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設定參雜
 

推著輪椅,真田弦一郎看著幸村精市的背影無聲的嘆息。
「精市……手術的事情……」
「那個啊,給我考慮的時間吧。」
三個字如此輕易地打斷真田弦一郎想說的話。
想勸幸村精市的話無從說起,這個話題永遠只停留在「給我考慮的時間」。
「今天的花也開得很漂亮呢?是吧弦一郎?」幸村精市摘起一朵花,轉頭看著真田弦一郎。
「是啊。」真田弦一郎點頭,所幸他本身是個嚴肅的人,就算沒有笑容也再正常不過。
「沒錯吧?」微微一笑,將花放到真田弦一郎的手上。
「這是?」真田弦一郎好奇的問。
「要比賽了吧?要加油哦。」幸村精市將頭轉回去,用一種溫柔的語調訴說著。

放開握住輪椅的手,真田弦一郎踏著步伐走到幸村精市的正前方。
那讓他感覺格外沉重。
「精市。」
「我在唷。」
看著那樣的微笑,胸口一陣發悶,跪下來握住對方的雙手。
「我們會贏的,但少了你就沒有意義。」
「弦一郎是在求婚嗎?」
他不能讓話題又被終止,開始比賽的話,就更沒有時間來勸對方接受手術了。
「如果能夠承受你的重量的話。」握緊那雙蒼白的手,「只有一點希望也要抓住,不能鬆懈!」
「這樣啊。」對方微微一笑。
兩人又陷入無止盡的沉默。
直到探望時間的結束,對方才輕聲的歎道。

「我會去的。」

-

「說要娶我是騙人的嗎?」
「精市,你別胡鬧。」
「真是無趣啊,你這顆腦袋就是不能理解嗎?」
對上對方小惡魔般的微笑,就算是真田弦一郎也沒有辦法。
「我有點頭暈……」一邊說著,一邊順勢往反方向倒。
「精市!」把對方拉起,護在懷裡。
「這不是很擔心嗎?」幸村精市笑開來,「唉呀……」
「太鬆懈了!」紅著臉拉開和對方的距離。
「知道我當初放的那朵花是甚麼嗎?」沒有將那樣的動作放在心上,幸村精市只是笑笑地問。
「不要轉移話題!就算是精市也給我去跑操場!」
「越來越像手塚啊……精神出軌了嗎?」
「他是我遲早要打敗的對手!」
「啊,我就是喜歡弦一郎這點。」
笑著和對方對視。
很迂迴的,訴說著自己的心意。
「精市,病才剛好別滿腦子鬼主意,明天還有很多事情要做……」開始喋喋不休地對身旁的人說教。

我的使命是,帶領立海大贏得勝利。
最後被小不點打敗是唯一可惜的地方,不過能趕上初中最後的比賽真是太好了。
所以當初才給你那朵花的。
現在我的使命是你。


鳶尾 iris –– 使命


End

生日快樂,我居然誰的生日都不寫就寫你的,我腦袋一定出事了(#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