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手塚是作家、跡部是歌手/自我設定/慎

--

不枉負此盛名。
與你同行必定是極為幸運之事。

                手塚國光


那是在跡部景吾的專輯上,手塚國光所留下的推薦語。
「啊嗯?為什麼找了個作家給本大爺寫下這段話?」他不太高興的問。

經紀人抹了抹脖子上的冷汗,「手塚老師是跡部先生的歌迷,再加上他在文壇上也小有名氣……」
「本大爺只覺得這看起來很突兀。」不耐煩的揮手,他將專輯放在桌上,「既然能夠提升名氣那也無妨。」
倒在沙發上,拿起電視遙控器,「啊嗯……?」
那是個很冷漠俊美的男人。
「跡部先生,那個人就是為您寫推薦語的手塚老師。」經紀人在一旁介紹道。
「還有行程嗎?本大爺想休息一下。」他問。
「不,今天就到這了,那我先出去了。」經紀人回應,看了他一下便轉身離開。

他盯著電視。

電視上有一男一女。

「據說手塚老師從跡部景吾出道開始就是他的歌迷?」主持人對著手塚國光問,那男人只有點頭。
「啊。」連回答也是如此冷漠。
「是為什麼呢?手塚老師的文風這次在跡部景吾先生的專輯上起了很大風波呢。」主持人接著問。

「收到製作人的邀請時的確有些驚訝,跡部先生的聲音非常吸引人,我認為沒有理由不支持他。」冷硬的回答,手塚國光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
「是的,就連我也非常喜歡跡部景吾先生的歌呢,那手塚老師有想過會引起這樣大的迴響嗎?」主持人似乎想知道關於更多關於那張專輯的事。
「沒有。」簡單的回應,看來是不想配合主持人回答更多。

「好的。」有些可惜,但主持人只有笑著答應,「那跟我們談談關於新書的事情吧?」
他關上電視,這邊他就沒有興趣了。
拿起身邊的手機,直覺性的按下號碼。
「喂?本大爺改變心意了,簽唱會邀請那傢伙來吧,沒必要問那麼多吧,本大爺就是想讓他來。」他說完就掛上電話,也不管電話另一頭的人有多困擾。
手塚國光是嗎?如果讓那張臉出現別的表情,似乎是挺有趣的呢。

手塚國光沒有想過跡部景吾會邀請他。

他前一天接到的應該是無法邀請的通知才對?

天知道跡部景吾心意還變得真快。

不過這就是那個人啊。
「喂!」他再熟悉不過的聲音突然對著他叫著。
「嗯?」他慢吞吞的應聲。
「本大爺要你坐在我旁邊,這次專輯據說因為你的關係,不少作家也買了。」跡部景吾霸道的說,將他按在他旁邊的座位。
「你不在意是因為我名稱而買的嗎?」他問。
「啊嗯?聽了就知道本大爺的魅力了!不過就是感謝你而已!」跡部景吾大笑道。

「啊。」
「讓這些人沉醉在本大爺的美聲之中吧!」

彈了個響指,跡部景吾充滿自信的讓粉絲進場。

震耳欲聾的尖叫聲讓他不禁皺眉。

不過能夠在這麼近的距離感受他……還真是幸運。
他的容顏、他的聲音,無法忘懷。
「那個,手塚老師,也可以幫我簽名嗎?」一名女粉絲帶有羞澀的表情朝他詢問。
「嗯?」他頓了一下,立刻從神遊中回來,「這是跡部先生的簽唱會。」
「不必勉強沒關係,因為我也是手塚老師的粉絲,手塚老師的書中總能隱約感覺出跡部先生的影子呢!」女粉絲害羞的回應。
這句話讓跡部景吾挑起眉。
「行了手塚,就簽吧,不過只能簽一個,不然很浪費時間。」跡部景吾不耐煩的說。

他點點頭,便快速的在女粉絲的專輯上簽名。

跡部景吾快速的瞥了他一眼,繼續簽名的動作。

他仍然神遊著,他實在不能適應人多的場合。


「終於結束了。」在唱完最後一首歌,人潮散去之後跡部景吾對手塚國光說的第一句話。
「辛苦了。」手塚國光簡單的說。
「你是本來個性就這樣嗎?」他汗顏,「整場都看你在發呆,還有人跟你打招呼欸。」

「我不擅長待在人太多的地方。」手塚國光拿了條手帕給他。
「啊嗯?你沒來過本大爺的演唱會嗎?」他疑惑的問,「你不是本大爺的歌迷嗎?」
「是,但我真的不太喜歡去人擠人。」手塚國光拿走他手上沒動的手帕,逕自幫他擦起汗來。
「啊嗯,這樣也好。」有些訝異手塚國光的動作,但他還是乖乖讓他擦汗。

手塚國光是一個很乾淨的人,他沒辦法想像這樣的人在台下為他加油的樣子。
「等等一起去吃飯?本大爺請客?」他問。

「我還要回去趕稿,可能沒辦法了。」生冷的婉拒。
「啊嗯?你明明是本大爺的歌迷,為什麼感覺你不太想和本大爺待在一塊?」他不太高興的問,只見對方慢條斯理地將手帕收起。
「我真的得寫稿。」手塚國光語氣有些無奈。
「嗯?還真的敢拒絕本大爺!那好,本大爺去拜訪你總可以了吧?」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說這樣的話,但他總覺得對方回去肯定不會吃東西。

「你會很無聊的。」

「本大爺可不是你說什麼就是什麼的人!」

他賭氣的拉著手塚國光的手,「你開車帶本大爺去!」


一如既往的霸道,想試著去碰觸你的手卻徒勞無功。
                         手塚國光

 


手塚國光在電腦桌前打字,卻無心在眼前的內容上。
原因無他,那個跡部景吾正躺在他沙發上看他寫的書,那總讓他有種祕密被窺視的感覺。
「寫得很好嘛。」只給他這樣的評價,然後繼續埋首於書堆之中。

他沒有想過跡部景吾會是個愛看書的人,看來他還是不只從出席的活動和專輯裡頭了解對方。
評價這種東西是會一直翻新的,這也給他關於新書的靈感。

「喂、吃飯啊!」跡部景吾看時間差不多,便走到他的身邊。
「等等。」他回應道,他好不容易靜下心來。

「要超過九點了,再不出去店家都關門了!」對於沒有得到注意力這件事情感到很不開心,跡部景吾拉了拉他的衣服。
「……等等我做給你吃。」他輕輕撥開跡部景吾的手。

「你還會做飯?」跡部景吾愣了一下。

「基本上我不吃外食。」嘆了口氣,他還是關上電腦準備做飯給跡部景吾吃。

「本大爺可不吃難吃的東西!」跡部景吾跟在他身邊。

「我知道,你喜歡吃烤牛肉。」他說完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些什麼。
他不太希望跡部景吾認為他是狂熱粉絲,他也不想在對方眼中他是噁心的。

「你還知道本大爺喜歡吃什麼?真不愧是本大爺的粉絲!」沒有他意料中的反應,「那你知道本大爺的興趣是甚麼嗎?」

「你只在節目上說過你喜歡釣魚。」他看著跡部景吾。
「跟你一樣呢!」跡部景吾捲了捲前額的頭髮,「跟本大爺一樣華麗的嗜好!」

在作者介紹欄上寫的,沒人有興趣的嗜好,看一下就記起來了。
心思也細膩呢,這是他料想中的跡部景吾。

不論是他不知道的,還是他知道的,組合起來便是他想望的人。

「本大爺去外面等你!」跡部景吾連說一句話都要做一些無意義的動作,華麗麗的轉身離開廚房。

 

看完第二本書,跡部景吾便看到穿著圍裙的手塚國光拿出最後一道菜。

「可以吃了。」手塚國光朝他示意道。

「啊嗯?本大爺這邊的東西也太多了吧?你那邊只有一碗鰻魚茶是怎樣?」他突然覺得有些奇怪,「一點也不華麗!」

「招待客人要有應有的禮節,我習慣吃粗食。」只見手塚國光想用一句話就打發他。

鰻魚可不是甚麼粗食!

「本大爺吃不完!」推了一半的東西過去,「本大爺可不是甚麼客人,本大爺就是本大爺。」
「……我知道了。」手塚國光點點頭,慢吞吞地開始吃了起來。

「本大爺不是只吃高檔東西的人!」他一邊說道,一邊叉起一塊多汁的牛肉。
「嗯。」點頭。

「之後有一段假期,本大爺要一個人去釣魚,你當然也得跟著去!」他看著手塚國光,把自己的牛肉扔對方碗裡。

不知道為什麼,他想多和手塚國光相處。

陪著手塚國光看書的時候,內心非常的平靜。

「……我還要寫書。」手塚國光猶豫了一下,還是婉拒了。

「這是你第二次拒絕本大爺,沒人敢拒絕本大爺的!」他內心湧起一股被拒絕的失落感,即使他表面強硬。

「我只不過是幫你寫推薦語的作家。」手塚國光面色平淡,語氣卻有自嘲意味。

「本大爺交朋友哪有這麼多理由!」他聽到這句話,更多的不悅。

他不喜歡手塚國光用那麼輕的語氣說著這麼奇怪的話。

就好像他們不是第一次見面。
「我們第一次見面而已。」手塚國光無奈的說。

「本大爺可不這麼認為,你的表現就好像認識本大爺很久一樣!」他有些激動的說。

有甚麼東西他想要抓住。

「我是你的歌迷。」冷硬的回答。

「歌迷應該要跟偶像多互動的吧?你看起來就很討厭本大爺!」他抓住手塚國光的手。

「就只是歌迷。」手塚國光輕輕推開他的手。

「你不懂嗎?你都寫書寫成這樣了,怎麼可能只是歌迷?」他拿起在一旁手塚國光寫的書,「本大爺還不知道為什麼會有和本大爺這麼像的主角!」

手塚國光皺起眉頭,一把搶過他手上的書。

「抱歉。」淡淡的道歉。

「道什麼歉啊你!喂!給本大爺說為什麼啊!」他揪住手塚國光的衣領。
他平常不是這麼野蠻的人,但對方的反應讓他很不舒服。

只有手塚國光敢這樣對待他,哪個人不是對他鞠躬哈腰?

他不想和對方就這麼斷了,感覺下次出專輯就算用逼的,手塚國光也不可能幫他寫任何一個字。

手塚國光臉色閃過一絲尷尬、惱怒,還有更多不知道是為什麼的情緒。

兩個人揪成一團倒在地上,手塚國光壓在他的上面。
而且,深深的吻著他。

「我喜歡你。」

跡部景吾震驚的表情讓他心隱隱抽痛著。
果然還是沒辦法,他本來就想暗自一個人默默的當一個歌迷。

「抱歉。」乾澀的言語自喉間溢出,他尷尬地從跡部景吾身上起來,「我出去買東西,吃不完我收就好。」

他沒有臉去面對自己心儀的人。

一個人走在街道上,他這麼想道。

隨手點了根菸,是他討厭的菸草味道,但對照他的心情卻是無比合適。

他寫的每一個字,都是對跡部景吾的戀慕,從對方出道的那刻起,他的靈魂因此被點燃。

如果沒有跡部景吾,他現在還是個默默無聞的餐廳服務生,每天因為對客人冷漠而被老闆責罵。

他的字,充滿了對那個人的感情,他想要讓書中都是那個人。

哪天如果跡部景吾結婚生子,和某個他不知道也沒興趣的女人在一起,他也只想好好的祝福那個人。

原本以為可以待在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默默觀望,被人知道的祕密。

那肯定會被當事人作為極為噁心的事物。

「原來你會抽菸啊。」後面傳來一道他極為熟悉的聲音,本不該出現在這裡的聲音。

「跡部先生,我還以為您回去了。」他忍耐著心痛,冷硬的回答。

「不要那樣叫本大爺!」跡部景吾不悅的說,「我不懂,本大爺還沒說甚麼你就自己跑掉是怎麼一回事?」

「我想跡部先生自己應該明白。」他閉上眼,盡可能讓自己冷漠,更不想看對方的表情,「您第一天認識我,不應該被我影響。」

「不,一定不是第一天。」跡部景吾肯定道,「我在哪裡看過你,一定有!」

「只是跡部先生很少遇過會那麼了解你的歌迷罷了。」他不想現在被全部揭穿,那會讓他無地自容。

「你……本大爺就不懂,你到底是哪裡有毛病!」似乎被憤怒沖昏頭,跡部景吾拉住他的衣領,就跟剛剛一樣。

「被一個男人喜歡很噁心對吧?」他淡淡的問,剛剛震驚的表情他不想再看到了。

「噁不噁心也是本大爺決定的吧!?哪有人自以為是的決定一切!?」跡部景吾朝他大吼。

「就是這樣。」用力拍開跡部景吾的手,他強掩心中的痛楚。

「你寫,與本大爺同行是極為幸運的事,難道是騙人的嗎?」跡部景吾愣愣地問。

他沒有回話,只是轉身走往更遠的地方。
 


我不曾欺瞞過任何人,對你卻只能將戀慕收起。

                       手塚國光

 

                      

跡部景吾粗暴的將新書扔在一旁。

「跡部先生,今天的行程到這,還有甚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嗎?」經紀人小心翼翼的問。

「沒了,別來煩本大爺。」擺擺手,他不耐煩的趕人出去。

那天之後,他想起來有關於手塚國光的事情,如果沒有手塚國光,他也不可能出道了。

他怎麼會忘記這麼重要的人?他只能對此感到愧疚,而那個人卻是深刻的將他寫進書裡。

手塚國光出名的原因便是用女性的心去寫一本本對於愛情的想法,主角永遠只有同一個人。

就是他。

他看著手塚國光被訪談的影片,只覺得一陣心酸。

『你書中連載的故事,那個男主角真實存在嗎?』
『沒有。』

明明就是他。

不想要因為做了什麼多餘的事,讓他一時迷惑嗎?還是不想要毀壞他的名聲,所以才選擇疏離他?

他不喜歡這樣,他喜歡待在他身旁那份平靜的感覺。

下意識拿起手機,他再度撥了那個號碼。

「喂?手塚國光的下本書甚麼時候出?他生日?那太好了……本大爺想做的事情可多了!嗯?我們是朋友啊,沒有想過,本大爺也沒有想過,聽著,別讓他知道,不然就一點也不華麗了!」

他可是跡部景吾,他想要什麼還沒有得不到的!


 

於是我們漸行漸遠。

         手塚國光


 

「好的,謝謝,今日我會留意包裹。」手塚國光掛上電話,表情舒緩了些。

今天就會收到新書了,剛好是他的生日,生日再過幾天就是發售日,一如往常。

那天的事情就好像沒發生過。

這樣也好。

叮咚。

門鈴響的時機恰到好處,他前去應門。

「您好……!」他楞了一下。

「可給本大爺躲了好一陣子啊。」跡部景吾強硬的站在門邊,沒有讓他關門的餘裕。

「您怎麼會在這?」他問。

「別給本大爺說敬語,本大爺來找你慶祝生日!」手上有一個盒子,「你的書也順便送上,我會買一千本送給你的粉絲!」

「你在說甚麼……」他無奈的搖搖頭。

「快拆就知道了!」跡部景吾不耐煩的說,「本大爺可是做了最華麗的事情!」

他在跡部景吾的催促下拆開了包裝,他瞪大雙眼。

「感動吧,本大爺幫你的書做了宣傳專輯!」跡部景吾似乎很滿意他的反應。

「怎麼會……編輯沒跟我說……」他有些想哭。

「生日禮物怎麼可能提前告知啊,快點進去聽!」跡部景吾自豪的推著他的背。

 

與之相配不是戀愛中最重要的事

我喜歡妳的地方還有很多

妳的溫柔 妳的笑容

哪天也讓我看看屬於妳的Happy End

也讓我身在其中好嗎

我想看見妳的快樂

待在角落連我也不會發現

今天我就要跟妳說 我喜歡妳

 

我與妳同行

沒有誰會被落下

從孤獨中脫離 迎接我與妳的未來

如同命中注定般 早就將妳我繫在一起

 

與之相配不是戀愛中最重要的事

我想道歉的事情還有很多

我的自私 我的粗暴

哪天也讓我體會妳對我的 Scold

也讓我去理解妳好嗎

我想看見妳的怒容

待在角落連我也不會發現

今天我就要跟妳說 我喜歡妳

 

我與妳同行

沒有誰會被落下

從孤獨中脫離 迎接我與妳的未來

妳是我的 誰也不能搶走

他聽完這首歌,一臉震驚。

「哈,本大爺第一次寫歌詞,你大作家看起來果然很差是嗎?」跡部景吾尷尬的抓頭,「還有,本大爺可是幫你寫了推薦語!」


 

一如既往地讓人平靜,從你還是個餐廳侍者時就應該關注你才對。

                               跡部景吾

 

「你為什麼知道?」他除了震驚之外沒有別的感覺了。

「本大爺應該不知道的嗎?」跡部景吾反問。
「不……」他搖搖頭。

「你也幫了本大爺啊,那時候還在訓練時,本大爺上面的人弄得不想繼續唱歌了,是你那時候坐在旁邊陪本大爺喝酒的吧?」跡部景吾將書闔上,認真的看著他。

「嗯。」

「待在你身邊本大爺很平靜,所以本大爺不許你想怎樣就怎樣,這是本大爺的權利!」
「跡部先生……」

「叫本大爺名字,本大爺允許你。」

「這樣沒關係嗎?」
跡部景吾用一種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他。

「本大爺歌詞裏頭可是寫得明明白白,別跟我說你不知道。」

「我……」

他沒有想過會有這一天。

「喜歡你。」跡部景吾捧著他的臉,一個字一個字的清晰訴說,「如果本大爺做想做的事情還要被人阻撓,那就不是本大爺了!」
無法忍耐了。

他反手抓住跡部景吾的手,深深的吻住對方,將對方牢牢鎖在懷抱裡。

在兩人都差點窒息時,他放開手。
「我也喜歡你。」
「本大爺早就知道了!」

「你寫歌詞還有進步的空間,不要大意。」

「也只寫這一次!以後就給你寫!」
「啊。」

「還有書給本大爺寫喜劇結尾,本大爺哪有那麼壞!」

「啊。」

他滿足的看著跡部景吾,再度吻上那一張一闔的嘴。


很訝異的,你在前方等我。

所以我們的故事,可以開始了嗎?

                手塚國光

 


FIN

 

自己打歌詞有夠羞恥的(臉紅
大半夜一邊聽藤田麻衣子一邊打文,覺得自己最近的風格被藤田麻衣子影響到一個很猛的境界xDDD

但我真的很喜歡她的歌,最近發生了好多事情啊(打滾
打架空文才比較有靈感,下次盡量會以主線作發展。

啊啊啊作家跟歌手的感覺就是萌萌的 <3
感謝噗浪BZ大神(?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