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次事件過後的一個禮拜,噗莉只有在班上看過井上翔太,沒有人知道他去做了什麼。
「你也不知道!?這樣要怎麼檢查?」天台上迴盪著她的尖叫。
『翔太命令我直到他主動找我才可以見面,所以只要他一靠近我就會消失。』凌霄苦著一張臉,滿是擔憂。
「翔太……我傷害到他了對吧……」她也有些氣餒的低下頭。
『幫助別人的人少露出這種噁心的表情,我看了就想吐。』石竹在一旁不屑的說。
『我之前就想講了,妳怎麼可以老對著小女孩講這種話?』凌霄看不下去,皺著眉頭勸道。
『與你何干?』石竹冷哼了一聲,『老是做超出能力範圍之外的事情,就必須有接受不同結果的覺悟!』
「凌霄,我聽習慣了,而且她每次為了我這麼大費周章的想難聽的詞彙,我反而覺得很感動呢!」抬起頭來,她朝石竹微笑。
『妳腦袋裡果然裝著一坨屎!』石竹不可置信地叫道,接著化成一陣風消失。
『我好像能夠慢慢了解石竹了……』凌霄喃喃道。
「石竹其實是很單純的女人喔,只是嘴巴比較不能控制而已。」她笑著說,一掃剛才的陰霾,「她說的對,是我要幫助翔太的,怎麼可以自己先氣餒!」
『那接下來要怎麼辦?』凌霄一邊問。
「你可以跟他保持多少距離不會消失?」
『大概五十公尺。』
「有點長,果然精神力比一般人強……好,等等照著我的方法做,這個肯定不會失敗。」她思索之後回應道。
『看來很有自信呢。』凌霄讚許的眼光投射在她身上。
「這是自然。」她翹起鼻子。

「井上翔太同學!」臉圓圓的中川潤子在遠處朝著他大叫,並且揮手,「歷史老師要你去圖書館找他!」
「?」他疑惑的視線朝對方投去,但對方並沒有搭理他。
「欸?潤子?」他看到噗莉驚喜的握住中川潤子的手,「妳今天一個人耶,剛好我們一起回去吧!」
「好啊,噗莉妳今天不去找校長嗎?」
「我被禁足了啊!」
兩個人很自然地聊了起來,離他越來越遠,直到他看不到。
噗莉連看也沒有看他一眼。

果然還是放棄了吧?這樣也好,他只要一個人就可以了。
他會傷害人,這就是一件事實。
不管用多少美言綴飾,傷害的本質是不會改變的。
他不想再傷害任何人了。

將思緒整理好,他走進圖書館。
「老師……您的那份報告還需要我哪裡……」
磅!
圖書館門自動關了起來。
他跑到門邊拼命的拉,卻毫無動作。
「是誰!」他大叫。
「原來老師會利用學生完成報告喔。」笑嘻嘻的聲音響起,噗莉從書架後冒出來,「圖書館今天提早休館喔,我們一起愉快的度過今晚吧?」
「噗莉!?妳剛剛不是和……」他背抵著門,聲音有些顫抖。
「潤子?啊……她是凌霄假扮的喔!而且潤子曾經當著全班的面說討厭我,你一定不知道對吧?」她笑嘻嘻地回應,「這幾天終於能夠好好跟你說話了。」
「可是凌霄……」
「所以你以為你足夠了?才五十公尺的可控制範圍,你還差得遠呢,如果是我,讓石竹離我兩個鎮的距離可沒有問題喔。」
她逼向他,笑嘻嘻卻壓迫感十足。
「你想逃?」她站得很近。
「……」繞過她,他跑起來。
「你以為現在這樣就可以躲到明天早上?」她撲了上去,雙手雙腳纏在他身上,他依舊在跑。
「放手!」他大吼。
「我才不要!乖乖陪我聊天!」她吼回去。
「我……」他跑到一半跪倒在地,「妳為什麼要這樣?」
她收起小動作的手勢。
「我要和翔太道歉,如果翔太一直逃的話,道歉是聽不進去的。」
「不,我不是在說這個!」
一把推開她,她狼狽的撞上桌腳,但她知道這時候她有任何關於痛苦的表情,一定會前功盡棄。
「妳為什麼還要來找我!」他大吼,抓狂似的痛哭了起來。
「我要道歉,知道翔太討厭傷害別人還逼你跟我打架,真的很抱歉,我只是想讓翔太有自信一點卻用錯方法。」她收起笑容,悲傷的說,「是我傷害到翔太了,我不該自以為是的對你用我認為好的方法。」
「不,是我傷害到妳了!」他哭道。
「是我傷害翔太了。」她重複道。
「從來都不是妳的錯,妳是那麼的善良……如果不是我,妳也不會那麼積極,甚至想出讓我傷害妳的方法……」他跪在地上,雙手掩住面容。
「翔太……」她走近對方。
「不,妳不可以過來!我、我會傷害到妳的……」他往後退。
「那在這個距離,翔太願意聽聽我的事嗎?」她在原地站定。
他猶豫了一下,便點點頭。
「我失去了一部分的記憶,成為山下家繼承人之前的事情全都不記得。」她思索了一下,便起了這樣的開頭。
「我跟你說過,要是沒有遇到石竹,我肯定會照著爺爺的規畫走到現在,爺爺並沒有說取走我那一大段時光的記憶是為什麼。」她眨了眨眼,「山下家每代的繼承人都是藉由競爭選出來,爺爺獨排眾議選了我,因為他說我是難得一見的人才,至於詳細的情形我不知道,看來並不公平。」
「所以爺爺將我脫穎而出之前的所有記憶都給取走了,之後我便沒有去見過其他的親戚,你知道嗎?我甚至連我有一個姊姊都不知道。」她的聲音雲淡風輕。
「姊姊和爸爸媽媽去國外了,做旅行的靈能力者,因為我搶走了繼承者的寶座,除了爺爺之外,沒有山下家的人能靠近我,如果不樂觀一點日子會很痛苦。」她閉上眼,像是在尋找些什麼,「爺爺對我真的很好,我相信爺爺是要保護我。」
他望著她的表情,不能言語。
「樂觀的人總是會被人以為在演戲,聽那些鬼傭人說,姊姊似乎很討厭我。」她笑著搖頭,「別以為我在班上就有朋友,因為我是校長的孫女,所以大家都不敢靠近我,也是認為我能笑那麼開心是因為有爺爺呢。」
「像潤子啊,她就說我的笑容很噁心,明明總是一個人的。」
「做靈能力者很孤單啊,每天要早起巡視校園,有時候晚上也不能睡覺,所以才想著翔太可以陪伴我的話有多好。」
「我想要有可以守護的對象,不只是石竹還有爺爺,翔太也是,凌霄也是,我全都想守護,因為是很少遇到,可以珍惜的對象。」
「因為失去記憶的關係,我只剩下樂觀這條路了,悲觀不會改變一切,爺爺說我很強大,如果我想著這個世界毀滅,那不就糟了嗎?石竹、爺爺都會離開我的,也不能夠遇到翔太和凌霄,以後或許會遇到的新朋友也通通不會遇到。」
「所以啊,其實我沒有你想像那樣喔,我其實很怕寂寞的喔。」
「如果可以我想要拿回記憶,把力量全都消除,可是那樣是不可能的,我也討厭著我身上的力量。」
她停下來,直直地看向他。
「但我很自私,想保護你們,現在想好好向翔太道歉,真的很對不起。」她彎下腰來鞠躬。
「噗莉。」他乾澀的喊了聲。
淚不知道甚麼時候流乾了。
「如果是這樣的我,真的沒問題嗎?」他看向她。
「當初不就說了請多多指教嗎?翔太不可以逃走喔。」她的聲音哽咽。
「對不起。」他也彎下腰來鞠躬道歉。
「是我要說對不起,我應該多多學習了解你才對。」她沒有將頭抬起來。
「是我,如果我更了解噗莉的話,就不會想走了。」他慚愧的說,聲音同樣哽咽。
「是我的錯,要是我肯花更多時間陪翔太聊天,就不會逼得你想離開了。」她哭了出來。
「是我,因為我不知道噗莉的痛苦,只想到自己。」他也不甘示弱的哭了出來。

「是我啦!」
「是我!」

兩個人同時抬起頭來,看見對方的淚顏,不禁一起笑了。
「翔太像是小孩子一樣呢。」她揉了揉眼睛。
「噗莉才像小孩子,明明就是我不對。」他尷尬的用袖子擦拭淚痕。
「所以翔太不走了對不對?」她有些擔心的問。
「嗯。」點點頭,他主動握住她的手。
「翔太,我想保護你。」她揚起嘴角,笑容有些僵硬。
「剛哭過就別勉強自己笑了,以後難過……我、那個……」他結巴了起來,「不嫌棄的話,除了石竹之外,也不、不用在我面前一直樂觀了。」
「……嗯。」她放鬆了起來。
「還有。」他加重了握手的力道,「現在還不行……可是總有一天,或許就會輪到我保護噗莉了。」
「翔太……謝謝你。」她微笑,「剛剛的翔太,說了很帥氣的話喔。」
這話讓他放開手來,害臊的抓抓頭。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的,我在你身邊。」她堅定地看著他,傳達著充滿能量的話,「所以,我們和好吧?」
「本來就沒有吵架。」他笑了出來。
「還敢說!」她做了個滑稽的鬼臉,「你趕快把凌霄的行動限制解除啦!」
「我解除了。」脫力般的跌坐到在地上。
她晃過去,和他背對背坐著。
「等等記得要和凌霄道歉喔,他真的很擔心你。」
「我們甚麼時候走?」
「噗莉?噗莉?」
「睡著了嗎?」
「真對不起……」
他闔上眼,他相信今天的夢不再是惡夢。

他和她,誰都不再孤單。


『懂了嗎?臭小鬼自然知道該怎麼做。』
『還不是妳給她提示。』
凌霄可知道該怎麼回應石竹了。
『不知道你何時有這種幻覺了,真是可笑。』不悅的別過頭。
『他們倆個以後就要互相依靠了,我們也少吵架比較好吧?』凌霄笑著說。
『吵架?天啊,別把你低俗的實力跟我畫上等號!』刻意壓低聲音叫道。
『是是是……』凌霄總覺得一和這群傢伙相處,他的紳士風範蕩然無存。
『臭小鬼很少講自己的事情。』石竹放鬆臉部僵硬的線條。
『互相都解除心房啊,真是太好了。』凌霄笑著說。
『只是……只要小少年的名字出現在山下家的戶口名單,麻煩就會立刻來了。』石竹低聲道。
『所以才要趕快檢查嗎?』
『這的確是原因之一,檢查過了就代表小少年是正式的靈能力者,光這點就會少了一些麻煩,小少年也會多少提升點實力,只是……』
『看來山下家的麻煩人物也不少。』
『不,是群人渣。』
石竹眼神冷森森的朝向凌霄。
『只要知道他們做了什麼事情,我相信你不恨都沒辦法。』

TBC。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aMaSHI
  • 呵呵呵 好像情侶吵架啊A____A
    默默地湊成一對吧(你住手#
  • 他們就是官配(不
    人要吵過架才會長久r(?

    高野 馨 於 2017/04/03 10:4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