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查?」井上翔太疑惑的問。
「嗯,其實是不用的……不過因為有從屬契約的關係。」噗莉將吃不完的便當推向他,「雖然好像有點太勉強了,不過翔太必須通過協會的檢查才可以。」
「協會?」
「是直屬於政府的靈能力者協會,其實除了山下家這種別人動不了的家族之外,也是有這種集合各地靈能力者所創立的組織。」
他看向那幾乎只有蔬菜沒吃的便當,再度推回去。
「可是我不算是山下家的人嗎?」
「是啊,只不過從屬契約對協會來說是禁止的,而在山下家則是傳統。」
「照妳這樣說,山下家不是獨立的個體嗎?」
「嗯,是沒錯,但其實這也是一個規範,如果有可以配合的地方就盡可能遵守,他們沒禁止我們就算不錯了,人家是政府,我們充其量頂多算是富豪人家而已,互相尊重配合,山下家其實跟協會沒有多少衝突。」
「那為什麼動不了山下家?」
「那種貴族和平民的差別啦,其實也不太懂,協會裡面也是有不少有錢人,可能因為山下家是靈能力者大家族,所以才沒人敢動吧。」
「那檢查是什麼?」
話說到這,他看見石竹讓青菜粗暴地飛進她嘴裡。
「噗哇!咳、咳咳……石竹,一次太多了!」
『誰讓妳挑食的?』
「呼……差點噎死,檢查就是讓協會的糾察來和你打一架,我當初也打過。」
說到這,她小心翼翼的看著他。
「男人就沒關係。」他平淡的說。
「可是這個男人……你認識耶。」她心虛的移開視線,一邊說著。
「誰?」疑惑地看著她。
「那個、就是常翹課的那個,對,我們同班。」她低下頭。
「田……嗚!」他想說甚麼,嘴巴卻被蓋住。
「不不不,現在不行說出他名字,他對這個名字很敏感的,我不知道你是怎麼知道的,明明連班上的人都只知道他叫Monster。」緊張的掩住他的嘴,她震驚的說。
他手指著自己的嘴,她才知道她蓋住了人家的嘴。
獲得新鮮空氣之後,他才淡淡地說:「我打架是跟他學的。」
「Shock!」受到驚嚇,她驚叫出聲。
「我一開始被欺負,到後來他看不下去出面幫我。」他無奈地搖搖頭。
「所以我不是第一個逼你打架的人嘛!」她嘟起嘴。
「我不喜歡打架,只是他說服我說那是可以保護自己的。」他回應道。
「所以是跟師父對練囉!」她擅自美化了這件事情。
「沒通過檢查會怎樣?」
「凌霄就要跟你解除契約了。」
「……」
他深深的嘆了口氣,「我知道了。」
「也不用太有壓迫啦,他的審查都有自己的標準,反正平常心應對就可以了。」
「妳是怎麼通過的?」
她聞言,露出有點猶豫的表情。
「哦、那個……這跟他的弱點有關。」她支支吾吾的說。
「妳又做了什麼?」他第一直覺問了這句話。
「傳聞他很不能應付女性、所以那個,我就想試試看。」
「嗯?」
在他的眼光下,她反倒說不出口了。
『掀裙子、撲上去、親臉頰……還衝上去剝人家衣服,最後好像趁人家不能反應時一拳打倒?』石竹在一旁說著。
「這代表的實驗成功啊,而且如果真要打我真的打不贏……」越說越小聲,她頭低低的。
「連妳都打不贏?」他倒是不太意外她會做這種事情。
「嗯啊,他的靈能力很強,出拳速度太快了,那時候剛和石竹一起,合作什麼的都做不好,不耍小手段真的沒辦法啊……但是現在我就有把握不耍小手段就會贏了!」她信誓旦旦的說,「之後再不行,我就再耍一次!」
「不行,我要靠自己的實力。」他無奈的說,「如果妳有幫忙,到時候過不了怎麼辦?」
『小少年,你要怎麼辦?』沒有搭理那亂說話的人,石竹朝他問道。
「趕快和凌霄討論吧?」他不確定的說。
『噢噢親愛的,就算不用準備也沒關係的哦!』凌霄忽然出現在石竹旁邊。
「欸,你除了變成肉塊之外還有別的用處嗎?」她在一旁問道。
『妳這小鬼!』凌霄頓時皺起眉頭,讓她便當盒裡頭剩餘的菜飛起來,『我會讓妳知道我還有哪些用處!』
「哇啊!」跳了起來,一人一鬼在天台追逐了起來。
『看來他也能很流利的使用你的力量了。』石竹看著那兩個,淡淡的說。
「這樣或許可以增加一點勝算吧。」他撐著頰,嘴角挾帶著笑意。
『開始喜歡這樣的生活了嗎?』
「多少有點。」
『你短期內的變化真多,我沒有想過』
「她不也是影響妳的人之一嗎?」
石竹看了他一眼,『或許?』
「如果能夠一直這樣的話,我會贏的。」他認真的說。
『但願如此。 』
「但我相信凌霄。」
『嗯?所以你真不打算準備?』
「多少會準備一些關於醫療的部分。」
『喔……』
這邊一人一鬼聊了起來。

於是到了檢查那天。
「Monster…...」兩個人同時屏住呼吸。
理著超短平頭,身上穿的是破破爛爛的校服,肌肉線條分明,臉色看起來不太和善。
非常的有壓迫感,給人帶來不僅是不良少年的感覺。
「井上,沒想到你也走上這條路了。」在看見井上翔太之後,Monster露出有些可惜的表情。
「大仁!」噗莉刻意甜甜地喊了一聲,「好久不見!」
「!」一驚,Monster臉頓時漲紅,「什麼……是妳啊。」
「妳可不可以別玩了?」井上翔太汗顏。
「欸欸?不可以,我突然想到一件事。」噗莉叫道,「如果Monster輸給翔太,以後上課就要每天來!我是班長耶!」
「……」汗顏。
「這沒問題。」Monster倒是很快的應允了。
『似乎不覺得自己會輸的樣子。』石竹突然出現,『小少年,加油。』
「你們感情突然變很好耶。」噗莉看著一人一鬼。
『哈,如果那個廢物不想滾蛋,不加油不行吧?』石竹翻了個白眼。

「我先問,你為什麼要簽訂契約?」Monster看著準備就緒的井上翔太。
「因為一個意外,應該說這傢伙找錯人了。」指著身旁的凌霄,他無奈的說。
『噢親愛的,結果好就好。』凌霄在一旁汗顏。
「那別簽訂就好了吧?」Monster問道。
「那時候不簽就會死。」他淡淡的回,乍看之下對這件事情沒有別的想法。
「你應該知道你贏不了我吧?就算再加一個鬼也沒用。」Monster將制服外套脫掉。
「還不知道呢。」他擺出備戰姿態。
咚的一聲,拳頭直直朝他揮了過來。
他快速閃身避開,不料Monster的聲音隨著下一拳揮過來。
「太慢了!」
他硬生生地接下那個拳頭,抓住Monster的手臂,他往Monster的脖子用力踢去。
Monster用另一隻手擋下他的腳,抓住並且甩出去。
他的身體在地上滑出一個溝。
「嗚!」痛呼著,Monster卻沒給他休息的餘裕,衝向他並又將他摔往另一個方向。

「翔太……」噗莉擔憂的看著眼前的一面倒狀況。
『那個廢物只打算看?』石竹挑眉。
「我相信翔太,這是我引起的……到時候我,就算要下跪我也會幫翔太的。」噗莉認真的說。
『妳也變得比較會檢討了。』聳聳肩,石竹不以為然的說。
「我知道自己不能夠再這樣任性了。」

『親愛的,你還好嗎?』凌霄在一旁擔憂的看著白襯衫被鮮血染紅的他。
「還行。」他抹了抹嘴角的鮮血,站起身來。
『讓我幫你吧?』
「我不想做不公平的決鬥。」
『不不,這一開始就不公平了啊,啊!』
再接著,他又被打飛了。
「被我教出來的你,身手還是一樣差啊。」Monster揉了揉自己的脖子,開始感到有些厭煩。
『親愛的,醫療呢?喂喂!』凌霄緊張的說。
「每打一次,我的身體就會恢復道原先的狀態。」他站起身來,「不就是因為痛覺而站不起來嗎?」
Monster瞪大雙眼,隨即恢復冷靜,「挺行的嘛。」
「需要花一點時間分析你的傷害模式。」他冷靜地說。
「鬼魂。」Monster看向凌霄,「你又是為什麼選擇繼續待在這裡?」
『一開始目標的確是噗莉,但山下爺爺實在太可怕……石竹也很可怕,總之……』凌霄被Monster一瞪,這才慢慢地說出來,『看著那兩個孩子,給我的鬼魂人生增添了不少色彩,翔太進步的樣子還想繼續看下去。』
「我討厭鬼魂,更討厭從屬契約。」Monster瞪視著那一人一鬼,「不得不承認,再打下去只是浪費時間。」
『所以給親愛的一個機會好嗎?』
「勉強吧。」
『不過你打了我親愛的,我還是要稍微報復一下。』
那幾乎是一瞬間的事,凌霄竄進他的身體,用他的身體一拳打中Monster,並且將對方翻過來放倒在地。
「凌霄!」他不悅的大喊。
『啊啊、抱歉啦,一時氣不過。』快速在一旁賠罪。
「我沒關係。」Monster吐了口血,「原來你不是廢物。」
『我夠格繼續在親愛的身邊了吧?』凌霄翹起鼻子,頗為自豪。
「你到底是什麼人啊?」他汗顏。
『啊,以後再和親愛的促膝長談吧?』眨了眨眼。

「凌霄也變化很大呢,之前還是有禮的樣子。」噗莉嘆息道。
『還是改變不了是廢物的事實。』石竹冷哼了一聲。
「我回來了。」
「翔太!」
噗莉把濕紙巾遞上,「恭喜你!」
「嗯。」微笑接過那濕紙巾。
「田中大仁同學!明天不要遲到了喔。」噗莉對著Monster笑嘻嘻地說。
「不准叫那個名字!」Monster臉再次漲紅,「我回去協會遞交報告。」
一說完,人就不見了。
「他果然不靠鬼魂也還是很強呢。」噗莉簡單的下了個評價。
「為什麼他這麼討厭從屬契約?」井上翔太問道。
「Monster的朋友也是靈能力者,那時候其實很流行簽訂契約呢,畢竟有僕人就是好嘛,不過那時候協會沒管制,Monster的朋友就簽了,然後……」頓了一下,噗莉環視周遭的所有人。
「……」
「對Monster來說,那是很重要的朋友,所以他向協會提出列為禁術的要求,而協會看著因為從屬契約逐漸墮落的靈能力者,自然是應允了這項要求,是Monster自己提出要抓這些違規者來檢查的。」
「嗯……」
「他不會討厭石竹或凌霄的,我覺得啦,不過他自己的心結必須自己解開,而現在這樣限制也是好的。」
噗莉拍了拍井上翔太的背。
「他跟你一樣,認為是自己的錯呢……」
「我能體會這種心情。」

傍晚時刻,噗莉吃飽從餐廳溜了出來。
正確來說是感受到他人的氣息。
「Monster?」她手上多出了一個包裹。
「噗莉。」Monster看著她,有些猶豫。
「怎麼了嗎?」她疑惑地問。
「妳為什麼堅持要我來檢查?」Monster表情帶點痛苦,低聲地問。
「翔太和凌霄感情很好吧?我和石竹感情也很好,爺爺也是,不是每個鬼魂都會那樣的。」她什麼也沒做,就只是帶著笑容如此說道。
「我還是沒辦法。」
「沒有關係的。」
「如果那時候他遇到的是好的鬼就好了。」
「你已經很努力了。」
「妳變很多。」
Monster看著她,眼神似乎緩和了些。
「啊,翔太也跟你一樣的,為了他人的死所自責,我不想讓這種循環繼續下去。」
「他很幸運。」
「也有包含你啊,你在說甚麼呀。」
噗莉笑嘻嘻地說,「明天一定要記得來喔,然後我們一起吃午餐,一起放學。」
「……我會來的。」
話一說完,人又不見了。
『終於長點腦了!』石竹閃現在她眼前。
「我想盡可能為這些人做些什麼,而且山下家的人真的是……」她頓時苦惱了起來,「我必須找幾個人陪我去應付才行。」
「還得多一個女孩……」
『這倒是不用擔心。』

TBC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aMaSHI
  • 噗莉不可以挑食啊OwO(拍拍
  • 挑食就是增添可愛度的一種方法(不是

    高野 馨 於 2017/05/30 00:4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