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太早安!初中部的鬼還好吧?」噗莉看著似乎沒睡好的井上翔太。
「妳才是,小學部的鬼更難搞才對吧?」他也看向黑眼圈很濃的她。
「小孩子很多嘛。」她說。
「我沒想到這所學校也有初中部跟小學部。」他說。
「山下家主要是設置可以讓鬼安棲的地方,早期的時候很多孩子很早就去世了,所以有些老師死後會來這邊教書陪孩子們。」她笑了一下,「我有時候也會去,他們是很可愛的孩子喔。」
「原來是陪他們玩啊。」他跟初中部的鬼大部分都是在對決。
「嘿嘿,因為爺爺很有野心的關係,所以也有大學部喔。」
「居然連山下大學也是你們的……」
兩個人到教室時,山下爺爺坐在講桌旁等待著他們。
「爺爺!你從協會回來啦?」她撲上前。
「還是老樣子。」摸了摸她的頭,山下爺爺對著井上翔太問著,「我乖孫還好嗎?」
「很好。」他回道。
「你的氣息有顯著的變化,看來的確很好。」山下爺爺露出和藹的微笑。
「是。」
「最近有很多狀況,你們兩個要互相照應,翔太,你要盯著乖孫啊。」
「我了解了。」
話一說完,山下爺爺消失了。
「爺爺真是神通廣大呢。」她驚嘆道。
『這種方式還真讓人以為他死了呢。』石竹冷哼。
「別這樣說嘛!」她笑了一下,「上課時間差不多也要到了喔,兩位就去外面晃晃吧?」
『我今天要去櫻花林。』石竹斜了她一眼。
「那我中午再去找妳。」
沒有回話,石竹化為一陣煙霧消失了。
「啊!幹麻用那種眼神看我們啦!」她看向井上翔太。
「總覺得妳們兩個秘密很多。」他無奈的說。
「是石竹的祕密很多喔!總之中午翔太也一起來不就好了?」
「我可以去嗎?」
「當然啊,不是說要一起吃飯嗎?Monster今天也會來喔!」
看著對方滑稽的表情,他笑了。

「這是哪裡?」看了一眼地圖,少女最終還是嘆了口氣。
四周都是櫻花,會迷路也是正常的。
「市區到底在哪裡啊!」煩躁的揉著頭髮,「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啊!」
手指捲了捲蓋住右眼的頭髮。
「煩死了,不管是這頭髮還是什麼,都煩死了!」
當少女煩惱到一個境界時,她看到遠處站著一個女人。
穿著華美和服,撐著油紙傘,頭上還裝飾著美麗的髮髻。
剛剛有站著這麼漂亮的小姐嗎?
少女抱持著疑惑,走上前去搭話。
「小姐……在等人嗎?」少女疑惑的問。
「搭訕?」女人在看到少女時先是微微一愣,接著語氣冷漠的問。
「我想問市區在哪裡,我迷路了。」少女客氣的問,手中是她剛剛因煩躁而捏爛的地圖。
「這樣啊,我可以幫妳帶路。」女人瞥了一眼那張地圖,淡淡的說。
「小姐不是在等人嗎?」少女擔心的問。
「我想他會遲到很久,晚些來也是沒有問題的。」女人回應道。
少女走在女人後頭,內心感到一股異狀。
「市區在那邊直走,如果還是不知道,櫻花林外有一個小鬼可以幫忙帶路。」女人停下腳步並且指出一個方向。
「小姐要回去了嗎?」少女問道。
面無表情的女人此時只有微微一笑。
「嗯,他找不到我會著急的。」
一陣風伴隨著櫻花瓣吹過她的眼前,沒多久後少女就看不到女人的身影。
「感覺很急啊,真是抱歉。」少女喃喃道。
一步一步往外走,少女便能感覺到和剛才不一樣的氛圍。
「還是先確認高中有沒有宿舍好了……找租屋處感覺就好貴……」

「翔太!Monster!這裡這裡!」噗莉跑在前頭,一臉興奮地大叫。
『看起來很興奮啊,是第一次和朋友一起在外面吃飯吧。』凌霄飄在井上翔太的身旁,也帶著好心情。
「興奮過頭了吧?真是的。」汗顏,井上翔太同時拎著兩個人的便當。
「快點啦!你們好慢喔!」噗莉在前頭催促著。
「不用急,不會有人跟我們搶。」井上翔太說著。
『不過我沒想到連學校後面的櫻花林都是山下家的,平常也不開放進入是為什麼啊?』凌霄看著不停飛舞的花瓣。
「山下家會在春天舉辦山下祭,會有一個禮拜的時間開放外人入場。」Monster淡淡的說,「校方也會在這段期間舉行校慶。」
『欸欸?石竹小姐是想趁還有空閒時間的時候來這邊野餐嗎?』凌霄好奇的問。
「我不知道。」簡短的結束了這個話題。
「不知道我們班會想賣什麼。」井上翔太也有點興趣,「去年請假總覺得有點可惜。」
『是因為有噗莉才覺得期待對吧?』凌霄調侃道。
「才不是!」漲紅了臉,井上翔太否認道。
「你們到底在講些什麼啊?快點啦!」噗莉在前方叫著。

『噗莉!先停下來!啊……』凌霄用手遮著眼,不太敢看接下來的慘狀。

「好痛……」
「……妳沒事吧?」
噗莉搖搖頭,看向對方時便一愣。
「咦?妳是怎麼進來的?」噗莉愣愣的問,「不可能啊!」
其他人在趕到噗莉身邊時,都不約而同的看向跌倒在地的另一個少女。
「……蛤?」少女一臉匪夷所思。
「在山下祭之前是嚴禁活人進出的耶?」噗莉驚叫道。
「我迷路進來的。」少女回應道。
視線環顧著這地方,在眼神和凌霄對上的時候,臉色才有點變化。
「呃,可以告訴我,飄著的那個是鬼嗎?」汗顏。
「妳看的到?」噗莉眼神一亮,「妳身上仔細一看,氣息超混亂的!」
少女愣愣的看著噗莉。
「妳到底在說什麼?」
「啊,抱歉,太興奮了,我叫做山下噗莉,這裡是山下高中後面的櫻花林,在特定時間才會開放,所以正常時間是不會有活人進出的。」
「可是剛剛裡頭有個小姐是?我叫張奏佳,來自中國,準備就讀山下高中。」
「啊,那個小姐也是鬼啦。」
「……」
張奏佳汗顏。
「我們還沒吃飯,不介意的話要不要一起吃?等等再幫妳帶路。」噗莉友善的問。
「這倒是沒差。」要她自己走肯定又會迷路了。
井上翔太和Monster互看一眼,跟著坐下來。
「中國啊,感覺是很遼闊的地方呢。」噗莉咬著煎蛋捲,在腦海中想像著。
「我沒什麼感覺就是了。」張奏佳咬著蘋果。
「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在它旁邊有個叫台灣的地方,那邊的東西聽說都很好吃耶!」噗莉眼神閃亮亮的說。
「真的!想到就流口水……」張奏佳深感認同。
『台灣?是指中華民國嗎?』凌霄好奇的問。
「我歷史很差,總之不是中國就對了,我以前是受歐美教育,所以對於這方面也沒有太大的認定,總之兩者是完全不同的形態。」回應著凌霄,張奏佳繼續啃著她的蘋果。
『噢,這樣啊。』有些訝異於張奏佳的淡定,凌霄點了點頭。
「小奏是為什麼要到日本來呢?」噗莉猶豫了一下,還是如此問道。
「我的高二沒有念完,浪費了一堆時間最後有人要我來日本繼續唸書。」張奏佳回道,從袋子裡頭拿出一條法國麵包。
「剛好可以銜接剩下的一半呢……可是我想問的不是這個。」噗莉若有所思的看著對方。
「那妳想問什麼?」張奏佳瞇起雙眼。
「妳的靈魂氣息非常的混亂,尤其是在大腦的周圍有很多不一樣的靈術包圍著……妳的記憶……!」

刀尖離噗莉的脖子不到一公分。

「噗莉!」井上翔太叫道。
「妳是什麼人?」張奏佳冷聲問道,「妳知道關於我的事情?」
「大概想起來了,我先說我不是壞人喔!我是靈能力者!」噗莉擺擺手,「刀子收起來,有話好說嘛……」
「那跟我沒有關係,我是誰?」張奏佳語氣有些急迫。
「山下家的繼承人必須學習所有跟古老術士有關的家族,小奏是其中一個家族的繼承人對嗎?至少我看的出來包著妳的東西是什麼。」
「!」
「中國的劉家、美國的斯托達家、英國的德克爾家,再來是日本的山下家,這四個家族分別代表著四大類不同的靈術,當然也有其他大大小小的家族,不過照這種情況來看!」
啪的一聲,刀子應聲落地。
「應該是美國的鍊金術家族,斯托達了吧?」噗莉笑嘻嘻的說。
「!」張奏佳看著從自己手中飛落的刀子。
『刀子也有靈術在保護啊!?好痛!』凌霄甩了甩自己的手,總算讓警戒解除。
「雖然中國有一個劉家,但那在20年前就被徹底摧毀掉了,盤旋在妳身上的靈術非常像是以等價交換所形成的各種保護。」噗莉將刀撿起來,「聽說斯托達的現任老大是個女人,嫁給了一個中國男人,對外宣稱是黑幫,實際上則是以修練鍊金術為主的超大型家族呢,其繼承人確定是個女兒,沒想到我真的有幸看到!」
閃亮亮的眼神讓張奏佳無法直視。
「怎麼會……鍊金術這種東西也太玄幻了吧!」
「這就是這個世界啊,小奏。」
「怎麼都沒人跟我說……等等!那是沒有頭的人嗎!?」
忽然在旁邊衝出許多道黑影。
「嗯,正解喔。」噗莉倒是不以為然,將刀扔回去。
「這種不會噴血的東西一點有夠噁心的。」忍不住抱怨道,伸手接住自己的刀,「我可以解決掉這種東西嗎?」
「嗯,小奏的話應該是可以的!」噗莉從口袋拿出符咒,「你們兩個不要愣在旁邊啊,小奏一個人又沒辦法解決那麼多……!」
速度非常之快,張奏佳衝上去一刀劈開黑影,一個又一個快速的劈開。
「好強。」Monster 瞪大雙眼。
「我可是殺手。」張奏佳無趣地道。
噗莉雙眼閃亮亮的看向張奏佳。
「別說話,又來了!」井上翔太從腰間掏出一把槍,朝黑影中間射去。
「欸欸,無視刀械管制法嗎!?」噗莉驚喜地叫道,同時解決一個黑影。
「沒有子彈。」井上翔太無奈道。
「喂,砍起來越來越有實感了。」張奏佳打斷他們的對談。
「好像妖怪!哈哈!」噗莉笑嘻嘻地說。
「……」
張奏佳對於能夠一邊解決敵人還這麼開心的人,似乎有既視感。
「這樣沒完沒了。」Monster 面無表情地說。
「喂,既然妳是靈能力者,把他們擠在一塊應該是可以吧?」張奏佳搶過噗莉手上的符。
「當然可以啊。」噗莉終於正經了起來。
「那就好辦,一次解決他們!」將符貼在刀上。
噗莉手中泛起一道白光,所有的黑影都縮成一團。
衝上前,一刀刺穿。
碰的一聲,血肉噴發。
「呃!」
「小奏!」
「別過來!這東西有問題!」
張奏佳的皮膚冒出白煙,血肉模糊。
「……妳不會痛嗎?」井上翔太看那個傷口,走過去幫張奏佳治療。
「會啊,只是它用非常詭異的速度在癒合。」手指著傷口,一臉匪夷所思。
「居然會好!?」噗莉驚悚的叫道。
「呃,我真的不是什麼鍊金術師。」擺擺手。
「就算是靈能力者也不會自己癒合的。」井上翔太仔細端詳著傷口。
「好厲害!」
張奏佳翻了個白眼,「呃,很抱歉打擾你們研究的時間,可是我現在有很多問題想問。」
『我想妳應該是被用靈術封住記憶。』凌霄這時回答她的問題。
「有辦法回復嗎?」
『破壞妳腦袋外的那團就好,一下就可以了。』
「感覺我之前做的事情一下就化為泡影了。」
『也是沒辦法的事啊。』
張奏佳嘆了口氣。
「噗莉,我們先回去好了,會幫妳跟老師說的。」井上翔太看了下手錶。
「好喔!」
午休時間也快結束了的樣子。

「原來靈能力者是這樣的存在啊。」張奏佳很有耐心的聽噗莉講解一些歷史。
「因為妳腦外的靈術是可以擊破的,只是妳真的要想起來嗎?那對妳是種保護啊。」噗莉皺起眉頭。
「我討厭無知的感覺,我想要知道真相,即使到最後會讓我失去理智也一樣。」張奏佳堅定的說。
「妳身上的靈魂抗性,也是因為妳身上的保護,如果恢復記憶就什麼也沒了喔。」
「無所謂,沒有記憶再強也是一樣。」
噗莉嘆了口氣。
「我先說喔,妳解除那些保護後,是精神力全開的狀態喔。」
「聽說那也挺強的不是嗎?」
「但不會靈術的妳大概會成為整個市區的目標吧,那些壞傢伙會來找妳麻煩的。」
「我還有刀啊。」
噗莉仍有些猶豫。
『就做吧,讓她給山下家保護著也可以吧?』石竹突然冒了出來。
「石竹!既然妳這麼說,也只好這樣了。」再度嘆了口氣,噗莉將手鍊拿了下來。
『會很痛喔,有承受的勇氣嗎?』石竹看著張奏佳。
「妳是那個……鑰匙就在眼前,沒有不拿的選擇啊!」
噗莉的眼中,是一道又一道的水流,織為一道纖密的牆面。
接過張奏佳的刀,噗莉朝牆面用力的砍了下去。
「會混亂的原因,可能是因為藉由片段的畫面尋回記憶。」噗莉判斷道,「這個地方,太混亂了……至少有三個人施加了靈術。」
再一刀,徹底那些水流斬斷。
「什……啊!」張奏佳腦袋一晃,尖叫了聲便跪在地上。
「奇怪,明明弄乾淨卻更強了,這幾個人施加靈術的人是不要命了嗎?」噗莉愣愣地看著那恢復原狀的水面,再看著那跪在地上抱頭尖叫的人。
突然一連串的畫面快速閃過噗莉和石竹的腦海。
「……」噗莉的青了起來。
「停、快停,不……不對,為什麼會是這樣!」眼淚從眼眶溢出,張奏佳哭了起來。
『似乎還將一些多餘的畫面封進去了。』石竹在一旁皺著眉。
「是安!那個傢伙!啊啊啊啊!為什麼、為什麼啊… …嗚咳……」痛苦的乾咳著。
「小奏冷靜點!」噗莉走上前扶著張奏佳,一邊安撫道。
「你要我怎麼冷靜!把我的記憶奪走還要我在他底下做事!?我要殺了他!」一把甩開對方,大吼。
「小奏媽媽還在活著吧?照這種情況,抱歉,我和石竹看到了。」噗莉摸上張奏佳的頭。
「……」沒有回話。
「爺爺說過,事出必有因,人死後留下亡靈也必定有他的原因,如果不去了解就先動手,被小奏殺掉的人的亡靈就無法安息,還請諒解我們靈能力者的雞婆。」噗莉閉上眼睛。
「可是他對我和婉筑……既然媽媽沒死,那為什麼要……」張奏佳困惑的看著她。
「那個大作家還有安,恐怕是用鍊金術,不過實在沒辦法用科學證明,如果真的要讓他們都照著安的意思做,代價肯定不小!所以我合理的懷疑繼妳朋友和妳之後更不可能讓自己做容易死去的事。」噗莉講解道,「光是妳們兩個就足以讓他接近死亡了。」
「所以媽媽……沒死?」
「在對妳和妳朋友施展能力的時候,那個安恐怕就差不多了,所以妳媽死的機率很小,更何況是美國黑幫的大小姐欸。」
「我懂了……」
「凡事要冷靜喔,不然妳會死,我知道很痛苦。」
噗莉理解似的看著張奏佳。
「我還要繼續待在日本,既然是這樣,我要理解鍊金術……那個安,肯定有什麼事情……」
「我們都會盡全力幫助妳的。」

用力握住對方的手。

TBC。

小奏!!!!!!!!!!(?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aMaSHI
  • 雖然看完也想大喊小奏~~
    不過我真正想要的是漂釀的和服小姐幫我幫路啊!(是要帶去哪
  • 門要開了也要注意帶路的是誰喔(喂

    高野 馨 於 2017/08/09 09:4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