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五點,在學校未開的時段,少女出現在華美的歐式長廊上。
少女將橙髮綁成兩束馬尾,一躍一躍的看起來很有活力。
「爺爺找我不知道有什麼事……也太早了吧?」將句子哼成了一首小調,少女的腳步聲在沒有半個人的走廊上發出了清脆的響音。
忽然,少女的身旁浮現了模糊且身穿喪服的人影,無法看清人影的面容。
『我敢肯定,那個老頭找妳絕非好事。』低沉的女音在一旁接續少女剛剛未完的小調,卻因起伏之小顯得有些滑稽。
「石竹,爺爺沒有妳想得那麼壞啦。」少女停下腳步,看著身旁的「人」。
『我沒辦法對妳的無知作更多的評論。』名為石竹的人影回應著少女的視線,此時才能看見人影的面容,那是一張純白色的精緻面容。
少女不置可否的發出了意味不明的哼聲,「好歹我是爺爺的孫女吧!」
『我記得,上次在和妳聊天的時候,那個老頭把我釘在牆上。』石竹諷刺道。
「爺爺比較不擅長和別人交流嘛。」少女笑著幫自己爺爺說話。
『不知道那個老頭聽到這種話會怎樣。』石竹對少女的言論感到有些無奈。
「哈啊,我也不知道。」聳聳肩,用有點玩笑意味的向石竹問道,「妳很怕爺爺嗎?」
『我?怎麼可能?會怕?那個老頭?難道他還能讓我死第二次?』石竹惱怒地反問,『妳那進水的大腦難道觀察不出來他想收了我?』
「就算爺爺有這個意願,也不能破壞從屬契約。」少女想想,就算他們倆一點也不像主僕,自己爺爺也不至於老糊塗真的收了對方吧?
『誰知道那個老頭在想什麼?啊……到了,我並沒有打擾你們溫馨時光的打算。』石竹伴著少女來到了一道半圓形的木門前,猶豫了一下還是迅速消失在空氣中。
「還敢說不怕爺爺。」少女有些惡作劇的低喃道。
推開木門,辦公室裏頭該在的人現在並不在位子上。
「爺爺?」少女朝喊了聲,見沒回應只好走到旁邊的牛皮沙發上頭坐著發呆。
過沒多久,一名年邁的老人面色嚴肅的走進辦公室,當看到少女的時候很快地緩和了下來。
「早安,我的乖孫。」
「爺爺!」
少女很有精神的從沙發上跳了起來,禮貌性的親了一下老人的臉頰。
「聽說爺爺您有事情找我?」少女一臉期待的望向對方。
「嗯。」提到正事,老人的臉色又開始嚴肅了起來,「學校裏頭來了一名『新人』具有高度危險性,務必注意。」
「聽起來好糟。」少女露出了擔心的表情,「爺爺是希望我把鬼魂給收了嗎?」
「如果在妳的能力範圍能夠做到些什麼。但我只希望妳可以保護好學生不受傷害,或者是不讓學生們互相傷害。」老人凝重的回應,他並不希望自己的孫女有任何閃失。
少女露出了非常燦爛的笑容。
「我知道不管做了什麼爺爺都會保護我的!更何況爺爺是校長呢!」少女很有自信的說道。
「如果有需要就命令石竹吧。」老人無奈的笑,手掌按住少女的頭。
「不用擔心我,我不至於讓我陷入危險!」少女抱住老人,笑著說,「時間也差不多了,我想我該去上課了!」
「路上小心,我的乖孫。」老人揉了揉少女的頭髮,然後輕輕推了一下對方的背。
少女很有精神的朝著老人揮了揮手,隨即跑了出去。
走回了位子上坐下,老人看到了墊在桌墊下的那張全家福。
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少女開心的回到了班級,即便現在班上還是沒有半個人。
『回來了?那個老頭說什麼?』不算在人類範疇之內的石竹突然浮現在她的面前。
「爺爺這次要我注意一個危險的鬼魂。」少女趴在桌上,和石竹對視,「該不會是指妳吧?」
『天啊。』石竹表情誇張的叫道,『我不知道那個老頭這次還真有心要收了我!』
「妳明知道我在開玩笑。」少女笑出聲來,「爺爺說妳可以幫助我。」
『誰不知道這句話的背後暗示要我負起責任保護妳這小鬼?』石竹有些嘲諷的說。
「畢竟我是他孫女。」少女說出了實話,「可是我想親自收掉那個鬼魂。」
『那個老頭不會讓妳這樣做,而且妳必須乖乖待著。』石竹看了一眼不安分的少女。
「偷偷做應該沒有問題吧?」少女不懷好意的笑。
石竹嘆了口氣,『希望我能阻止妳。』
「我不會太過的,至少不會被爺爺發現。」噗莉信誓旦旦的說,還做了發誓的手勢。
石竹搖搖頭,『肯定會的。』說完這句話的下一秒,少女就看不到她了。
「真是的,每次都這樣就走了。」少女嘟起嘴有些不悅的說。
接著有人走進教室,並且對著少女打招呼:「山下同學,早安。」
「翔太同學,早安!」少女聲音略大的回應,並且伴隨揮手的動作。
井上翔太朝她點了頭,坐到位子上預習今天的課程內容。
教室內的人逐漸變多了,使原本死寂的校園再次展現了生命力。
至此少女並沒有發現有什麼奇怪的地方,看來目標並不在自己的班級內,這讓少女鬆了口氣。

中午時段,在校舍後面的小樹林。
『妳不會認為第一天就會出現目標了吧?』石竹翻了白眼,看著努力尋找目標的少女,『這樣毫無意義的找更找不到。』
「不然要怎麼辦嘛。」停下自己的尋找,少女有些無辜的望向石竹,「完全沒有方向,也不知道該怎麼應付突發狀況啊!」
『我早就說過,那個老頭絕對不會讓妳這樣做。』石竹想按住少女的肩膀,手卻穿了過去,『以那個老頭的行事作風,肯定會等目標出現再給它一擊致命,找它反而延誤計畫。』
少女低頭思考了一會,正當石竹以為是她難過正想安慰她的時候,突然大聲叫道:「我想到辦法了!」
『嗯?妳的大腦終於運轉了?』石竹惡質的問。
「爺爺說的高度危險性不就是會操縱人類的鬼魂嗎?為了增強鬼魂本身的力量,肯定會找精神力強大的人類或者是負面能量極高的人!」少女得意的翹著鼻子,「所以我去作為誘餌不就好了嗎?」
『小鬼,我不認為妳適合這麼做。』石竹毫不留情的潑冷水,『但妳可以嘗試找一個如妳描述的同學這麼做,因為那和我無關。』
「我不能拿同學的安全開玩笑。」被叫做少女不贊同的說,「而且雖然有幾個我知道的人,可是做為誘餌肯定會被發現的。」
『真高興妳沒有答應我的提議,我相信妳忘記了妳身旁有個鬼魂可以幫助妳。』石竹勾起嘴角,飄到少女的上空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妳可以怎麼幫我?」完全沒注意到句子前面的嘲諷,少女眼神閃爍。
『我原以為妳一開始會發現可以利用我去探測鬼魂,畢竟我們是同類,然後再依其行徑群找最有可能被操縱的目標。』石竹狀似不在意的表情反而讓少女更有所啟發。
「咦?!我忘記還有這個方法,果然我還需要成長呢!」少女開心的說,「有妳真好,沒有妳的話我恐怕還要一個人慢慢找,然後被爺爺發現。」
石竹表情僵了十秒,接著立刻問道,『我可不保證不會被那個老頭發現,妳現在就要開始?』
「當然。」
『呵。』石竹發出了意義不明的笑聲,然後化成一陣煙霧消失了。
「看來又學了一種退場方式了呢。」少女開心的看著那陣煙霧,轉身往教室的方向走。
少女比任何人都相信對方,她也相信很快,甚至是下一秒石竹就會找到目標。
一邊思考接下來該做些什麼的少女走回了教室,剛好碰見井上翔太。
「翔太同學!午安!」少女笑著和井上翔太打了聲招呼,「午餐有吃飽嗎?」
井上翔太點頭,接著就這麼走掉了,少女望著對方走進教室的背影。
「目標會不會是翔太同學呢……」喃喃自語著。
井上翔太有些冷漠而且話少,精神力卻非常強悍,有當靈能力者的天賦,那種鬼魂想找可能就會找他。
少女想問對方是否有意願擔任靈能力者,這樣的話就多一位夥伴了,她喜滋滋的想,不過能否接近就是一個大問題。
『妳就這麼放那位小少年進去了?!』石竹突然出現,銳利的眼神直直往教室內投射。
「石竹?!嚇死我了!」少女驚呼,「我才剛想翔太同學是不是目標呢,難道真的是?」
『我以為妳已經發現所以才敢放他進去,他擁有太多鬼魂所渴望的負面能量,更何況那強大且毫無節制的精神力。』石竹無奈的用手指著教室裡頭,『妳沒看到那團黑黑的東西嗎?如此明顯,妳真的有用大腦在做事?』
「可是我剛剛沒有看見!」少女急著澄清。
『現在妳看見了。』石竹嘲諷的說。
「現在不是說風涼話的時候!石竹,我該怎麼做?!」少女著急的原地踱步。
『我以為妳知道的,把小少年帶離這個地方。』石竹無所謂的在少女的上空飄盪。
「對,我們得私底下解決這件事情!」少女認同對方的話,「拜託妳了,請把翔太同學弄出一個必須去保健室的傷口!」
『把小少年弄昏會比較符合我的審美觀。』石竹嫌棄的看了一眼教室環境,飛了進去。
少女立刻聽到從教室內傳出劇烈尖叫聲,她擔憂的跑了進去,只見教室裡的人都倒在地上。
「石竹,這是妳的審美觀嗎?」困惑的詢問身旁看來殘破不堪的石竹。
『呵。』發出一聲意義不明的冷笑,石竹手指站在教室正中央的人,『現在變成全班只剩小少年醒著,同樣不影響我們要做的事情,而諷刺的是老頭隨時會跑進來干擾妳。』
「這沒關係,石竹謝謝妳。」少女咧開嘴笑了起來,「看來妳遇到了難得的對手耶!」
『哼,不過是沒料到這鬼魂已經吸收如此巨大的精神力。』間接否認了自己的失誤。
少女笑了笑,伸出右手,手掌對著井上翔太,「先固定住!然後用符咒那招收了他!」
『……等等!很危險!小鬼!』石竹大叫,伸出手想抓住少女卻沒辦法。
劇烈的聲響伴隨著白光朝少女襲來,石竹只能愣愣的看著少女被白光被吞沒。
『這下老頭不把我收了才怪……』石竹看著只剩下她還有倒地的同學的教室,深深嘆了口氣。

「痛!」少女揉著發疼的大腿,四處張望,「這裡是哪啊?」
放眼望去是一望無際的白色,少女站起身子往前走了好幾步,撞到了一個硬硬的東西。
「看來還是在教室……」摸了摸東西的輪廓,像是平常上課所使用的課桌。
「石竹?翔太同學?」叫喚著熟悉的名字,卻不得任何回應。
找了一張椅子坐下,少女仍是不放棄的喊著那兩個名字,甚至連自己爺爺的名字也喊了出來,就是沒有任何回應。
「翔太同學……」少女倒是不擔心她出不去,因為自己的爺爺總有辦法,她現在比較擔心井上翔太的生命是否有受到威脅。
在腦海內搜索以前所學習關於這種情形的相關資料,少女最後還是沮喪的垂下腦袋。
「……井上翔太!你到底在哪裡啦!」少女煩躁的喊。
像是不打算繼續和少女玩捉迷藏一樣,突然有一團巨大的黑色物體浮現在少女眼前。
「你是翔太同學?……燙!燙燙燙死了!」伸手觸摸,卻沒想到那東西擁有異常灼熱的溫度。
「妳是誰?」那東西突然出聲詢問。
「原來你會說話啊?」少女不悅的鼓起雙頰,「那還害我燙成這樣!」
「妳是誰?」那東西無視少女的話,繼續詢問相同的問題。
「我叫山下噗莉!請多多指教?看來你不是翔太同學……」少女不停在黑色物體周圍繞著。
「山下家的繼承人?」黑色物體的聲音帶有點驚訝,「我以為這傢伙才是山下家的繼承人。」
「井上和山下,應該差很多,所以你是鬼魂先生囉?」少女歪著頭問。
「……那為何這個少年會擁有這麼強大的精神力?」
少女聳聳肩,「只是個適合做靈能力者的人喔。」
「現在角色有點對調了,但我現在必須請妳幫忙。」黑色物體在她身邊晃了圈。
「嗯?好啊,反正你還沒下手就變成這樣了。」少女露出了一個惡作劇的笑容,「只不過希望能完全確保井上翔太的安全。」
「這是自然。」黑色物體哼了一聲,「事實上這傢伙的負面能量出乎意料的強,可別以為那對我們鬼魂來說是件好事。」
「看的出來。」少女笑嘻嘻的說。
「停止妳那無意義的嘲笑!」黑色物體有些惱怒的吼道,「我也吃到了苦頭,妳到底願不願意聽我繼續下去?」
「嗯,請繼續。」少女點了點頭,但嘴角還是忍不住翹起。
「我希望妳可以幫助這個人消除負面能量,否則我失去理智,這傢伙肯定也跟著完蛋。」黑色物體說完,從它身上浮現一道門。
「我可以答應你,條件是我希望你可以離開翔太同學。」少女握著門把,確定沒有灼熱感之後放心的鬆了口氣。
「不,與之相反的是,我認為妳會很滿意我的選擇。」能夠聽出黑色物體放心的語氣。
少女遲疑了一會,選擇相信黑色物體的話,打開門走進去。
裡面和外頭完全相反,是漆黑的。
但少女的直覺能夠確定那不是純粹的黑色,這讓少女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誰能指望女高中生能夠像電影故事裡頭的主角一樣英勇無畏?就算至今少女表現得很好。
「翔太同學?」從口袋掏出手機,用微弱的光源照亮周圍,少女畏畏的喊。
直至少女走到深處,才能隱約看到一個少年倦縮在一團黑裡頭,或許不該說是一團黑,應該說是密閉空間讓鮮紅變得如此黑暗才對。
沒錯,這房間是鮮紅的,彷彿進入到井上翔太的體內。
少女馬上因為這個念頭而感覺胃一陣翻攪。
「翔太同學。」少女走上前去搖搖井上翔太的肩膀,對方睜開眼睛之後,雙眼無神的看著她。
「午安,山下同學。」井上翔太對著少女說。
「要出去了嗎?我是說,這邊好可怕。」少女苦著一張臉,那讓她看起來很滑稽。
「我應該再睡一下。」井上翔太閉上眼睛,「外面的世界像一齣可笑的鬧劇。」
少女坐到井上翔太身邊,即使她不敢,她仍用力搖著對方,「不!你不能再睡了,現在已經過午休時間了!我、我是說,我認為待在這邊更像個鬧劇啊……」
「山下同學如果想先走的話,那無所謂。」閉著眼睛,井上翔太有氣無力的說,「我不想再醒來了。」
少女一愣,安撫似的握著井上翔太的手,「翔太同學,怎麼了嗎?身為班長兼任校董女兒,我有義務關心你!」
「……不,別關心我。」井上翔太的臉色瞬間刷白,有些害怕噗莉的反應。
「別怕,我真的是山下噗莉喔!就是那個名字常常被人開玩笑的噗莉哦!」給予鼓勵的笑容,少女拍了拍握著的手。
「那、假如你在跟一個怪物說話呢?」井上翔太面色慘白的描述,「我……」
少女歪了歪頭,「嗯?怪物?怎麼說呢?這世界應該沒有人類衍伸出來的嶄新物種吧?」
「能夠憑空移動物品……能夠……殺人……」雙手不停顫抖,「爸爸媽媽就是被我殺掉的……我不能夠控制自己……那個車子……如果那個時候可以控制的話,他們就不會死了……」
「翔太同學……現在住在哪裡呢?」少女摸了摸對方的頭,關心的問。
「親戚家的閣樓裡……」聲音聽起來相當虛弱,這令少女皺起眉頭。
「你多久沒吃飯了!他們怎麼可以這樣對你!」憤憤不平的喊道,少女加重了握手的力道。
「這是我應得的,如果當初我能夠保護爸爸媽媽的話……就不用擔心自己傷害到人了。」井上翔太嘴角勾起了一個無力的弧度,「當山下同學和我說話的時候,我真的好開心,這是第一次有人對我這麼熱情……不因我的冷漠退縮。」
「這不是你的錯,你的父母一定很開心你能夠平平安安的長大!」少女真誠的說,抱住眼前那虛弱的少年,「如果因為害怕就退縮的話,爸爸媽媽會生氣的吧?現在的翔太同學肯定會讓伯父伯母氣到跳腳!」
「真的嗎?爸爸媽媽真的不會怪我殺了他們嗎?」井上翔太膽怯的問。
「當然啊!聽描述應該是車禍吧!難不成對方的車是翔太同學開的?不能控制的力量難道會把車撞開嗎?我相信伯父伯母一定很開心能夠保護你的。」少女微笑說道。
「你的身體好冷,我們去溫暖的地方好嗎?」少女撫摸井上翔太的雙頰,「相信嗎?如果我們可以出去這個地方,我一定可以幫你!與其躲起來害怕自己傷害他人,還不如學習怎麼讓自己成為保護他人的人!」
「能夠相信妳嗎?」井上翔太不敢將視線與對方對上,低聲問道。
如初升朝陽般,少女露出燦爛的笑容。
「當然啊!我是班長耶!夠有公信力吧!」有自信的挺起胸。
「嗯……」對方低著頭,應了一聲,少女能夠感受到這次從對方的手傳遞的力道。
「多些自信,翔太同學很受歡迎的喔!」信心喊話了起來,「知道嗎?大家只是認為你很冷漠而已,就像言情小說裡描寫的那種帥氣高貴的王子!」
「真的?」井上翔太有些害羞的反問。
少女從沒想過眼前的人居然如此纖細敏感,「我敢發誓!我說的話沒有半點虛假,翔太同學你應該試著從黑暗(或者是鮮紅?)裡走出來了!」
井上翔太點點頭,看上去還是有些害怕。
而少女則是給了井上翔太一個大大的笑容,「如果是翔太同學,絕對沒問題的!」
「……嗯。」靦腆的點了點頭,井上翔太終於露出了一個小小的微笑。
這讓少女的心情很好,這下又解決了一樁事件。
忽然週遭的環境開始震動,剛起身的井上翔太身上爬滿了許多的肉塊。
「山下同學!」井上翔太驚叫,並且試圖甩開肉塊,卻反而被肉塊吞沒得更多。
「翔太同學?!可惡!」少女用力拉住他的手,想把對方從裏頭拉出來。
「放開!」井上翔太朝著少女喊道,「妳也會被吞進去了!」
「對不起喔!沒有誰被吞進去的結局。」勾起勉強的笑容,「班長不能違約,要以身作則!」
肉塊已經爬到井上翔太的腰間,「山下同學!這樣就夠了,放開!」
「不要!」大力否決,用力的想將井上翔太給拔出來,少女發現這樣反而只能阻止對方被繼續吞沒。
『妳真的有大腦?如果用大腦的話,妳現在就不會麼累了。』石竹的聲音忽然在腦海裡浮現。
「石竹!」少女驚喜的叫,「就是這個!」
「石、石竹?那是誰?」井上翔太被少女突然喊出來的人名搞得不知所措。
「你知道操控你的鬼魂是誰嗎?」少女朝著井上翔太問道。
「萊斯……?」井上翔太驚悚的看著少女,「我以為他是個風度翩翩的紳士,我、我沒辦法拒絕友好和我搭話的人。」
「顯然就是那個萊斯讓你現在被吞成這樣。」少女的表情有點無奈,「翔太同學,現在就可以先進行控制力量的第一個步驟了!和我一起當靈能力者吧!」
「靈能力者?」井上翔太疑惑,肉塊已經跑到胸前了,他卻因為少女的奇怪言論緊張不起來。
「趕快!把鬼魂當作僕人,利大於弊哦!幸好我隨身攜帶有利推銷。」單隻手拉住對方,少女從口袋中拿出一張羊皮紙,上頭有許多密密麻麻看起來像是咒文的文字。
「我、我該怎麼做?」井上翔太有些著急的問,肉塊似乎要爬到他的頸部,接下來肯定會先把頭部給吞掉。
「弄出血滴在上頭!然後叫出鬼魂的名字接著照著最下面那段唸出來!」少女大叫著,顯然是快撐不住了。
井上翔太慌張的咬破自己的手指,將血液滴在羊皮紙上,「萊斯,你必須成為我的僕人,直至我墜入輪迴之路那時!」
羊皮紙射出激烈的光芒,緊接著燃燒於空氣之中。
「很好,看來這鬼魂的意識還在,這下你可以感覺到力量了吧?」少女放心下來,也感覺到肉塊正在消退。
「好奇妙……」井上翔太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雙手,「壓在胸口的感覺不見了……」

兩個人回到了白色空間,能夠看見一名戴著紳士帽的男子有禮的朝他們行禮。
『你們好啊。』男子溫和的打聲招呼。
「萊斯!」井上翔太顯然很驚訝。
『很開心妳能夠讓翔太和我建立從屬契約,事實上我原本的目標是妳。』萊斯看著她,笑得很燦爛。
「我有石竹就夠了。」少女至今無法把這個男子和那團黑色物體串聯在一起。
『呵呵,翔太的力量也很強大,這無所謂。』萊斯走到了井上翔太身邊,『我們有個不太美妙的相遇,但是我相信未來可以更加美好。』
「我不懂,山下同學還有萊斯……到底是什麼?」井上翔太疑惑的看著一人一鬼。
「我是靈能力者,而萊斯以及我剛提到的石竹都是鬼,就是死掉的人?而現在你可以看見他們兩個了。」
「那是?我明明之前都看不見,而我出事之前為什麼能看見萊斯?」井上翔太依舊疑惑。
「所謂的靈能力者,是透過強大精神力操縱法術或的人,而你剛剛看見萊斯是因為他恰巧把你當作目標。」少女微笑握住對方的雙手。
「為什麼我剛剛會這樣,這一切好亂。」井上翔太有些煩躁的揉著頭髮。
「翔太同學擁有很強大的精神力,所以萊斯把你認錯成我,當他只想吸收你的力量,卻不巧被你失控的能量給反噬,而我把你救了出來。」少女盡全力的避免用刺激性的辭彙,接著說,「想想在裡面我給你的承諾,我是靈能力者,我可以更好的教導你控制力量,而從屬契約則是其中一種。」少女拿出跟當時那張一模一樣的羊皮紙。
「從屬契約?」井上翔太端倪起那張羊皮紙,上頭盡是他看不懂的文字。
「和鬼魂建立從屬契約的靈能力者,鬼魂成了你的奴僕,能幫助你吸收失控的能量,進而達到控制的效果,但這樣是不夠的,因為你的精神力很強,未來可能會再次發生今天的情況,總不能一次和那麼多鬼魂建立契約。」少女吞了口口水,「而且萊斯的力量還算強,我想在以後的日子遇上什麼事情,也能作出正確的建議。」
『謝謝小姐肯這麼誇獎我,我也認為翔太會和我合作的很好。』萊斯在一旁笑著插嘴,得到了少女的瞪視。
「我爺爺也是靈能力者,我會和他說明你的狀況,我想他可以給你一張住校通知單,並且提供學生安穩的食宿,只不過地點在我家就是了。」少女拍拍手作結。
「我懂了。」恢復冷靜的井上翔太點頭。
「很好!」少女笑了一下,接著眼神望向萊斯,希望能夠得到一個很好的解釋。
『小姐,別這樣看我,這是個誤會,我原本是想找山下家的繼承人求助的,結果找錯人罷了。』萊斯一臉無辜的解釋。
「算了,反正解決了就好。」少女轉念一想,還是不打算生氣下去了。
「那我們可以離開了?」井上翔太看著萊斯,接著朝噗莉問道。
「還有一件事情,因為鬼魂的真名必須隱藏起來,雖然很少會有搶從屬的情況發生,這不過是為了以防萬一。」敲了敲手,少女認真的提議。
「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取名。」井上翔太愣了一下,「山下同學可以幫我取嗎?」
「我很樂意。」少女賊兮兮的笑,「石竹這名字也是我取的喔!」
「我相信山下同學。」井上翔太勾起了嘴角,這個舉動讓少女的臉忍不住紅了起來。
「我想,就叫做凌霄好了,花語是好高騖遠。」少女不懷好意的望向即將擁有新名字的萊斯。
「的確有這樣的感覺。」井上翔太看著旁邊的鬼魂,有些無奈。
『天啊……遵命。』苦著一張臉,現在叫做凌霄的鬼魂消失在空氣中。
「看來他會有一陣子不想和我說話。」井上翔太無奈的說。
「男孩子總不會鬧太久脾氣的,我們回去吧!」少女笑嘻嘻的拉著井上翔太的手。
「嗯。」井上翔太點了點頭。
「以後只能叫我噗莉喔!就算是拿著我名字開玩笑也沒有關係!」少女笑著說,往前跑了好幾步之後轉過身來,「因為我是翔太同學的朋友喔!代價是我要叫你翔太,哼哼!」

「噗莉……以後請多多指教。」
「多多指教喔,翔太!」


TBC

你們沒有看錯,這是新坑,
然後我終於想到一篇正常的篇名了,太好了!
然後女主角名字的發想來源是網球王子的仁王雅治,他的口癖。
會這樣是刻意想營造一種這個女孩子好像整天都很開心的樣子,還請見諒。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aMaSHI
  • 這個名字聽起來確實很開心,然後也人如其名一樣很有活力(!?)
    是說第一集就好緊張刺激啊,接下來到底還有什麼樣的冒險哩
    讓我來一次一次慢慢看下去唄
  • 到後面就崩掉了wwwwww(自己狂笑(不
    謝謝觀看喔wwww

    高野 馨 於 2017/01/20 19:4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