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教室,噗莉看到了爺爺坐在她的位子上等她。
「爺爺!」有些害怕的抖了一下。
「還記得爺爺和妳說了些什麼嗎?」爺爺表情和藹的看著噗莉,但眼神卻銳利得嚇人。
『她解決了,老頭,雖然解決的不漂亮,但沒有受到任何傷害。』石竹擋在噗莉前面。
「石竹,我想這裡沒有輪到妳說話的餘地。」爺爺瞪了一眼石竹,而後者只是冷笑了聲飄到了噗莉的旁邊。
「爺爺,我自己解決這件事情只是希望你能夠輕鬆一點!」噗莉的聲音有些顫抖,但還是大聲朝自己的爺爺喊道。
「我希望妳能夠衡量自己的能力,若不是這位小少年即時和鬼魂建立關係,爺爺可能再也看不到妳!」爺爺走到了噗莉的面前,這讓噗莉忍不住垂下腦袋。
「對不起,爺爺。」伸出手抱住自己的爺爺,噗莉的聲音帶著自責。
「後面那位小少年,你做的很好。」拍了拍自己孫女的背,望向後面的井上翔太,「我想兩位應該可以給我一個解釋了。」
井上翔太點點頭,開始解釋剛剛所發生的一切。
而噗莉的爺爺只是用讚揚的眼神觀望著井上翔太,「如果是這樣,我願意幫助這位小少年。」
「真的嗎?」井上翔太期待的看著噗莉的爺爺,噗莉則是暗自鬆了口氣。
「但作為代價,我需要你幫忙盯著這一秒也不得寧靜的小ㄚ頭惹事生非,甚至是陪伴她度過接下來一個禮拜的禁足。」爺爺轉頭嚴厲的看著噗莉,「不能耍賴,妳答應的事情沒有做到。」
噗莉無力的點了點頭,「是的,爺爺。」
「我先回去了,這裡的人應該很快就醒了。」爺爺揚起和藹的笑容,慢步走出教室。
噗莉在確定爺爺完全走了之後抬起頭來,表情以及眼神和剛才徹底相反,帶有興奮以及期待。
「我最喜歡爺爺禁足了!」噗莉笑嘻嘻的說,「剛剛憋得好久,我還以為我會憋出內傷!」
「?」井上翔太給了一個疑惑的表情。
「我禁足的話當然不能離開家,不能離開家就代表我假日的時候可以偷偷溜進爺爺的書房看一些我現在不能看的書!甚至可以偷偷練習爺爺不准我練習的法術,這比出去玩還要刺激!」噗莉賊兮兮的笑著,「剛好翔太也可以一起來!」
『一股腦的熱血精神愚蠢的令人髮指。』石竹在一旁嘲諷道。
「石竹,剛剛謝謝妳!」噗莉無視對方的諷刺,道謝道。
『我不記得我做了什麼對妳有幫助的事情,又或者是妳在陷入危險中會產生了一種我在幫助妳的幻覺。』
「或許喔!」噗莉做了一個古怪的鬼臉,然後拿起書包揹好,「雖然爺爺說大家會很快就醒來,但我還是想享受一下禁足前的自由,我們翹課吧!」
「我不贊同妳的作法。」井上翔太看了一眼他課桌上未完成的筆記。
「你太悶騷了,難道你就沒有想去的地方嗎?接下來一個禮拜你就要陪我禁足了。」噗莉眨著眼,狀似可惜的說。
「……」無言。
噗莉看著井上翔太沉默的樣子,暗自笑了起來。
「真的沒有想去的地方嗎?」故作單純的問。
「沒有。」似乎在天人交戰過後,意志堅定的吐出這兩個字。
「遊樂園?」噗莉拿著她桌上印有摩天輪圖案的筆記本一指。
顫了一下,但還是搖頭。
「冰淇淋店?」噗莉指著她書包上的塑膠吊飾。
沉默。
「玩具店?」拿出書包裡頭的小玩偶。
猶豫的表情。
「美術館?」翻開她課本上的塗鴉,即便那稱不上是什麼作品。
愣了一下,越來越猶豫。
「博物館?」擺出了蒙娜麗莎的姿勢。
差點淪陷。
「還是,我們都去?」賊兮兮地笑著,湊近對方。
鬼使神差的點頭了。
「這樣看來,翔太很喜歡展覽類的東西哦。」噗莉收拾著書包,一邊和對方聊天。
「學術性的東西比較適合我。」井上翔太有些不自然的咳了一聲,也跟著收拾起書包。
『美術館啊……我有一二十年沒去了。』凌霄突然出現在井上祥太的旁邊,一臉可惜的說。
「石竹就常去啊。」噗莉笑嘻嘻的說,「你怎麼不找機會去?」
『我有權對此不做任何解釋。』凌霄勾起笑容,一手搭在井上祥太的肩上,『不過因為翔太,我可有機會了。』
「所以為了凌霄,翔太更該翹課出去玩!」噗莉眼神閃亮的抓住井上翔太的手,誠懇的看著對方,另一隻手勾著兩人的書包。
「……盡說些歪理。」低著頭小聲抱怨,但嘴角卻是勾起的。
「事不宜遲我們得趕快出門!」拖著對方,噗莉跑了起來,兩個人踩踏地板的聲響在安靜的課堂時間顯得格外明顯。
石竹看著兩個人跑掉的背影,忽然一臉嚴肅的看著身旁沒有跟著走的凌霄,『我認為你應該跟上才是?你到底想做什麼?』
『語氣輕點,石竹小姐。』凌霄無奈的笑,『看來剛剛戰鬥造成的傷害,修復的差不多了。』
『我隨時都是完美的狀態,先回答我的問題。』眼神冷冽的看著眼前的凌霄。
『好嘛好嘛。』安撫性的答應,『我只是要找個主人。』
『找個主人腦筋動到那小鬼身上去?可真是好高騖遠!』石竹的表情冷到不能再冷。
『我這不是得到教訓了嗎?妳可真護著那女孩。』顯然石竹的表情並不能影響凌霄,他攤手無奈地說。
『不是要去美術館?你難道想說以你那低的不能再低的知能讓你的行為產生了影響?』滿口諷刺,彷彿用語言殺了對方。
『美麗的臉會因為說的話變得醜陋無比喔,石竹小姐。』凌霄微笑著說,一邊用食指抵著石竹的雙唇,下秒立刻消失在石竹的面前。
『我要叫那個老頭收了你!』石竹皺起眉頭,憤怒地看著消失的那個地方。

一片藍光從兩人腳下流過。
「結果翔太先進了水族館了嘛。」噗莉笑嘻嘻的說,一邊盯著翻車魚。
「剛好看到。」簡短的回應,視線同樣也在翻車魚上。
兩人一直沒有過多的交流,直至現在因緣際會的多了相處的時間,可噗莉仍然不知道該說什麼,現在他們兩的交流似乎是這隻魚?
「噗莉。」井上翔太思考過後還是開口了。
「嗯?」噗莉笑著應聲,「有什麼事情嗎?」
「凌霄原先的目標是山下同學對吧……我這樣是撿了便宜嗎?」似乎是很在意這樣的問題,井上翔太低著頭,用很微弱的聲音詢問。
「不是哦。」噗莉用手指著自己,「如果他一開始找對人,結果沒成功成為我的僕人的話,被你撿走才是佔便宜呢!」
井上翔太盯著噗莉,似乎在衡量這句話的可信程度。
「一開始當然不能相信我啊,翔太!」噗莉靈活地轉動她的眼珠子,「這種時候,應該就要讓凌霄產生『我找錯人果然是對的!』的這種謬誤才行!」
井上翔太仍舊抱持著疑惑的表情,只不過他接下來的問題就和凌霄無關了:「噗莉是怎麼認識石竹的?」
「我忘了!別這樣看我,我是說真的!因為已經認識很久了!」擺擺手,「依稀記得是爺爺介紹給我的人選之一?」
「這樣啊……」
「與其這樣說,其實爺爺一開始就不打算讓我認識石竹,只是當我看到石竹的時候爺爺很不高興的說她是人選之一。」
「嗯?」
對上井上翔太的視線,噗莉拉起對方的手。
「這是命運喔,我沒有在剛好的時間遇到她的話,我現在就在爺爺規劃好的路上走了!」仍舊是那暖心的笑容,噗莉將手放開,「相信自己是被選中的人吧!這種情感對人來說,是非常珍貴的哦!」
「為什麼妳總是能說出這種很正向的話?」
「嗯……這個嘛……啊啊!」
噗莉突然驚叫出聲,所幸這個時段的水族館並沒有多少人。
「!?」井上翔太沒有發出聲音,但同樣的被眼前的景象嚇到。
「玻璃……!」噗莉驚慌地指著眼前出現一大條裂痕的玻璃,「破掉的話就慘了!」
『所以妳還愣在這?這一看就不像人為的吧?』石竹突然出現,擺出一貫的嘲諷嘴臉。
「石竹,妳幫我擋住一下哦!我想把東西逼出來!」噗莉從包包拿出一疊黃色的符紙,「今天可以玩嗎?」
『……不要浪費時間,小少年還有那個廢物,你們負責修好玻璃!』石竹翻了下白眼,指示著在一旁的井上翔太以及不知何時出現的凌霄。
「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做……」井上翔太弱弱的說。
『親愛的,你不會我可以幫你的!』凌霄飛到井上翔太前面,微笑地說。
「怎麼幫?」井上翔太的問題剛問完,凌霄就直接穿進他的身體,「你幹甚麼!?」
『借我一下就好,你隨時想趕我走都可以!』
「下次先經過我的允許好嗎?」
凌霄透過井上翔太的手,一道青色的光芒蓋著那道裂縫,能夠看見裂縫逐漸被癒合。
「你怎麼辦到的!?」井上翔太驚訝的問,他能感覺自己的身體有甚麼東西跑了出去。
『是你的力量哦。』凌霄的聲音上揚,似乎能夠看見他微笑的臉。
『這廢物還算有點用處!』石竹嘲諷的笑。
『怎麼這樣罵啊……』凌霄嘆了口氣,把手收起,接著他飄出了井上翔太的身體。
一個人兩鬼面面相覷,就是沒看到那雙馬尾少女的身影。
『臭小鬼!』石竹咒罵了聲,迅速從原地消失。
『翔太要去看看嗎?』凌霄在井上翔太身邊,輕聲問道。
「不了,現在的我去可能會害到噗莉。」井上翔太看著自己的雙手,那雙手顫抖著。
『原來不是那麼簡單就可以原諒自己啊……』凌霄用對方聽不到的音量,低聲的呢喃。

噗莉輕巧的跳動,將白色符紙扔在四周的地板上,黑影碰觸到時就會稍微消散一些。
「先生,你要不要停下來了?」噗莉有些氣喘吁吁的說,每當黑影經過一個地方,她便在上頭貼上一張符紙以防黑影離開,這下除非是普通人類,否則誰也沒辦法幫她了。
黑影在離噗莉有段距離的地方停了下來。
『巫女?靈能力者?』黑影朝噗莉問道,逐漸形成一個人類的形狀。
「我是後者唷!」噗莉笑著說,「那你來這邊是要殺人奪魂嗎?」
盤腿坐下,黑影凝視著噗莉好段時間,『說是的話妳要收了我嗎?』
「照理來說是會啦。」友善的回答對方的問題,噗莉從袖口抽出好幾根針,「不過我可以給你二審的機會!」
『可悲的人類!』黑影看見噗莉的小動作,不屑的吼道,朝著她衝了過去,噗莉的背狠狠的撞上玻璃牆面。
看見玻璃上的裂痕,噗莉揉著發疼的背。
「先生,我好歹要準備一下不是嗎?你什麼話都沒說就打人,這樣讓我很難過。」將針從地上拾起,噗莉有些無奈的收進袖子裡頭,黑影看見這個動作,才放下警戒。
『……有個人說,我只要殺人奪魂,他就會給我身體。』不知道是什麼表情,黑影的聲音豪吳起伏。
「給你身體?」噗莉在腦海裡頭搜尋相關的資訊,然後疑惑的問。
『我死在這邊兩三百年了,我不能離開這裡,我最近能感受到我自身的消逝……』黑影看著自身那砂狀的構造。
「嗯啊,畢竟這裡是有人氣的嘛!不過這樣可以進入輪迴了不是嗎?」噗莉歪著頭,看向那黑影揮手的動作,每揮一次手便能看到許多黑點從肢體上分離,然後消失。
『我不知道。』黑影不確定的說,『這水族館蓋了很久,但消逝的感覺是最近才有的。』
「咦?」有些訝異,「也是,我沒有聽說過兩三百年的老鬼會這麼簡單就消失的……」
噗莉思考了一下,但還是打算把事實說出來,「那個人給你身體,但是不見得是適合你的身體。」
『我也有這種感覺……可是來不及了,我不想就這麼徹底消失。』
「那就交給我吧!我幫你找到原因!」握緊手,噗莉信誓旦旦的說著。
『我們只是普通的鬼魂而已……』
「靈能力者就像警察一樣,負責保護鬼魂們的安全、將不好的鬼魂收掉,所以保護你們是我的義務!」將符收起,噗莉往外頭走,「我們去室外看看吧?」
走到沒有人的戶外表演區。
『我沒遇過妳這種奇怪的靈能力者。』鬼魂跟在噗莉的身後。
「嗯……還有比我更怪的呢!」歪頭回答,噗莉笑嘻嘻地說。
『小心!』歡樂的言談並沒有維持多少時間,鬼魂朝著噗莉右方喊道。
瞬間跳開來,轉身將符咒丟出去,傳來劇烈的爆炸聲。
令人意外的是,並沒有人跑出來查看。
『臭小鬼!妳就不能動點腦子嗎!?』從爆炸中衝出石竹的身影,『在把敵人炸出來之前應該先確認有沒有人類吧!?』
「哦哦!石竹,妳來得正好!要上工囉!」
『幸好抓到了,不然我要懷疑妳是不是老頭的孫女了!』
手指夾著一排的銀針,上頭散發著藍光。
「最好一拳就把它的魂魄打散喔!」噗莉笑嘻嘻的說,「只、能、一、拳。」
石竹冷笑,『我何時失手過?臭小鬼!』
煙霧散去之後,出現一個白色的鬼影。
『就是他!』跟在噗莉身後的鬼魂指著那鬼影說道,『他很強!』
「再強的敵人,總有被打敗的時候哦!」銀針丟了出去,在鬼影上頭穿出了好幾個大洞。
鬼影瞬間消失,而後在噗莉身後出現清晰的影子。
「啊!」噗莉驚叫一聲,快速地朝鬼影丟出數根針。
『這不能一拳解決吧?』衝過去用力揮出一拳,原本能夠和鬼魂接觸的石竹,此時穿了過去。
「咦!?」噗莉驚訝的出聲,「被吸收了耶!」
石竹瞪了她一眼,沒有出口說話。

「這張臉……我好像有看過……那個在哪啊……」不停躲避鬼影的攻擊,噗莉看向仍舊不放棄攻擊的石竹。
『歷年山下家重大事件紀錄本,妳上個月聽老頭提起的。』
「難道是……」
『這下不是我們能夠輕易打敗的東西了。』

TBC

接下來可能會停一陣子,除了要忙自己想做的事情外,還有我要考試了!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aMaSHI
  • 喔喔,如果因為禁足能偷偷去爺爺的書房的話,那我也想被禁足啊XDD
    學習新的法術感覺好像很棒OwO
    只不過希望不要練到暴走把書房給轟了(#
  • 不過後來就沒有把這個小設定拿出來玩了ww
    學習新的東西會比較困難,我這個作者也會很難想#
    到時候爺爺會打人吧我想www

    高野 馨 於 2017/02/02 20:2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