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小的身影在街道上來回穿梭,手裡握著父親的來福槍,女孩開心的跑著。
「凱特琳、凱特琳!」母親在女孩身後追著,使勁的喊著女孩的名字,而那名叫做凱特琳的女孩卻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才不要給妳抓住呢!我要去抓賊、我要去抓賊!」凱特琳對著身後的母親吐舌頭,轉彎跑進小巷子裡。
「真是的──要在家教來之前回來喔──」凱特琳的母親嘆口氣,看著凱特琳的身影在小巷子裡頭消失。

跑了一段時間,凱特琳才氣喘吁吁的停了下來。
「呼哈……誰想去上甚麼家教課!笨蛋!」她笑著朝天空大吼。
她早已受夠在外人面前裝的很有氣質,接踵而來的才藝課程,週遭大人們的期望,那些東西壓得她喘不過氣。
張望四周,充滿垃圾以及臭氣的街道,她知道這裡是皮爾托福境內,但她沒有想到皮爾托福居然也會有這樣的地方。
「……該不會是沒有被管轄到的區域吧。」捏住鼻子,凱特琳下了判斷。
小心翼翼的走著,凱特琳抓緊身上的財物。
凱特琳有聽父親提過,皮爾托福在主城周圍有各個村莊,有些村莊主城視為重要交通管道,做好嚴格的治安管制,富裕繁榮的程度並不輸主城。
其他村莊就是表面上說是自治,卻完全插手不管。
這裡應該是其中一個被主城漠視的村莊,凱特琳厭惡的皺著眉頭。
她還小,但她知道大人們這樣的作為是不對的,國家不該就這樣隨意放棄一個村莊。
「不過要怎麼回去呢……」凱特琳煩惱的在街道上晃著。
這裡的治安不好,下一秒可能偷拐搶騙通通都遇上了,她身上最值錢的就是父親珍愛的來福槍,她得好好保護才行。
咚!
她撞上對面跑來的人。
「嘖、痛……走路看路好嗎……」那個人皺眉,眼神對上凱特琳。
一愣,在這裡還沒有看過如此乾淨的女孩呢……
「喂──小偷別跑啊!」後面一個留著長鬍的男人衝上來。
「哇!走囉!」抓住凱特琳的手,開始跑了起來。
「咦、等等!?偷東西是不對的呀──」凱特琳驚訝的喊著。
腳步卻沒有停下。
「呼呼──終於躲過了,那個愚蠢老爹真是賣力的跑啊!」那個人笑的開懷,將一瓶水丟給凱特琳。
「喝吧,乾淨的。」那個人笑著說。
凱特琳看著手中的水,對著那個人問道:「這個是偷來的嗎?」
那個人一頓,隨即又笑了出來。
「我還沒窮到連水都得用偷的。」將粉色的頭髮放下,倒在床上。
凱特琳仍然猶豫的看著手中的水。
「哈哈,不敢喝就說吧。」那個人拿走凱特琳手中的水,豪邁的灌飲著。
「妳為什麼要偷東西?」凱特琳道出心裡的疑惑。
那個人眼角餘光瞥向凱特琳,將水放下。
「不偷就不能活下去囉,這個村莊沒有所謂的秩序,能夠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那個人坐到凱特琳旁邊笑道。
「嗚……」輕聲呻吟著,今天才說要抓賊,可是這種情況她也無法這麼簡單就把對方抓起來。
「哈!你手上的槍挺帥的,借我看看吧,放心我不會偷。」燦笑,將凱特琳懷裡的來福槍拿走。
「這是父親的,不可以弄壞喔!」凱特琳叮嚀著。
「反正也快壞了,保養的雖然很好,但經年累月的使用還是會壞掉的。」那個人把來福槍放到一個小型工作台上。
「我幫妳修好了。」那個人燦笑著,將看起來就和新的一樣的來福槍遞給凱特琳。
眼光精準、技術優良,而且年紀和她差不多。
凱特琳認為這是皮爾托福相當需要的人才。
「妳……叫甚麼名字?」凱特琳問著。
「我叫做菲艾,妳呢?」叫做菲艾的人回問著。
「我叫凱--」
磅──!
從門口傳來巨響。
「糟糕!妳先躲起來。」菲艾將凱特琳藏在床底下,並示意她別出聲。
凱特琳躲在床底下偷聽,隱約可以聽到一些對話內容。

「該是時候了吧?答覆呢?」男人低啞的嗓音,冷冷問著菲艾。
菲艾沒甚麼表情,「再給我一天吧。」點燃一根菸。
「不要想拖延,我說過妳要是想留下,我們就會把這村子洗劫一空。」男人道出威脅意味極濃的話語。
「哼,你們有能力給我刺激嗎?現在的生活太無聊了,我可不想去更無聊的地方。」菲艾冷哼,將煙捻息。
「妳別太小看我們了,我們可是很強的。」男人環顧四周,「妳想要什麼,一個都不會少。」
菲艾的表情沒有變化。
「明天,保證。」菲艾對著男人說道。
「好,要是沒看到妳,就等著看這個村莊毀滅。」男人冷笑,轉身離開屋子。
菲艾坐在地上,愣愣的看著天花板。
凱特琳這時候從床底下爬出來。
「菲艾……?」她怯怯的喊了一聲。
「對不起,我天生就是這種人,妳應該是從主城來的吧,不好意思呢。」這時的菲艾和剛才與凱特琳對話的樣子不同,看來極為冷淡。
「這樣的菲艾……不是壞人。」凱特琳怯怯的說了。
「哈!不是壞人?妳這不懂事的小女孩少說的這麼冠冕堂皇了!我根本不希罕這鬼地方,我要出去大幹一票,回來再把他們全部殺了!」捏住凱特琳下巴,菲艾狂妄的說。
「痛……」皺眉,凱特琳不懂對方為何變化如此之大。
「哼,就是像妳這麼柔弱的女人,才會說出這種風涼話,少說的這麼輕鬆了。」冷笑,湊近凱特琳。
看著菲艾,凱特琳雖然認識她不久。
但是──
那樣的笑容怎麼會是假的?
如果是壞人為甚麼不把父親的來福槍偷走?還把它修好?
為甚麼那個男人來的時候,要把自己藏起來?
知道自己在場,所以只吸了一口菸就把菸給捻息了。
菲艾其實很善良。
為甚麼這時候又……
「這種時候還恍神嗎?妳可是入火坑囉?」叼著藥丸,菲艾捧住對方的臉吻上。
有異物從口腔內滑入,而好死不死她吞了進去。
「妳……菲艾……」感到一陣暈眩,她倒在地上。
菲艾將她抱起,放在床上。
「對不起。」帶著些許歉意,菲艾坐在床邊。
就這樣直到天明──

凱特琳醒來時,已經是早上了。
「啊!?」一驚,迅速的從床上起身。
糟糕,已經到隔天了,這樣一定要被唸到臭頭還有一段日子的禁足了──
不對、現在該擔心的不是這個!
是、是……
「菲艾!」她在屋子內大喊。
凱特琳抱著不安的想法跑出了屋子。
被罰甚麼也無所謂,反正先找到菲艾比較重要──
既然有那個能力修好槍,和她聯手一定可以保護這個村子!
跑到街上,凱特琳發現昨天的鬍子男和一個陌生男子。
搶劫!?看鬍子男那個臉,大概又被搶了吧。
「不要動!」凱特琳舉起來福槍,對著那個陌生男子說著。
「這個村莊……居然還有警察呢,而且還是這麼美麗的女孩……」陌生男子不懷好意的對著凱特琳笑道。
「你這傢伙!把他的財物放下!」她一點也不害怕的對著陌生男子叫道。
「小妹妹不要,這個村莊,不需要妳行俠仗義──」鬍子男在一旁阻止凱特琳。
「我討厭賊……我發誓,我要把皮爾托福的賊,全部抓光!」來福槍對準陌生男子的手臂。
砰!
分毫不差的射中目標。
「哇靠,這女孩有點猛啊……」陌生男子吃痛的說著,丟下鬍子男的財務轉身跑掉。
想跑?可沒那麼簡單──
瞄準目標,準備一擊就要陌生男子無法逃跑。
突然一個身影跑進了射程裡頭。
「菲艾!?」她驚叫道,子彈好死不死的射了出去。
「原來妳討厭我這種賊啊──我們從現在開始,就是敵人了!」厚重的機甲幫陌生男子擋住了子彈。
「不是的!菲艾!」凱特琳看到這一幕,愣住,不管喊了甚麼,對方都沒有改變表情。
菲艾冷眼看著凱特琳,轉身向陌生男子伸手。
「果然新成員就是上進,謝謝啦──啊!」陌生男子慘叫,看著與自己軀體分離的手。
「哼,忘記首領的話了?你這種狗的髒手,不要也罷。」燦笑。
「妳這傢伙!」惡狠狠的瞪著菲艾,陌生男子全身被繩子用力捆著。
「組織不需要這種廢物,妳就帶回去吧,那個鬍子男應該會和妳說回主城的方法。」指了在一旁因為財物回歸而感到開心的鬍子男。
「菲艾,妳是真的要去嗎?」
「我說,我們是敵人,我可是妳最討厭的賊喔,嬌生慣養的大小姐。」
「妳不要逃避!」
「吵死了,妳快滾,不然我就把妳殺了。」
菲艾背對凱特琳,她不知道凱特琳已經哭了。
「我討厭妳!我討厭菲艾!」凱特琳大吼著,拿著來福槍對著菲艾。
她早已有被對方殺掉的覺悟──
菲艾希望她的命運就這樣被終結掉,用這種方法就不用加入那種組織,也不用面對村莊被毀的罪惡。
不料,凱特琳卻把槍給收了起來。
「依照這種狀況,和你打起來還不知誰輸誰贏呢……」凱特琳將眼淚擦乾。
「不殺了我,以後妳會後悔喔。」轉身看著凱特琳。
發現凱特琳頰上的淚痕,菲艾的眼神一瞬間閃過心疼。
「你在這個組織還沒有影響力,只要你們崛起,我要一次全部抓住。」凱特琳下定決心。
「哼,小女孩真是會作天真美夢啊,我等妳。」冷聲道,菲艾轉身離去。
「菲艾!下次見面,妳一定會被我抓住!」凱特琳對著菲艾吼著。
如今走到這個地步,全是報應。
菲艾覺得,未來假使真的被對方抓著,可能就是自己解脫的一天吧。
她會把在和對方再度相遇之前的日子,當作一場刺激的遊戲。

後來的凱特琳,因為抓到犯罪組織的裡的成員立了大功,父親因為受到訪問,也沒有讓凱特琳被禁足。
但是之後的凱特琳也沒有那麼野了,專心為了進入警備隊而用功唸書,在五年後抓到搶走父親財物的竊賊,因此聲名大噪。
之後不顧父母的反對加入了警備隊,把皮爾托福的賊全部抓光,年紀輕輕就讓皮爾托福的地下組織聞風喪膽。

「已經有資格可以去抓你了吧,菲艾。」

「長官!」一名警備隊隊員走入凱特琳辦公室。
「甚麼事情?」從公文堆中抬頭,凱特琳有點不耐煩的問。
「又是那個傢伙──」話還沒說完,就讓凱特琳站起身子來。
是菲艾。
沒錯,菲艾在加入那個組織的兩年後,那個組織就被抓住了,但是被抓住的人之中卻沒有菲艾。
她沒想到的是。
在一次洗劫礦場的時候,菲艾居然會選擇脫離他們來拯救礦工。
現在做起劫富濟貧的正義使者,社會對她的評價正反兩極。
「我去會會她。」拿起身邊的槍。
「長官,要不要人手?感覺很危險。」下屬有些擔心的看著凱特琳。
「不需要,還是你認為我會輸?」挑眉,她這段期間不是沒有進步,和菲艾打成兩敗俱傷應該不難。

「呦,這不是我們鼎鼎大名的治安官大人嗎?親自動員來抓我了嗎?」菲艾握緊機甲雙拳,「可不要被我揍的太醜啊!」
菲艾可知道對方是誰,這次連對方的名字都知道了。
「哼,乖乖回去吃牢飯吧!」凱特琳冷哼,一槍直接往菲艾大腿射去。
「哇喔──」
鏘,機甲雙拳將子彈擋住。
「真是不留情面,啊我忘了,我們本來就沒甚麼情面可言。」菲艾笑了笑,健步衝上前去往凱特琳身上一揍--

「呼哈!真是爽快。」菲艾傷痕累累的倒在地上。
凱特琳也一樣,但她是站著的。
「妳這段期間進步真的很快速呢。」凱特琳笑了出來。
「妳也不錯,看來不再是嬌生慣養的大小姐了。」菲艾伸出雙手。
「?」
「將我抓住吧,這不是妳的願望嗎?還是妳,在這裡將我終結?」
她早已覺悟。
她那時候沒有被對方給終結。
撐過痛苦的日子,現在終於能夠得到解脫。

因為是妳,所以我不會後悔。
被妳終結的話,或許能夠幸福的死去也不一定。

凱特琳握緊手中的槍,對準。
那時候無法動手,也捨不得動手,因為她知道菲艾並不是壞人。
不想毀滅還擁有善良心地的人。
這次,也無法動手。
「凱特琳。」
「還有遺言要說嗎?」
「謝謝妳,雖然妳晚了好幾年,但我還是要謝謝妳。」
震驚,凱特琳不懂對方為何和自己道謝。
總覺得心狠狠的抽痛著。
難道對方當初就希望自己殺了她嗎?
手遲遲無法扣下板機。
「我還是……」凱特琳猶豫的唸著。
菲艾爬起身子來,將凱特琳拉進懷裡。「原來天真這點還是沒改變阿。」
臉一紅,凱特琳在菲艾懷裡掙扎著。
「妳!做甚麼!」
「抱一下囉,等妳肯動手殺我。」
「這樣誰要殺妳!要殺也難殺啊!」
「呵呵。」
菲艾笑了出來,抱緊懷中的人。
「該不會妳是容易對罪犯心軟的人吧?沒想到這樣治安官還當的這麼順。」親暱的吻著凱特琳的髮絲。
她性向沒有不正常,但懷中的人卻是如此惹人憐愛。
「該殺的才要殺啊!只是妳這樣有點難判斷!」凱特琳逞強的說著。
劫富濟貧、拯救礦工……
在政治家以及某些有錢人眼裡雖然很骯髒,但其實支持菲艾的聲望也是有的。
這樣殺掉恐怕會引起中下階層人民的不滿。
「呵,好事做的比壞事少,這樣還不該殺嗎?」笑著說,菲艾覺得這下真的死不了了。

看妳這樣,我越來越不想死了。
我願意當妳的敵人一輩子,就為了看妳的容貌,聽妳的聲音。
呵,這樣的我,會不會病了呢?
為妳而病。

凱特琳相當認真的思考應對方法。
菲艾被關恐怕也會有反對的聲浪,怎麼樣才能讓她名正言順的繼續待在這裡……
有了!
「菲艾,你乾脆加入警備隊?這樣好像比較好?」凱特琳問著,並且期望對方能夠答應。
對方一愣,沒想到凱特琳會說出這樣的提議。
「哈、我這樣能夠加入警備隊嗎?小心我大鬧一場喔?」手指捲著凱特琳的髮絲。

妳是光,照亮我的光。
如此不堪的我,妳也願意接納。
為甚麼不殺了我?我想妳也不清楚對吧。
妳只會讓我越來越喜歡妳。
只要妳的一句話,我願意為妳付出一切絕不後悔。
如果妳還需要我的話。
請妳,繼續說著這樣的話語,我需要妳。

「反正妳也喜歡揍人,有時候政府高官也會貪污,妳就去揍一揍然後把錢拿去救濟窮人不就好了,這樣我也不用處理妳的案件,妳抓人也可以揍人,不是很好嗎?再來妳這樣也能為妳自己犯下的罪行贖罪,我可以以治安官的名義保妳,反正他們那些人也不敢對我有意見。」一口氣說完這麼多,凱特琳有些疲累的躺著。
「真是精闢的見解啊,治安官這樣濫用職權好嗎?」
「反正政府高官也不是常這樣做,第一次他們也沒資格計較。」
想想等下要寫保菲艾的聲請書就覺得有點累。
「哈!不錯,這下也有薪水可以賺,不用偷東西,妳還真聰明。」菲艾親吻著凱特琳的頭頂。
「別亂親啦……小心我不保妳喔。」皺著眉頭在菲艾懷裡扭動。
「妳現在大可殺了我或者綁我入獄啊。」
「妳明知道我不可能這麼做……」
「嗯?妳說甚麼?」
「沒事啦,我有點睏讓我睡一下,早知道就不要和妳打了。」
「是妳自己跑來和我打的,我抱妳回我家睡?啊……」
菲艾看著迅速入睡的凱特琳。
「居然引狼入室?真是個笨蛋。」嘴角勾起,在凱特琳的唇上印上一吻。

這下可好,妳給我機會接近妳。
可別想我輕易放手,就算偷拐搶騙,我都要得到妳的心。
妳上了大賊船呢,凱特琳。

FIN。

創作者介紹

高野 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