推眼鏡,上下打量著切原赤也。
「這位是忍足侑士,雖然早就認識了,但還是要以初學者剛認識新老師的心態來看待這件事情才行,他看過不少跟愛情有關的著作,我想在描述男女心境上面可以給你不少幫助。」幸村精市介紹道。
「呃,請多指教。」他伸出手與忍足侑士的手相握。
「請多指教。」
「接下來是這一位,來自大阪的白石藏之介,他似乎是負責校刊專欄的寫作者,我想會有點幫助才對。」幸村精市指著身旁的那位。
「喔!切原!讓我們一起追求既不浪費又優美的寫作技巧吧!」白石藏之介熱情的握住他的雙手。
「……啊?」他汗顏。
「極簡主義的超驚悚懸疑劇!」眼神閃亮的望著他。
「那是什麼東西啊!?」他吐槽道,幸村精市在一旁看得很開心。
「喔喔?是忍足啊,好久不見啊!」白石藏之介看向一邊的忍足侑士。
「好久不見,最近過得好嗎?」
「上回校刊沒有靈感的時候跑到青學(*1)去,果然得到許多靈感啊!」
「是跡部也跑去的那一次嗎?」
「最後被越前拆穿啦,真是……」
還兩個人聊了起來……真的沒問題嗎?
「最後是這位,你曾經輸給一個眼睛看不見的人,我想這次應該不會再輸了吧?」幸村精市笑道。
「幸村,你這樣講我有點難過呢。」不二周助看了一下他,再看向幸村精市。
「這已經跟寫作沒有關係了吧!?」他煩躁的說。
「怎麼會呢?不二對於日本古老的祭祀儀式有很多研究,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問的。」幸村精市揉了揉他的頭髮,安撫似的說。
「到底是要我寫什麼東西……」
「切原一定沒問題的。」不二周助也跟著加入安撫的行列。
「啊,我忘記了,這三位也會以校外投稿的方式報名參加呢。」幸村精市忽然想起來,一臉興致勃勃的樣子。
「……」
「赤也,要是輸了的話,以後的訓練會辛苦一些喔?」
這是他們的部長,猶如神一般的存在,同時也存有不同於凡人的惡趣味。
就因為這樣,所以才只是神之子對吧?
他腦海頓時充斥著這個想法,對於未來的命運充滿絕望。

「!」頓時驚醒,部室早已剩他一人
「……太好了!是夢啊!沒有徵文比賽,也沒有極簡主義的超驚悚懸疑劇,真是太好了!」他忍不住仰天長嘯。
手臂下面的是他的作文功課,他才逐漸想起來睡前所發生的事情。
原先是不想將作業帶回家才打算在部室裡頭完成的,結果寫一寫就睡著了。
剛好也印證了將喜歡的東西放在枕頭下就會夢到它的一個傳言。
可是他不喜歡作文啊!
「學長們也真是的,為什麼不叫我起來啊……」他看著仍然空白的稿紙,「要是有徵文比賽的話,只要派別人就什麼也不用擔心了嘛。」
回想起夢中的內容,頭皮就一片發麻。
「還是趕快寫寫好了,時間也蠻晚了……」他執起筆,「值得尊敬的人……部長剛剛在我的夢裡實在沒辦法下筆……副部長又兇巴巴跟老爹一樣,果然還是柳前輩才行。」
柳蓮二似乎也很會寫文章呢,除了遇到數據有點神經質之外,整體來說就是那種古人的感覺嘛,還有啊……。
雖然跟另外兩個比起來也一樣恐怖,但還是令人心生嚮往,哪天能夠成為那樣的人就好了。
不過對於數據的執著是不需要的呢。
「赤也,這麼晚還待在部室裡?」柳蓮二踏了進來。
他仍熱衷於正在寫的東西,寫的時候不時揚起笑容。
按耐不住好奇心,柳蓮二伸手抽出其中幾張稿紙。
「欸!?柳前輩!?」他一驚,伸手想搶回自己的稿紙。
「赤也打算寫戀愛小說嗎?」柳蓮二嘴角一勾,「人名都寫出來了。」
「戀、戀愛!?才不是!」臉一紅,更加努力想搶回那些東西。

「古人啊……赤也的數據可能有嚴重的錯誤?」柳蓮二將稿紙拿得更遠,看著已經爬到身上的切原赤也。
這個孩子還真是可愛。
手摸上對方的後背也渾然不知。
「這只是感覺啦!柳前輩快點還我啦!」
「資料必須記載確實,作為前輩應該好好指導才行。」他認真的說,「而在赤也寫這種愛情式的傳記之前,要先確認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就跟前輩說了不是愛情傳記了啊!」他大叫。
「因為不是戀人所以沒辦法寫真的愛情傳記,赤也現在接受我告白的機率是百分之百。」
「欸、欸!?」
切原赤也一臉震驚的看著他。
「赤也自己撲上來的。」他聳聳肩,狀似不在意的說。
發現自己整個人都在他的懷裡,切原赤也臉又更紅了。
「柳、柳前輩!」切原赤也想掙脫,但他的手緊緊扣住,沒有放開的打算。
「赤也喜歡我的機率應該也是百分之百才對。」
「喜、喜歡……!?」
有點浪費時間了呢。
「我喜歡赤也,直接交往比較快吧?」
「啊……」
切原赤也腦袋一片混亂。
「赤也不喜歡我嗎?」
「怎麼會!我很喜歡前輩啊……!」
「這樣不就好了嗎?」
慢條斯理地將亂成一團的稿紙整理乾淨。
「一起回去吧。」
「等等,柳前輩也跳太快了吧!?」
「數據的取得可不能浪費時間。」
「這樣的話不就不能寫柳前輩了嗎?要寫誰啊……」
似乎也不太在乎這件事情會如此跳躍性發展,切原赤也苦惱地說。
「寫爸爸媽媽?至少赤也比較了解他們。」
「耶?說的也是!」
他將那些稿紙收到口袋裡頭。
這個東西是只屬於他的資料。
「所以前輩,我們是真的要交往嗎?」切原赤也好奇的問。
「是啊。」他點頭。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有點開心。」紅著臉,切原赤也笑道,
「我也是呢。」他回以微笑。

「原來夢境可以這樣操弄啊。」不二周助從空的置物櫃裡頭爬出來。
「如果可以在夢中練習網球,那肯定是不浪費時間的好方法。」白石藏之介從旁邊的那個擠出來。
「你們都不吐槽剛剛的超展開愛情劇嗎?」忍足侑士捏著鼻子,一臉無奈地從其中一個置物櫃出來。
「這有什麼啊,這種純情正是少年時期的珍貴寶物啊!」白石藏之介一臉認真的說,「要是我能夠和心儀的女孩子這樣該有多好。」
「那挺可怕的呢。」不二周助說。
「但似乎只能在單純的人身上發揮作用呢。」幸村精市撥開窗簾,一臉笑吟吟的說。
「為什麼你在那邊不會被發現啊?還有你根本只是想當媒人吧?」忍足侑士忍不住吐槽。
「有可能喔?」幸村精市聳聳肩膀,「蓮二似乎非常喜歡赤也,總得花時間幫幫他們啊。」
「突然覺得在冰帝真是太幸福了。」忍足侑士評斷道。
「總之先找自己的部員試試看?」不二周助思索著,「還真想找手塚呢。」
「我想找金次郎,然後跟他說白石是世界上最帥的男人!」白石藏之介一臉自信。
「絕對會失敗的吧?」
「看來事情會很有趣呢。」
在現實世界中的幸村,跟夢中似乎沒什麼差別。

Fin

*1 內容是借用放學後王子的片段,是白石失去靈感跑去青學引發事件的橋段

打完了!!!!!
抱著熱血跟快要流逝的靈感(哭
雖然跳得很快,但我只想盡快把腦袋的東西打出來(抹臉
最後,發文附圖!
0705.jpg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