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一郎,遇到瓶頸時可以試試看做跟平常不一樣的事情。」
柳蓮二如是說。
不論是練球、練劍還是寫書法的時候都無法專心,抱著如此困擾的真田弦一郎向唯一一個會認真出主意的好朋友訴說煩惱。
得到了幸村精市會說的答案了呢。
「我是認真的。」柳蓮二看了一下他,重申一次。
「我知道。」他點頭。
「我的意思是,弦一郎,你需要去放鬆一下。」柳蓮二轉了個說法,好讓他能比較快理解。
「……」
「還有,你應該開始學習找赤也分享你的想法。」開始打開小本子不停寫著,「畢竟你們關係應該更好。」
聞言,他漲紅了臉。
「是這樣的吧?」
「嗯。」
「弦一郎,我知道了喔。」
纖細溫柔的聲音此時聽起來比惡鬼還可怕。
「精市!」他一驚。
「是想偷偷問看看蓮二會不會讓你們去約會對吧?」笑咪咪的幸村精市靠在門邊。
「不……」他想說些什麼,不料柳蓮二只是拍了拍的肩膀。
「剛剛就提醒過你,節哀。」唰唰在小本子上寫些什麼。
「好了弦一郎,別再跟蓮二咬耳朵了,今天就給你准假吧?」
「……」
肯定沒有這麼簡單。
絕對沒有。

「欸欸,副部長,今天不用練習嗎?」切原赤也眨著眼睛,好奇的問。
「嗯。」他尷尬地回答。
「那你要直接回去嗎?」切原赤也不知道他內心的翻騰。
「那個,赤也啊。」
「嗯?」
「你平常都玩些什麼?」
這狀況像極了平常在問兒子興趣的爸爸。
切原赤也有一瞬間這麼想的。
「呃,有時候部活休息時會去電動遊樂場玩遊戲,回家也是玩遊戲。」
「太鬆懈了!」
「副部長怎麼突然這樣問?」
意料之中會被罵,但他一臉猶豫的表情還是讓切原赤也覺得有些奇怪。
「……最近,總覺得無法放鬆。」他猶豫了一下,腦海裡回響著柳蓮二的話,最終還是說了。
「原來是這樣啊?但我想就算副部長用了我的方法也肯定沒辦法放鬆的啦!」切原赤也汗顏,首先他的紀錄會被刷新,然後就是對方為了追求極限而玩得更兇。
「這樣啊。」他點點頭。
「啊,副部長,我知道了!我們去騎腳踏車!」切原赤也敲了敲手,「騎到青學那邊玩!」
「……」他汗顏。
「耶?副部長,難不成你不會騎腳踏車?」切原赤也歪頭問道。
「怎麼可能!」他叫道,「去青學那邊打擾別人做甚麼?」
拳頭差點揮了下去。
「我只是說說的嘛……那我們一起走去晃晃好了?」話鋒趕緊一轉,「最重要的是漫無目的!」
「啊。」他點頭。
「或許副部長只是平常把做好做滿當作目標,給自己很大的壓力?」切原赤也笑嘻嘻地說。
「壓力?」他疑惑的問。
「如果是因為沒辦法放鬆,相反來說就是有壓力了嘛。」切原赤也伸出食指,像在說教。
「……」這麼說也有道理。
「副部長沒有找柳前輩聊過嗎?」切原赤也好奇的問,畢竟就算是戀人,也輪不到他嘛。
「……」他該說已經找過了嗎?
「總之,我們先去逛逛吧,等等再去牽車!」切原赤也也沒多想,就這麼拉著對方的手開始走著。

「精市……」柳蓮二在一旁邊看著書邊嘆氣。
「真是急死人了。」幸村精市在一旁一邊微笑一邊說。
看不出來呢。
「我們應該別管閒事。」柳蓮二認真的說。
「怎麼會呢?赤也還太青澀了,我們應該要好好關注他才對。」
柳蓮二沒有接話,如果到時候碴找到他這那就得不償失了,順便收集一些兩個人的資料也好。
「蓮二,我覺得我們應該做一點有趣的事情。」
「例如?」
「弦一郎總是死腦筋的,如果談戀愛也不能放鬆那就太糟糕了。」
「這倒是。」
有時候幸村精市總是能說出有點奇怪,但好像又不失道理的話呢。

「副部長,現在覺得如何?」
「什麼如何?」
切原赤也汗顏,「有一點放鬆的感覺了嗎?」
「……好像沒有和平常有甚麼不同。」他嘆道。
「啊啊,總之快上車吧?」切原赤也也沒想太多,把他推上腳踏車。
「赤也,那你……啊! 」
踩著不適合的腳踏車,他感覺到切原赤也腳踩在後面。
「出發!目的地是副部長家!上吧!」切原赤也大聲地叫著。
「很危險,等一下!喂!」
腳就這麼踩踏下去了。
他幾乎沒有騎過腳踏車,但他現在後面載著一個人,而且不專心的話很容易出事的。
這傢伙真是……。
他在心中這麼想著,嘴角微微揚起。
「喔!副部長心情看起來好很多嘛!」切原赤也笑嘻嘻的說。
「什麼,才沒有。」他否認,嘴角仍揚著。
「明明就有,哈哈!」後頭傳來切原赤也大笑的聲音。
「明天罰跑操場十圈。」
「什麼!副部長!怎麼可以這樣!」
他在一個路口停了下來。
「副部長,沒車子啊怎麼不繼續騎?」切原赤也還在遺憾剛剛的悲劇。
「我先騎去你家好了。」他說。
「蛤?那你要自己走回去?」切原赤也不可置信的說,「副部長,我從你家騎到我家就好啦。」
切原赤也真的不太懂自家戀人出了甚麼毛病。
「我跑步回去。」他不容拒絕的轉了個方向,直直朝著切原赤也家的方向前進。
「喂喂!副部長!」切原赤也一頭霧水,卻也不好阻止對方。
「謝謝你。」他專注地看著前方。
「欸?」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壓力的問題,其實我已經找過蓮二,是他告訴我要找你。」他說,「感覺沒做些什麼,但和赤也說過感覺就好多了。」
「欸?這樣喔,那真是太好了!」也沒多想,切原赤也笑著說。
「你不會覺得不舒服嗎?」他一愣,接著便如此問道。
「哪裡?」切原赤也回問。
「類、類似吃醋那種?」他有些窘迫的說。
「所以我要吃醋嗎?可是副部長才更應該找部長或柳前輩來聊聊吧?」切原赤也聳聳肩,「副部長不用想太多啦,因為怎麼想,副部長也不會和那兩個談戀愛啊!部長是有可能啦,不過如果是部長,應該只會想整整副部長吧。」
他一愣。
這傢伙是蠢蛋吧?
絕對是。
他以為談戀愛應該多多少少會吃醋,這傢伙放心的程度也太超越常人了吧?
「咦咦?副部長那是什麼表情啊?我很認真的說耶!」敲了一下他的背,切原赤也嘟嚷道。
「不太能夠理解。」他嘆了口氣,「不要亂動!」
「只要知道副部長喜歡我就好啦… …喂!?副部長!等、等等!不要啊!」
磅的一聲,腳踏車擦過電線桿,兩個人摔倒在地。
「切、原、赤、也!太鬆懈了!」
「對不起!副部長我錯了!」
「……。」
他們看起來根本不像戀人吧?
「啊,對了,副部長去我家住一天吧!」切原赤也突然靈機一動,「然後明天早一點起床,之後一起去學校。」
「……?」疑惑地望向對方。
「因為平常那個……副部長不是很凶悍嗎?知道我和你交往的人也只有柳前輩和部長,所以常常會想著牽手這種事情而不敢去做,放學的時候我也會害怕因為我的關係副部長被人指指點點的……」指了他的手,切原赤也有些羞赧。
「是這樣啊。」他也臉紅了起來。
「也許副部長認為我們不像戀人啦,當初也是我跟你告白的……我覺得副部長答應就是一件不簡單的事情,副部長只要繼續和往常一樣就好了!」
「走吧。」
「欸,副部長真的要去我家嗎?」
「你要去我家也可以。」
「不行啦!感覺副部長的家人就是就是跟副部長一樣啊!又兇整天罵人的那種!」
「切原赤也!」
「雖然感覺副部長家很大,但好像不能放鬆呢。」
「對你來說應該是那樣的感覺。」
「是吧?我可能踏進來,就被副部長的爺爺大喊『不要鬆懈!』呢。」
「才沒有那樣。」
「要是沒有先被副部長的爺爺吼,大概也先被副部長大吼一頓了吧?」
「切原赤也!」
「話說副部長,你之前借我的斷捨離的書啊,真的好難喔。」
「極簡化的生活應該不錯吧?」
「不懂副部長的期望啦!」
 

「看來是沒什麼問題嘛。」幸村精市看得差不多,打了個哈欠。
「如果要看到正常的情侶互動似乎不太可能。」同一時間闔上了小本子,柳蓮二淡淡地說。
「真是的,一點也不好玩。」幸村精市無趣的說。
「這也沒辦法。」柳蓮二在一旁安慰道。


FIN

我有時候會借用放學後王子的設定,因為我覺得非常有趣,大部分內容都是我自己想的,有一些書名、物品名,才會借用人家的設定,畢竟放學後王子也算是系列作,佐倉畫得人物個性我也很喜歡,王子們並非每個都是高冷到死,他們是普通人。
我就是想表達這個,雖然架空的根本不能表達就是了(?)。

 

結果拖到今天了,明天會更的文是要給我自己的,全文會盡全力搞笑到死!(??
最快禮拜六還會發關於華航罷工的文#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